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5章

第15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安穆爬起来,作势要出去,韩詹川动作快一步地拉住安穆,一瞬间思绪万千。

    难道omega还是生气?

    还是自己的态度不够诚恳?

    怎么办?

    “去哪?”韩詹川脱口而出的问道。

    安穆扭过头眨巴着眼睛,脸有些红,声音极小的道,“少校…我肚子饿了,冰箱里应该还有昨天晚上剩下的炒饭,我去热热。”

    “你躺着吧。”韩詹川强制把omega按回了床上,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我去熬粥。”

    胃肠道还没恢复,就想着吃这些难消化的东西,韩詹川真不知道这些年安穆一个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不是小王子吗?为什么能忍受如此粗糙的生活。

    韩詹川离开客卧后,床上的omega瞬间将自己埋进了他刚才睡过的那块地方,果真还残留着温度,让omega心中顿时喜悦起来。

    加上少校去为他做饭,好像他们是恩爱多年的老夫老妻,或者是新婚蜜恋的小夫妻般。

    安穆自打第一次见过韩詹川就知道,这人是极其温柔的一个人,或许韩詹川自己并不觉得,但他对待一花一木,对待弱小生命的时候,那种藏在行动中的温柔和温暖让安穆痴迷得厉害。

    而安穆也知道,韩詹川这份温柔是有特定条件的,自己率先打破了对方的底线,所以安穆也从未奢求过alpha的温柔会在自己身上。

    没想到竟然有一天可以感受到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戴,安穆捏了捏自己的面颊,被疼到眼泪冒出眼眶,才知道这一切不是梦。

    此时在厨房内的韩詹川并不知道一个随手的举动,竟然会让omega内心有如此大波动。

    淘米,切菜,一股脑地放入电饭煲里,在等待的时候,韩詹川便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观看新闻。

    果不其然各地的新闻都在播报金晨区以医疗站为中心的爆炸事件,让韩詹川眼前一亮的是在记者的采访中他看见了蒲加。

    蒲加情绪激动,冲着镜头向实施者喊话,“如果不是有人要抢救,我跟着去了,我现在也会变成这里的一块焦骨。”

    “放置炸弹的人,你若是有点胆子,就来找我!”

    韩詹川倚靠在沙发上,拇指食指互相摩挲,朗希顿肯定会看见这则新闻,毕竟实施者喜欢看人们惊恐和愤怒的神情,不过朗希顿会不会对蒲加下手,韩詹川就不知道了。

    鉴于蒲加日后对抵御病毒所做出的贡献,韩詹川决定需要为其申请保护令,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位愤怒的医生是否会同意。

    韩詹川提取了蒲加采访时的视频发送给马库斯大校,并且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校,有上司的好处便是不用直接对线最高领导,而只需要将请求一层层递上去就行了。

    做完一切后,韩詹川感觉到卧室门口站了一个人,本来躺在床上的安穆不知何时跑到了卧室门口站着,动静轻得就连韩詹川一时间也没发现。

    被注意到的omega一步步走到韩詹川身边,在其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眼睛也在看电视新闻。

    “少校,这是我们今天去的医疗站?”安穆惊讶道,没想到那时候轻微的震动竟然是爆炸引起的。

    韩詹川嗯了声,马库斯大校很快给了他回信,在回信中严重批评了蒲加这种作死行为,说韩詹川的提议会向上级反映的。

    而一旁的安穆瞬间想到了少校在他输液的时候,突然离去,立马与这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心中感觉像是少了一块似的,抿唇悄悄看向身边的alpha。

    犹豫不定要不要问出口。

    “少校...”安穆没敢看韩詹川,手指在膝盖上互相搅动,他希望和韩詹川更进一步,所以omega决定赌一把。

    “当时您突然离开,是不是和这场爆炸有关系?”

    话音刚落,安穆便觉得天旋地转,一眨眼自己竟被韩詹川按着双手压在了沙发上,彼此近的能感受到对方扑在面颊上的鼻息。

    “你想怎么样?”韩詹川眼神冷了下来,如果不是安穆提醒,他都快要忘了这人是看见自己行踪的。

    冰冷的话语让安穆心瞬间凉了一半,不受控制的眼中带上了水汽,这副样子倒是让韩詹川一愣,实在是不像要威胁他的模样。

    “我...我只是想知道关于少校您的事情,我以后不问了,您别生气。”娇小的omega被alpha困在身子下,巨大的压迫感让他有些瑟缩。

    韩詹川突然有些想笑,是什么样的状态让他能怀疑安穆,松开手腕,omega皮肤娇嫩,不过是轻轻一捏,便出现了一道红色痕迹,刺目的厉害。

    刚巧电饭煲响起了做好的声音,韩詹川故作镇定的起身去了厨房。

    躺在沙发上的omega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爬起来捂住嘴小口的喘息,待到听见厨房内传来的动静后,赶忙坐端正,恢复了正常模样。

    韩詹川端着粥走出来,看了眼望向自己的omega,内心措辞着该如何解释刚才的不信任。

    毕竟两人气氛难得融洽了些,omega对自己也不再是畏惧。

    好在安穆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即使有落差感,但也能迅速的调整过来,乖巧的坐在餐桌前吃起了东西。

    韩詹川就坐在omega对面,这次他并没有离开,为了要避免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韩詹川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

    没有一个人能持续承受伤害和冷漠,即便不能给安穆想要的情感,但也不能在无意中伤害了他。

    “在医疗站短暂离开的那件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明白吗?”一出口,话又变成了命令的语气,说完韩詹川都有些后悔了。

    安穆放下勺子,连忙点头,“我不会说的。”

    重生后韩詹川比其他人知道的事情更多,如果他不是军人,或者并不生活在帝都,那么这些事情便可以让韩詹川过的更好。

    只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韩詹川若是将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去,军部定然不会放过他。

    被无休止的关押,拷问,直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后,再被放出去,或者直接秘密的处决掉。

    这就是帝国国王残忍的手段。

    任何的事情只能埋在心底,即使是对信任的马库斯大校也不能透露分毫,那便是将大校置于危险之地。

    在这种情况下,韩詹川面上不显,实则内心压抑,处处如履薄冰,在面对安穆的问话时,先入为主的给omega带上了质问和威胁的语气。

    韩詹川起身,手指轻抚过omega的鬓角,心生怜惜之情。

    重生前安穆可以为了护住自己将刀刺入胸膛,为什么自己还能怀疑他。

    “吓着你了,抱歉。”

    这次的道歉安穆并没有说话,而是垂下了眼睛,静静的感受手指的抚摸,虽然短暂,却暂时抚平了omega内心的伤痛。

    *

    马库斯大校联系了蒲加,但蒲加并不愿意接受军部的保护,他希望的是军部主动出击,将爆炸犯抓获。

    但军部没有任何的消息和线索,也是一筹谋展,所以蒲加眼中军部变成了空壳组织,就更加不愿意接受他们。

    马库斯大校将情况转述给了韩詹川,韩詹川当即驱车前往了蒲加所住的公寓。

    蒲加住在平民区,现在的他并没有发挥自己价值,所以只是一位普通的民众。

    蒲加看见韩詹川肩膀上的军徽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军部原来是搞推销的吗?三番两次的上门。”

    “蒲加医生,军部是不是搞推销的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是来推销自己的。”

    韩詹川没生气,而是一掌按住了蒲加想要关上的大门,脸上带着笑意,手上却不容拒绝。

    蒲加打量了一下,发现真的要动手自己并不是这位alpha的对手,只得愤愤地将人放了进来。

    韩詹川犹如回到自己家般,朝沙发上一坐,没等蒲加动手,先给自己倒了杯茶。

    “蒲加医生,您在采访的时候所说的话应该还记得吧。”韩詹川道。

    蒲加并不愿意搭理韩詹川,颇有些敷衍的道,“记得。”

    韩詹川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爆炸犯也能看到那则新闻。”

    蒲加没在说话,不过眼神告诉了韩詹川,他这是废话,说的就是给爆炸犯听的。

    “军部现在确实没有爆炸犯的线索,他们想要保护您,但我并不是代表军部,我只代表我自己。”

    “我姓韩,名詹川,是帝国一名少校,我希望蒲加医生能够配合我将爆炸犯引出来,这也不枉费您在镜头面前的一番说辞了。”

    这一番话倒是让蒲加耳目一新,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人就一定会来找我?”

    “赌一把,反正也没别的线索了。”韩詹川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却硬生生的被身上那套军装压下去大半的流气。

    这样的做法既可以保护蒲加,又可以在朗希顿找上门来的时候,将他拿下,只不过得辛苦他一些,在下一次爆炸发生之前,都得要跟着蒲加了。

    蒲加同意了合作,便与韩詹川认真交谈了起来,这下才知道蒲加下周有一个医学论坛会,在医学中有点地位的人都会过去参加。

    韩詹川蹙起了眉头,这种地方不正是摆放炸弹的最好地点。

    回去后韩詹川立马向马库斯大校上报,要求在医学论坛会的时候,与警方合作,加强对会场及周围的排查,并且要求医疗队随时待命。

    第一次的失误丧失了许多无辜的生命,那么第二次便不能再让他得逞。

    回到家,主卧那儿依旧亮着灯,omega听见动静后跑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意,“少校,今天坎伯兰教授给我打电话了。”

    “说了什么?”韩詹川褪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眼中浮现了柔和之色,和刚才与蒲加谈话的状态判若两人。

    “坎伯兰教授说下个星期带我去大学里转转,先熟悉一下环境。”omega的喜悦全都放在了脸上,捏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就差转圈圈了

    “挺好的,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坎伯兰教授,他会热心帮你解答的。”韩詹川目光扫过餐桌,又看向了厨房。

    果然在厨房的料理台上看见了食材。

    omega不知道为什么对做饭总有一种执着,只可惜omega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让韩詹川还是没能尝到其做出来的东西。

    要么就是失败了,要么就是连自己都不满意,安穆当然不会把不好的东西拿给韩詹川,所以韩詹川也就一直不太清楚安穆的水平在什么地方。

    只不过经常能闻见从厨房飘出来的焦糊味和叮叮当当手忙脚乱东西掉落的声音,由此判断omega的学习过程似乎并不顺利。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