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2章

第2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贴身的军装穿在韩詹川身上,显得他肩宽窄腰,压在头上的军帽衬托眉眼更加深邃,看人的时候带着漫不经心的神态,却足够让人不自觉地退开他几步之外。

    抽水马桶的声音响起,浴室门的锁被打开,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啪嗒声停下,韩詹川扭头看去。

    安穆扭捏带着犹豫的神色站在卧室门口,见他望去,习惯性地躲开视线,一言不发地抿唇,等着男人接下来的动作。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明明五年孤身一人的时光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心心念念的人根本不爱自己,可内心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和期待。

    敏感的omega能够感受到昨晚的事情中并没有带着爱意,甚至对他来说解决生理需求都不算,完全就是在受刑一般都难挨。

    韩詹川想要出口询问安穆是否肚子还疼,却在目光触及到他身上的伤痕时,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现在说这些是否有些虚伪。

    要是有一个人把自己折磨成这样,还惺惺作态地问疼不疼,韩詹川会认为这人是在找死,肯定要亲手把他的头给拧下来。

    既然他都这么觉得,理所当然地想安穆也会如此理解。

    起身理好军装,目光在安穆捂着肚子的手上短暂停留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拿过鞋柜上的车钥匙便离开了。

    厚重铁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安穆一直蓄在眼眶中的泪水毫无预料地掉了下来,砸在了白皙纤瘦的手腕上,泪眼蒙眬地盯着那人离开的方向。

    心底是知道的,这一走,又不知道是多久才能回来了。

    宿醉的后果是韩詹川头疼了一下午,加上想到家里还有一个安穆要去面对,不知所措感比头疼更加让他烦忧。

    韩詹川的办公室在军部的三楼,不算大却是足够他用的了,两面墙上都打了书柜,上头是摆放整齐的书,细看才发现主人涉及面很广。

    不仅看军事理论,甚至经济学、心理学、文学小说作品在上面也通通都有,里头也掺杂着一些作者珍贵的手写本。

    韩詹川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目光垂下,浓密的睫毛遮盖住了眼中的烦闷,骨节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扶手上敲打。

    “今日你休息,怎么还往军区跑。”

    浑厚的声音从外头传来,人不见声先到,马库斯大校迈着大步走来,脸上满是对这位后辈的赞许。

    “马库斯大校。”韩詹川恭敬地起身,看见马库斯时神情有些恍惚,他记得这位令人尊敬的大校。

    马库斯算是在韩詹川仕途上第一位贵人,所以韩詹川对他的情感也比其他人要深一些。

    可惜这位大校没能见到韩詹川成为帝国将军的时候,便在一次战役中随着自己的军舰,一起炸毁在茫茫星际。

    再与故人相见,倒是有物是人非之感。

    “坐下。”马库斯大校拉着椅子与其面对面坐下,“昨晚上喝了不少,没想到还能爬起来。”

    昨晚上韩詹川能喝这么多酒得多谢了眼前这位马库斯大校,因为军区每年会举办一次宴会,需要带着家属出场。

    前几次韩詹川都是以安穆不在为由,独自一个出席,或者干脆也就不去了,能推辞一次便是一次。

    只可惜这副样子被细心的马库斯大校发现,他只当是韩詹川与自己的omega闹了矛盾,抱着善意半威胁地让韩詹川将人带了过来。

    马库斯大校对于当时的韩詹川有如长辈般受他尊敬,所以才有了第一次将安穆带去见其他人。

    许多同事只在传闻中听过国王陛下赐给了韩詹川一位恪圣星球的小王子,但韩詹川不愿意将人带出来,所以见都没见过,不过他们也没当一回事,毕竟alpha对自己omega的占有欲属实正常。

    这是头一次见安穆,不少人都好奇,看见这位穿着得体精致,虚虚挽着韩詹川手臂,眼中带着慌乱的omega,都不自觉地怜惜起来。

    纷纷心道,果然韩詹川不愿意让他出来,要是自己也不愿意,这么可人的人,带出来深怕被磕着碰着了。

    一群单身大老爷们心中也酸,就借着敬酒一杯杯灌韩詹川,酒量好,也扛不住车轮战,韩詹川当即就有些头昏脑涨,脚底虚浮了。

    后来就有了今天早上的那一幕。

    想到这韩詹川轻微蹙起了眉头,当初他根本没有在意安穆跟在自己身边时的状态,一心想着赶紧结束这场令人煎熬的宴会。

    现在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想起来也就比重生前要清楚不少,omega和他说话时小心翼翼和壮着胆子想要为他挡酒的模样逐渐清晰。

    可自己当时在做什么,韩詹川的思绪被收讯器的震动打断,低头看去是马库斯大校给自己的邮件,还是从内网发给他的。

    韩詹川诧异的抬头看向眼前的人,马库斯大校点头示意他打开,“这是军部最新的研究计划,新能源的开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初马库斯大校也曾因为这件事情找过韩詹川,不过当时的韩詹川虽然职位不高,心却高傲,只想着驰骋战场,并不稀罕这种需要窝在实验室的研究,便当机立断地拒绝了。

    他记得这个实验当初也是以失败告终的,因为没有什么能比石油更加有效的动力来源了。

    简单翻看了几页,韩詹川目光从全息屏上移开,短短眨眼功夫,心中思绪百转千回,最后勾唇笑了下,“谢谢大校,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既然重新活了一次,那么就该去尝试上辈子错过的事情,躲过上辈子栽过的跟头。

    马库斯大校对于韩詹川参与新能源开发的项目很是满意,拍着韩詹川的肩膀,眼中满是对优秀后辈的赞许,“好好干,说不定要不了几年,我便要向你敬礼了。”

    马库斯大校走后,韩詹川便从内反锁了办公室的门,安静地阅览起文件内容。

    虽然打心底是知道这个项目的可笑性,毕竟韩詹川已经知道了项目是会失败的,但真当仔细看完研究人员的设想后,还是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气。

    小型飞船可以靠电能,但大型的战舰必须得靠石油才能运转起来,战舰小则十几米长,大则几百米。

    可想而知一次的巡视得消耗多少石油资源,更不用提当战争打响时,石油是如何像水一般不要钱似地淌出去。

    最难的是帝国所在的星球石油资源并不丰富,需要向其他星球进口,每年消耗在进口石油上的资金便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这份报告上所写的利用晶石所散发的能量来代替石油,如果成功,那么对于现在的帝国来说便是如虎添翼,所以国王格外重视此项目。

    报告上提到了几十种不同的晶石,它们都能散发出能量,但稳定性和时间长短还未可知,这便是实验所需要探究的。

    看得入神了,再抬眼时,窗外已是黑漆漆的一片,军区的照明灯刚巧在他抬眼时亮了,刺目的灯光一下将韩詹川拉回了现实。

    猛地想起家中还有一个人,一时间又不知所措了起来,犹豫了片刻他拨打了一通电话。

    ——

    韩詹川打开家门,见到里头黑漆漆的环境蹙起了眉头,难道安穆没在家?

    在他的印象中安穆并没什么朋友,连家人都是在几百光年之外的恪圣星球。

    伴随着关门声,卧室的门被开了一个小缝,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瞪大双眼眨巴眨巴地望着玄关处。

    待到借着微弱光线看清楚人后,咣当一声,铁制品与木地板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下格外刺耳。

    一根晾衣撑从门缝中咕噜咕噜滚了出来。

    安穆立马站了出来,双手搅在身前,一身棉质的蓝色睡衣显得人干干净净的,踩着印有熊猫样式的凉拖,圆润的脚趾因为紧张而不自主蜷缩了起来。

    声音微弱且语气中带有难以置信地说,“少…少校…你回来了。”

    只见其说完后,立马弯腰把衣撑捡了起来,同他人高的棍子拿在手上着实有些滑稽。

    韩詹川目光迅速扫过安穆露出来的皮肤,眼睛着重在脖颈处停留了片刻,那儿已经被纱布简单地包裹起来,手法生疏且一看就知道包扎的人压根没怎么在意。

    手里提着的塑料透明袋子里装着药,韩詹川踱步绕过安穆走到沙发上坐下,脚下是柔软的长毛地毯,开口道,“过来。”

    “…什么?”安穆的声音小之又小,如果不是这儿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得厉害,怕是再多一个人,或者外头吵闹点,就听不见他说话了。

    韩詹川扭头朝他看了眼,大概是从小便在alpha堆里混出来,加上军校并没有教他该用什么样的眼神对待omega。

    所以眼神有些凶,看得安穆一瑟缩,慢吞吞地朝他走过去。

    “坐下。”韩詹川指了指□□的地方。

    站着的安穆呼吸一顿,心脏砰砰直跳,不过在看见韩詹川从塑料袋里拿出药盒子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将自己闹了一个脸红,生怕被发现,赶忙地坐下。

    韩詹川没发现在短短的几十秒内,omega的内心发生了百转千回的变化,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安穆的后颈上。

    掀开纱布,入目是两排整齐的牙印,大多已经结痂了,只有一处是小虎牙,有些深。

    韩詹川摸了药膏在棉签上,轻轻滚涂在伤口处,“疼不疼?”

    本来被刺激颤抖的安穆愣住了,双目有些泛红,乖乖地低垂着脑袋,再次把腺体暴露给韩詹川,白玉似的手指攥着衣摆,猛地摇头。

    “别动。”韩詹川低声呵斥了一句,吓得安穆立马不敢动了,像个木头人似的,连带着呼吸都放轻了不少。

    韩詹川专心地为omega上药,给他贴上了无菌敷贴,比用胶带胡乱绑上一圈要好看不少。

    “这,这些都是军用物资。”安穆说话明显紧张,他在试图和韩詹川搭话,只是这位omega有些不太确定能否成功。

    毕竟他和韩詹川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而能聊上几句的更加少,即便如此,安穆还是打心底想和韩詹川说话。

    “嗯。”韩詹川贴心地磨平每一个角,防止在扭头的过程中卷翘起来,温热带着薄茧的手指划过娇嫩的肌肤,让安穆打了个颤。

    只听韩詹川解释道,“看文件忘记了时间,这点药房早就关门了,就调取了军区卫生所的东西。”

    军用的东西和民用的不一样,从包装盒上就能看出来,军用的药品盒子左上角会有一个黄星标记。

    “这些,我能用吗?需不需要还回去?”

    安穆不太清楚军区的事情,只知道想要进出那都是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制度,加上一提到军人,想到的都是各种纪律,也不知道这方面有没有规定。

    “一点医疗用品而已。”韩詹川目光在那修长的脖颈处停留了一会,眼神有些涣散地移开了,“好了。”

    安穆慢吞吞地起来,柔软的布料垂感很好,能清楚地感觉到布料下的身子是有多么纤瘦,后背的蝴蝶骨随着动作而隆起,更加显示出omega的脆弱。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