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6章

第16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几天韩詹川几乎就没回家,贴身保护蒲加,向武器库提取了小型便于藏身的武器携带在身上。

    就连曹小白发短信找他,让其过来看看实验结果,韩詹川都未曾理会,毕竟蒲加对于未来的走向着实重要。

    虽然说即使没有蒲加,还会有其他人站出来带领大家抵抗病毒,但韩詹川不想冒这个风险,并且蒲加医生是一位有骨气的人,他尊敬这样的人。

    傍晚韩詹川正坐在路边的小餐馆里,油烟长时间地熏染让桌椅上覆盖了一层黏糊的厚重感,呼吸间也都是翻炒出的香味。

    韩詹川穿着短袖短裤,耳朵上还别着一支烟,□□镜也随意地反戴在脑后,和普通下班后来吃饭的人别无两样,对面坐着的便是蒲加了。

    在韩詹川的印象中,医生大多是有职业病的,没想到蒲加却是一个不讲究的人。

    “吃点?”脱了白大褂的蒲加也就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看待韩詹川这般年轻的人,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般。

    吃饭会让人本能地放松下来,现在在公共场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出来一个人,所以韩詹川拒绝了进食,“您吃吧。”

    “别紧张,我就不相信他能一招要我的命。”蒲加手边放着用纸杯盛的啤酒,吃口炒面,喝口啤酒,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奇怪搭配。

    韩詹川只是笑笑没说话,能不能一招毙命不知道,但如果朗希顿出手,那么概率是几乎的。

    “明天就是医学论坛会,我希望到时候您不要离开我视线,去哪都得告诉我。”韩詹川道。

    蒲加笑道,“年纪不大,倒是挺靠谱的。”

    医学界每半年便会举办一次论坛,将帝国有名气医师召集起来,探讨疑难杂症和特殊的经历,来达到资源共享的目的。

    地点在市中心的一个大礼堂,能容下一千多人的礼堂内布置上了有关于医学内容的海报,每个凳子上都放有小册子,来供给前来的人们快速理清楚程序。

    韩詹川以蒲加的学徒身份跟着蒲加而来,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在一众人群中耀眼夺目。

    不一会儿就有蒲加的老同志来询问韩詹川的事情,毕竟一个外表优秀的alpha不会差到哪儿去,并且韩詹川身上自带的正气,是这些老家伙们喜欢的。

    蒲加和他们唠起来,韩詹川一脸无奈地站在他身后,目光大致扫过会场的每个出口,确保在危险发生后,他可以带着蒲加迅速逃离现场。

    他看见了伪装成保安的军人,因为颜赫军士官和马库斯大校也在里头,视线一碰立刻便移开了,大家都心照不宣。

    不管蒲加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这场会议也会动用大批的人员来保护医生的生命安全。

    毕竟如果有人在这时动手,帝国的医疗人才便会受到重创。

    韩詹川跟着蒲加身边坐下,随意翻看手中的小册子,在军校是学过有关于基础医学的内容,但内容更多偏向于外伤的包扎和应急措施。

    “你有omega或者beta没?”蒲加八卦地问道。

    韩詹川并不想回答于工作之外的事情,正想着如何搪塞过去,抬眼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安穆!

    韩詹川唰的站了起来,安穆身边跟着的是坎伯兰教授,同样的,马库斯大校也注意到了这边,看见自家omega后,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安穆也注意到了站起的韩詹川,没料到alpha也会在这里,立马有些紧张了。

    “怎么了?”坎伯兰敏锐地察觉到了安穆的紧张,带着保护意味地握住了他的手问。

    安穆看着同样望向自己的韩詹川,道,“少校也在这里。”

    “嗯?”坎伯兰教授顺着其视线看去,看见韩詹川后微微挑眉,拉着安穆走了过去,“碰见了不得打声招呼。”

    拉着安穆走了过去,身后的安穆一直唯唯诺诺的不太敢看韩詹川,在安穆的印象中只要韩詹川出现在军区和家之外,大多是在做任务,这下被自己撞见,会不会耽误其事情。

    “韩少校。”坎伯兰教授道。

    “坎伯兰教授。”韩詹川点头,目光移到了安穆身上,“安穆和我今天是带着他去大学里转悠,怎么来这里了?”

    “我们学校有一位医学的老先生有事来不了,让我过来看看,长长见识,就顺道把安穆也带过来了。”

    说完坎伯兰教授冲安穆眨了眨眼睛,指着一个地方道,“我们位置在哪儿,你和少校说完,就去找我。”

    坎伯兰教授一离开,安穆就连看都不敢看韩詹川了,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韩詹川俯下身子,按住omega的肩膀道,“回去,带着坎伯兰教授一起离开这里。”

    “少校…为什么?”这也是安穆为数不多询问韩詹川理由的事情,眼中满是受伤之情。

    omega会反问,让韩詹川有些苦恼,正想要解释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封锁现场,所有人不得出去!”

    是马库斯大校的声音,他一手拿着对讲器,一手放在了藏在腰上的配枪上。

    “糟了。”韩詹川心道不妙,对安穆道,“我待会找个后门,给你和坎伯兰教授送出去,”

    会场的门关了起来,一时间在座的都小声议论了起来,坎伯兰教授认出了穿着警服的马库斯大校,多年的相处经验让他瞬间明白了这里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成熟的坎伯兰教授和马库斯大校隔着人群对视,相□□头,转而坎伯兰教授便去找安穆了。

    韩詹川用通讯器给颜赫发了消息,让他暂时过来护着蒲加,而自己先护着安穆和坎伯兰教授离开。

    “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封锁了大厅。”韩詹川问看到消息赶过来的颜赫。

    颜赫顺手将对讲器给了韩詹川,“少校,我们在会场里发现了炸弹,并且四周围守的兄弟并没有发现有人员出去,所以封锁了这里。”

    也就是说放置炸弹的人还在会场里。

    “防爆队来了吗?”韩詹川蹙眉。

    “来了,已经开启地毯式搜索。”颜赫的通讯器响了起来,看完信息后他目光沉了下来,“少校,看样子是没办法护送嫂子们离开了。”

    只听颜赫继续说道,“军部上级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立即派遣了部队将这里外围团团锁死。”

    这话说的隐晦,但韩詹川知道,这是军部宁愿牺牲一个大礼堂的人都要抓住爆炸犯,并且只要有人从大礼堂出去,便会被守在四周的战士抓到,估计会直接被当场击毙。

    “你守着蒲加医生。”韩詹川对颜赫嘱咐道。

    只听见一直沉默不语的蒲加出声了,语气中满是对现在状况的不在乎,“你们小年轻的去忙吧,不用在意我这个老家伙,这里都是未来医学的重要人才,可不能就此埋没了。”

    韩詹川思索片刻道,“蒲加医生,注意安全。”直奔着马库斯大校而去。

    安穆望着韩詹川离去的背影,慢慢意识到现在发生了什么,被吓到浑身止不住颤抖,一直与社会保持距离的安穆没见过这种场面,他似乎听见了有人也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正在低声的抽泣。

    坎伯兰拉着安穆在空位置上坐下,搂住了安穆的肩膀,他比安穆大了十几岁,安穆在他的眼中像是小孩子般单纯,特别是一上午的接触下来,发现安穆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小王子般。

    纯良且真诚。

    “没事的,你要相信自己的alpha,他们会处理好这些事情。”坎伯兰低声安慰道。

    安穆收回望向韩詹川的目光,点了点头,他相信少校定然会解救大家的。

    韩詹川猛地发现通讯器的型号被阻断了,“大校,外头开了信号屏蔽。”

    马库斯大校的余光一直没离开过坎伯兰,在确认其情绪没有奔溃,马库斯内心竟然多了一分骄傲,定了心神道,

    “要么信号强度大于屏蔽器,要么尽量远离屏蔽器。”

    “大校,找几个人分组行动,地毯式收缩里头里的每一个角落,留守在大礼堂的人,给所有人搜身,包括坎伯兰教授和安穆的。”

    韩詹川接过手下递来的枪放于身上,“爆炸犯肯定就在现场,我去找他,顺带着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信号连接点。”

    在任务和生命面前,他们从不会去考虑自己的安危,马库斯大校重重拍了韩詹川的肩膀,“把作战服换上再去。”

    “是。”

    韩詹川处一有动静,便会吸引到安穆,安穆见韩詹川换上了迷彩服,心中顿时升起不安的情绪,作势要跟过去,却被坎伯兰拉住了。

    “你去干什么?”坎伯兰道。

    安穆,“我担心少校。”

    “他们有自己的处理方式,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你要相信自己的alpha。”

    坎伯兰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泛白的嘴唇已经出卖了他现在的紧张和不安,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军人的家属,肩膀上自觉有一份责任在。

    “我相信少校,可我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娇软的omega明明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却总想着要去护着心中重要的人。

    而另一边,韩詹川和其他几名战士在走廊分叉处分开,独自一人朝着未知的地带前进。

    长长的走廊导致光不能完全透进来,白天会场用不到的地方也不会将灯打开,韩詹川肩膀蹭着墙壁压着脚步向前走,黑色的挂耳式耳机里传来马库斯大校指挥的声音。

    会场那边已经开始搜身了。

    韩詹川来到卫生间,卫生间的角落点着驱味的香,白色的烟雾飘绕在空气中,随着韩詹川带起的微风左右摆动。

    一间一间的推开男卫生间隔间的门,就在手碰见最后一扇没上锁的门后,门被从里面唰的拉开,一个身影撞了出来,结结实实的将韩詹川撞退了几步。

    “我就知道是你。”西装革履的朗希顿用白色的方巾擦拭手上的灰尘,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脑后,眼中带着好奇的打量韩詹川,“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会这么巧合,被军方的人认错了。”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什么知道我的,据我所知,帝国,乃至整个星际,处理亚特兰蒂斯里的人,其余没人知道我真实长相。”

    韩詹川举着枪对着他,警告似得在开了一枪,高速旋转的子弹从朗希顿的面颊划过,留下了一道细小的伤痕,“蹲下,手举过头顶。”

    这是韩詹川的警告。

    “我想起来了。”傲慢的朗希顿无视了韩詹川的话,也没在意从墙上弹落在脚边的弹壳,伤痕随着他说话时肌肉的运动冒出了血珠。

    “你是黄色飞船的驾驶员……”说道一半,朗希顿微微挑眉看向韩詹川身后,饶有兴趣的道,“有一个小可爱误闯入了修罗之地。”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