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1章

第11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没事。”韩詹川说得干巴巴的,omega的眼泪一滴滴晕染在军装上,诉说着等待的焦心。

    “少校,我去求父亲,让他和陛下说情。”安穆拽着袖子抹干糊满泪水的面孔。

    站在一旁的马库斯大校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确保监控看不见的情况下对韩詹川使了眼色。

    韩詹川会意,第一次伸手揉了揉安穆柔软的发丝,来安抚omega内心的不安,面对这位哭啼啼的omega,语气中藏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

    “我很快就能回家。”

    军部是不可能对韩詹川下手的,这点韩詹川心中是清楚,最多吃点苦头,小惩大诫。

    毕竟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韩詹川有越职之举,并且韩詹川一行人有炸毁海盗飞船的功劳,这点对帝国民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剂。

    最起码证明了帝国对于亚特兰蒂斯海盗组织是有反抗之力的,毕竟一个alpha,一个beta,加上一个omega就可以击毁飞船,更不用说训练有素的军队了。

    “少校。”安穆抽吸红红的鼻子,“我等您回来。”

    韩詹川被带上了军用车,透过后视镜看见站在原地,随着车的前进不断缩小的安穆,内心突然涌出烦躁感。

    如果不是该死的规则,他现在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家中,享受着胜利后的悠闲,而不是下了飞船便被带去审讯室,一直到后半夜才被放出来,还要再经历七日的考察期才可以自由行动。

    “后悔了?”马库斯大校开车,倒也是赚到了。

    韩詹川朝座椅上一靠,安穆的身影消失了,他也收回了视线,又恢复了懒散的模样,“没监视了?”

    “车上的监听设备我还是有能力屏蔽的。”马库斯大校慢慢减速,在路边停了下来,盯着韩詹川的侧脸道,“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干了许多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韩詹川勾起唇,态度极其嚣张。

    “你也知道!”马库斯大校的态度和在监控下截然不同,脸上带着快意道,

    “当时检测局发现宇宙不正常波动的时候立马向上级报道了,还以为又是海盗搞得鬼,没想到天眼传回来的画面竟然是你在和亚特兰蒂斯对打。”

    “快和我说说过程,越详细越好。”马库斯大校目光灼灼的盯着韩詹川。

    后者淡淡扫了他一眼,倒不是韩詹川不愿意理会马库斯大校,而是现在他的生理状态并不允许,嘴唇泛白的厉害,明显是能量消耗过多,导致身体供能不足。

    况且身为alpha要保持强大的体能和敏锐的洞察力,本就是一件非常消耗能量的事情。

    马库斯大校发现后,立马从后座拿来准备好的三明治递给韩詹川,顺带着给他开了一盒牛奶,“你先吃,审讯的时候禁食禁饮,这是规矩,都是监控,我不好给你开后门。”

    “我知道。”韩詹川一口气大半盒牛奶下肚,喉结上下滚动,闭上眼睛缓解身体的不适。

    马库斯大校发动车子,继续行驶,“安穆知道你被抓来审讯后,像是世界崩塌了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带着哭腔。”

    提到安穆,韩詹川总算是睁开了眼睛,扒开三明治的塑料纸包装,小口的吃了起来。

    马库斯大校叹气,“他是真的喜欢你,不然也不至于一个好好的星球小王子嫁给你一个少校级别的职位。”

    “没人让他嫁给我,他综合地位比我高,不代表我就要欣然接受。”韩詹川不客气的回怼道,“我对娇弱的omega并没有好感。”

    “你…你是和安穆吵架了还是怎么了?上次吃饭两人不还是好好的。”马库斯大校也不明白自己不过一句话,却惹得韩詹川这么大反应。

    “抱歉。”韩詹川也发现自己情绪有些过激,揉了揉眉形道,“太累了,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会。”

    七日内韩詹川照旧处理事情,和平日里上班没什么两样,不过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可以出军区的大门,晚上便在办公室的小隔间里头睡觉。

    曹小白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加上又是科研人才,并没有被拉去审问这么严肃,问了几个问题就给送了回来。

    颜赫怎么样了韩詹川还真不知道,因为他现在的行动还被监视着,若是出现了一点异常,便会被延期放行,他可不希望凭白无故在军区多睡上几晚。

    击落亚特兰蒂斯飞船的事情很快在百姓中间传开,韩詹川成为了人人口中天选之才,即使他们并不知道这位天选之才现在正被扣留在军部。

    每天晚上,韩詹川在快要入睡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安穆拽着自己衣服可怜兮兮的模样,导致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最近几天军部准备乘胜追击,再给亚特兰蒂斯一个重击,所以主要参与的军官都住在军区内。

    韩詹川穿着便服,出了办公室,干净的白色球鞋有些不符合他的形象,不过鞋柜里除了军靴,就只剩下这一双不知何时放在这里的鞋子了。

    后半夜,韩詹川敲响了马库斯大校的办公室大门,良久一道沙哑的声音带着怒气的阻止了他继续敲门。

    门被猛地拉开,身上穿着军绿色的汗衫,歪歪斜斜匆忙的厉害,看见是韩詹川后,一抹面颊,泄了气,“干什么。”

    “没什么,来看看你。”韩詹川侧身挤了进去,自顾自的走到小沙发上坐下,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面色沉重。

    这副模样让马库斯大校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直到韩詹川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道,“能给坎伯兰教授打个电话吗?让他去看看安穆。”

    “什么?”马库斯大校怀疑是自己耳朵坏了,还是韩詹川脑子坏了,大晚上的让他打电话去打扰自家omega休息。

    “算了,大校,您电话借我吧,我通讯器被没收了。”韩詹川蹙眉,“这么晚就不劳烦坎伯兰教授了,我自己给安穆打电话。”

    “桌子上,自己拿,防窃听键在侧面,用完赶紧滚。”马库斯大校打着哈气进了里屋,心道,韩詹川幸亏不是自己儿子,不然又是私自作战,又是一惊一乍的,他怕是会英年早衰。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韩詹川一人,他依旧坐在沙发上,目光看着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带着犹豫。

    最后在外头传来巡逻兵脚步的声音,韩詹川才慢悠悠的起身,拿起电话拨通了家中座机。

    电话内传来拨通的连线声,韩詹川听响了一会,内心突然生出怯意,正想要挂断电话,对面就接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韩少校家。”安穆的声音有些嘶哑,说几句就咳嗽或哽咽一下,估计是嗓子用过度了。

    “安穆,是我。”韩詹川道。

    电话那头小人愣了一下,随即声音抬高,“少校!您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借用了马库斯大校办公室的座机。”韩詹川回答后,两人便是一顿沉默,原本交流的便少,现在还见不着面说话,就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还是安穆先打破的沉默,“少校,您什么时候回来?”尾音带着颤抖,用气音说道,“我想您了。”

    韩詹川放轻呼吸,闭上了眼睛,耳畔是安穆低声小抽吸,他怎么又哭了,omega就这么脆弱的吗?

    捏紧了听筒,脑海中浮现的是安穆面容苍白,胸前被血液染红,被抱在怀中时还想着他的安危。

    “很快。”

    头一次韩詹川有些怀疑自己,他向来做事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一心只想达到目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年纪轻轻便当上少校的原因。

    现在竟然有些怀疑自己,原来一直还有一个人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哪怕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惩罚,家中的omega也会吓的坐立不安。

    如果说安穆是害怕失去现有的条件,韩詹川似乎能够释然,但安穆好歹也是一个星球的王子,即使自己被军法处理,也不可能连累到安穆。

    所以这么多条只能指向安穆对自己的爱意和重视。

    那么重生前的十年他是怎么过来的,毕竟自己这般不要命似的打战,挑战权利。

    是否因为走的太快了,而忽视了在后面跌跌撞撞想要跟上他脚步的人。

    “少校,我等您回来。”安穆道。

    韩詹川低声嗯了句,逃似的挂了电话,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韩詹川,在安穆身上已经不止一次体会到想要逃跑的念头了。

    月光透过窗子混合着桌上暖黄色的台灯照耀下来,韩詹川烦躁的撸了把头发,拉开了马库斯大校里屋卧室的门。

    动静不大,却足以让alpha警觉起来,刚入睡没多久的马库斯大校又被吵了起来,早已被折磨的没了脾气。

    “做什么?打完了?”马库斯大校道。

    韩詹川点头,不客气的盘腿坐在了床上,垂下眼睛沉思片刻,极其认真的对马库斯大校道,“omega太过于在乎我了,怎么办?”

    “你说的是安穆?”马库斯大校瞥了他一眼,放松身体靠在床头上,

    “大半夜过来和我炫耀的?滚蛋!老子明天还要开战略部署会议,你一个考察人员不配和我说话,我看你是闲得慌。”

    韩詹川确实很闲,因为这次的事情,军部似乎并不打算让他参加海盗的围剿行动了,就连内网统一发放的邮件都没有他的一份。

    见韩詹川表情落寞下来,马库斯大校微微挑眉问道,“后悔了?”

    韩詹川起身,摆摆手道,“如果不是私自外出,我这次立下的军功可是谁都不能比拟的,你且看着吧,军部迟早回来找我的。”

    马库斯大校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果然这小子根本就不用安慰,狂妄的厉害。

    伸长腿想要踹他,奈何韩詹川反应迅速,让他对着空气发挥了一通。

    韩詹川卖乖道,“上司,我回去睡觉了,您也早些睡。”

    可怜的马库斯大校被韩詹川搅无了睡意,只能干坐在板硬的木板床上,枯等到天亮。

    韩詹川说的并不无道理,自飞船坠毁的那一刻,他就认定了朗希顿没有死,那个男人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去,不然上辈子韩詹川也不至于与他纠缠这么久。

    既然军部不让他参加,韩詹川也不想冒着风险去窥视里头的行动,就算到最后军部也没找上他。

    但他相信,那个睚眦必报的朗希顿,肯定会通过各种手段来找出让他落魄的人,而韩詹川只需要等待,等待着朗希顿的寻仇。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