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3章

第13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所治疗站是附近最具有名气的,蒲加医生的医术高明是一说法,还有便是这儿靠近富人所住的场所,补贴会比其他地方的医疗站要多些,所以环境各方面都会好一些。

    坐在输液大厅内,安穆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低头扣着手指,浑身上下透露着不安,而身边一言不发的alpha正在看通讯器,安穆没有韩詹川通讯器的权限,所以看不见韩詹川在和什么人说话。

    韩詹川正在回复曹小白给他发的消息,是两张照片,一张是曹小白和颜赫在军区食堂吃饭的照片,很明显颜赫并不想面对镜头。

    或者说就连韩詹川面对镜头的时候内心都是带着警惕的,这大概就是军人在接受漫长思想教育中所养成的习惯。

    另外一张是曹小白偷拍的,照片中颜赫正在实验室内观看研究人员处理失败的晶石,末了曹小白还给韩詹川发了一个ok的兔子表情包。

    韩詹川解除监察后便给颜赫发了消息,作为过来人,韩詹川深知颜赫现在是一个对军部充满敬畏和憧憬的年纪,此次的扣留对他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颜赫需要人去陪着他,最起码要转移注意力,不然思想走入死胡同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朗希顿,但陪着他的人绝对不能是自己。

    韩詹川身为颜赫的上司,并不适合担任这个角色,而最好的人选便是曹小白,一个人畜无害的omega,并且还是颜赫所加入项目的负责人。

    不过韩詹川也只是和曹小白说了一嘴,没想到这位omega竟然真的答应了。

    回消息的时间里,护士端着治疗盘前来为安穆进行挂水,安穆目光有些闪动,手畏畏缩缩地就是不肯递给护士。

    “没事的,不疼。”护士再怎么低声安慰,也无法缓解安穆紧张害怕的心情,这位小王子自打出生以来就被恪圣星球娇养着,生病是极少数的事情,所以对着拿针要扎他的护士小姐,从心中产生了恐惧。

    动静吸引了韩詹川,看见要急哭的omega,韩詹川默默地将安穆的手强硬的递给了护士小姐,一个omega的力气怎么可能和alpha比较,更何况安穆根本不会对韩詹川做出反抗的举动。

    见安穆瞪着眼睛看向针头,一动不敢动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可怜,韩詹川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半圈住这位害怕打针的omega,让他能放松地靠在自己的怀里。

    “好了。”护士小姐的声音响起,怀中的omega浑身都放松了下来,视线恢复光明,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了少校的怀里。

    连忙想要起身却被韩詹川按了回去,男人说话时胸膛的震动,搞得安穆心中酥酥麻麻的,“睡一会儿吧。”

    安穆皮肤白皙,就连眼圈周围的黑色素都淡,睫毛也浓密,要不是按着他挂水,韩詹川还看不见他眼中的红血丝。

    也不知道是哪点戳着omega柔软的内心的,安穆没挂水的手攥住了韩詹川的衣服,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哽咽,

    “少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韩詹川没说话,静静地听着安穆继续说下去,

    “要不是我肚子疼,您也用不着半路送我挂水,明明可以回去休息的.....明明是第一次一起吃饭,却被我搞得一团乱……”

    安穆还在自我谴责的内疚中,韩詹川已经没忍住笑了出来,男人笑起来如今日的太阳般热烈耀眼,看得安穆愣了神。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多。”韩詹川笑道。

    omega鼻子眼睛都红红的,眨巴着双眸看着自己,韩詹川喉咙微动,心底突然涌上了莫名的情愫。

    只可惜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另外一种alpha感知危险的直觉所代替,上一秒还面带笑意的他立马冷了脸。

    扭头看向不适感的来源方向,就在人影和墙壁交错的那短短一瞬间,韩詹川还是认出了朗希顿的身影。

    猛地站了起来,导致怀中的omega没设防后背撞在了铁质的椅背上,疼得闷哼一声。

    而alpha眼中只有那道一闪而过的身影,快步跟了上去,没注意到身后omega眼中的无措。

    三年的交战,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朗希顿,当年的不断交战中甚至产生了诡异的惺惺相惜感。

    走廊内流动着人群,韩詹川目光锁定在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身上,快速向他靠近。

    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两人单凭格斗,把握五五分,但这也是减少不必要损伤最好的方法了,韩詹川当然不会错过。

    在拐弯的时候,韩詹川一个箭步,手搭在了黑衣男人的肩膀上,即使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手下的肌肉紧绷了起来,是攻击前的状态。

    果不其然,韩詹川还没开口,朗希顿一个手肘便破开空气向后撞来,韩詹川迅速握住其肘部,反扣住,把人朝前面一推,

    朗希顿迅速稳定身子,与韩詹川拉开距离,目光如鹰般看向韩詹川,带着浓浓的敌意和试探。

    韩詹川揉了揉手腕,故作轻松的耸肩,扯开嘴角笑道,“这是你丢的吗?”

    拿出来的是安穆的病历。

    朗希顿冷冷道看了眼韩詹川,“不是。”说完扭头就走,在拐角处朗希顿躲了起来,警惕的观察着韩詹川。

    韩詹川装作迷茫的挠头看了看四周,慢吞吞的向着输液大厅都去,每走一步,表情便冷上一分。

    刚踏入输液室的门,就被人迎面撞了上来,安穆一手将输液瓶举得高高的,一手小心翼翼的护在胸前,被这么一撞,手上的针便鼓了。

    怕疼的安穆却像是没有感觉似的,更加关心突然离开的alpha,“少校,您刚才去干什么了?是遇见了什么熟人吗?”

    韩詹川赶紧关闭调节器,还是晚了些,安穆手背上已经出了一块小隆起。

    “护士,麻烦重新扎一下。”韩詹川像是拎小鸡仔似的拎着安穆回到位置上,将瓶子挂在架子上后才道,“去找我的?”

    安穆点头。

    “是遇见了一个熟人。”韩詹川故意没将事情告诉安穆,第一是觉得没必要,知道的越多,担心的就越多,第二是朗希顿也算是军事机密。

    omega很敏感的察觉到了alpha并不愿意透露,也很知趣的没再追问,或者说对于韩詹川的事情,安穆心中想知道,想了解,却不会以任何方式去逼迫韩詹川。

    来之不易的温柔他不想因为自己那小小的占有欲而断送。

    又重新扎了一针,安穆并没有想之前一般激动,大概是心中想着事情,所以韩詹川也就没把人朝怀里搂,安静的坐在旁边陪着他把水挂完。

    韩詹川在通讯器上点开马库斯大校的页面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关上。

    目前朗希顿并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他也从未被军部拍到正面的照片,上次能遇见不过是走运罢了。

    当时天眼即时赶到,将所有的画面全都录制了下来,如果韩詹川和马库斯大校说了朗希顿的事情,马库斯大校有职责需要向上级汇报。

    那么中间就存在一个问题,头一次和亚特兰蒂斯海盗交手的韩詹川,怎么知道朗希顿这个人,并且还说其很危险,毕竟天眼可没有穿过飞船的外壳拍到里头的朗希顿。

    就又得被关起来调查一通,韩詹川倒是不害怕军部的手段,重生前他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军官,被调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现在......

    侧眸看了眼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的安穆,韩詹川无奈叹息,还是把人揽入怀中,让他靠着自己睡。

    大概是两人标记过的原因,alpha身上信息素的味道让安穆非常安心,以至于拔针后还睡的很香。

    韩詹川把人抱上了车内后座,车行驶到家后,omega也没有清醒过来,韩詹川才察觉到不对劲。

    一摸安穆浑身发烫,靠近时能闻见omega快要进入发情期时若有若无的香甜味,韩詹川拍了拍安穆的脸,试图叫醒他,omega睁开的双眼带着浓浓的水汽,看人的时候迟疑的厉害。

    眼前的人散发着自己喜欢的味道,安穆遵循本能的靠近韩詹川,双臂环上韩詹川的脖子,将上半身紧紧的贴着男人,语气中带着撒娇道,“少校...我难受。”

    韩詹川没再犹豫,将安穆抱起就大步进入了公寓大楼。

    虽然现在科技发展飞速,定期使用药物,几乎不会发生一个omega发情,会激狂周围alpha的情形。

    但alpha是不可能允许自己omega的信息素被别人闻了去,韩詹川也不例外。

    即使他现在对安穆只有暂时照顾的情感,但安穆在他身边一天,韩詹川出于alpha本能,便会把人划归为自己的所有物,他同样的,也不愿意别人闻见。

    甜丝丝的味道缠绕在鼻尖,韩詹川眉头蹙了起来,反锁了公寓大门,并在家中四处喷了阻断剂,以确保omega信息素的味道不会泄露出去后,立马翻找药箱寻找抑制剂。

    幸好上次让医疗站带了一支回来。

    “少校。”躺在沙发上的人不知道何时晃晃悠悠的来到他身后,整个人都贴在了韩詹川的后背上,双手搂住alpha精壮的腰身,呼出的热气扑打在韩詹川肩胛骨处,“难受......”

    韩詹川身子一顿,扭过身把乱动的安穆按住,沉声道,“把这个打了。”

    omega看清男人手中的东西后,立马挣扎了起来,哭着喊道,“不要!我不打这个,我有少校,我是有alpha的!”

    对于第一次醉酒后的失误标记,韩詹川已然无法改变,只能在之后的时间内避免对omega信息素的灌入,不然往后分别的时候,安穆便会有多么难熬。

    “听话,不疼的。”奋力挣扎的安穆竟然让韩詹川一手摁不住,干脆把人扛在肩头,扔在了卧室的柔软的床上,俯身压了下去。

    用自身的重量压制住的乱动的omega,安穆侧脸陷入被褥中,带着哭腔的哀求韩詹川,现在的omega非常的敏感,会将情绪放大几十倍。

    脖颈被一只带着薄茧的手钳制住了,随后像是被蚂蚁咬了一般刺疼的感觉过后,omega终于停止了挣扎,紧紧的趴在床上闭起了眼睛,现在的他不愿意面对韩詹川。

    白色的被褥上是晕染开的泪水,韩詹川伸手将安穆面颊上挂着的泪珠抹去,omega因为他的举动而睫毛微颤,这也是头一次安穆躲开了韩詹川的触碰,将整张面孔埋在了被子里,不让韩詹川看见。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