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8章

第18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安穆不说话了,车内的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韩詹川颇有些不自在的捏紧了方向盘,“今天和坎伯兰教授去一大,感觉怎么样?”

    韩詹川开口缓和了,本来低垂着脑袋摆弄手指的安穆瞬间抬起了眼睛,绽放出笑容道,“里面很大,很漂亮。”

    感受到omega的情绪有所好转,韩詹川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坎伯兰教授这么说的?”

    “教授让我先跟着他熟悉一下生活节奏。”安穆顿了顿,“我以后除了休息天,就都得在大学里呆着了。”

    “多学点东西总归没有坏处。”韩詹川将车子驶入车库停好,扭头看向安穆,“好好跟着坎伯兰教授,他身上有许多珍贵的品质。”

    话说的没错,坎伯兰教授确实优秀,但从自己的alpha口中听到他夸赞其他omega,安穆掩藏得很好的占有欲瞬间涌了出来,心中是说不出的酸楚。

    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也就不愿意再继续说话,干巴巴地点头也算是回应。

    而这位把omega心情搅乱alpha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让安穆内心难过,拉开车门就下车了。

    安穆心中虽然不开心,但长久以来的孤独让他把情绪掩藏得很好,若无其事般跟着韩詹川身后进了家门。

    人往往在周围安全的环境下才会意识到刚才是有多么地凶险,安穆洗漱干净缩在被子里,闭上眼睛全是今天的画面。

    朦胧睡着的时候也会突然被惊醒,仿佛那颗恶作剧的炸弹真的爆炸了。

    梦中的安穆被韩詹川护在身子下面,免去了大部分爆炸所带来的伤害,而alpha却满身是血地倒在了地上,任由自己怎么摇晃和哭喊都未曾有反应。

    巨大的恐惧将omega从梦境中拉出,安穆才发现不知为何自己早已经流泪满面,坐起来捂着胸口喘息平复心悸。

    他突然很想去看看一墙之隔的少校,即使知道半夜去敲门的行为非常不礼貌,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韩詹川并没有睡,次卧的窗户开着,夏天夜晚带着湿意的风从窗户钻进来。男人倚靠在窗户边,手中是一根冒着青烟的香烟。

    若是仔细一看,便能发现窗户的台子上已经摆上了几根抽完只剩下烟蒂的烟,一些烟灰也落在了洁白的窗台上。

    大世界的方向没变,但许多的小细节却让韩詹川无力抵抗,比如说上次的医疗站爆炸,以及这次会议的事件。

    正在沉思之中的韩詹川耳朵微动,听到了有人朝这边走来的声音。

    敲门声响起。

    韩詹川静静的看着门的方向,半张脸被遮掩在烟雾之中,他知道门外是谁,却并不想说话,但愿这次omega还会自行离去。

    “少校,您睡了吗?我可以进来看看您吗?”安穆的声音不算大,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韩詹川本以为不回答,omega便会离开,却没想到听见咔嚓一声,门被推开了小小的缝隙,omega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

    手上的烟还冒着火星,韩詹川表情是一瞬间的呆滞,没想到向来乖顺的omega竟然会偷偷地进来。

    不过细想来这也不是第一次来,上次穿着自己的衣服就躺床上睡着了,也不明白安穆为什么表现出对自己害怕,明明所做的事情完全不像是会害怕的模样。

    omega也没料到韩詹川会不回答他,看见倚靠在窗边的alpha,瞬间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般,在门口站得笔直。

    “少校,您没睡。”

    烟被顺手摁灭在阳台上,韩詹川知道自己一身的呛人味道,便没靠近omega,“有什么事?”

    虽然开了窗户,但房间内还是不可避免地有烟草的味道。

    安穆目光有些游离,透过白色的薄雾看不清韩詹川的面容,他鼓起勇气慢慢向前靠近。

    烟草味omega并不能习惯,不过若是韩詹川弄出的味道,那么一切都还可以再忍耐一下。

    “您抽烟?”

    和韩詹川在一起五年,安穆并不知道alpha有抽烟的习惯,或者从前他根本没有现在推开门的胆量。

    韩詹川关上窗户,打开了室内循环,在安穆走过来之前,先行离开去了浴室,“心烦的时候会抽。”

    omega站在原地,呆愣的看着紧闭的浴室大门,默默的垂下了眼睛。

    韩詹川将口中烟味洗干净,又反复确认了好几遍除了牙膏的味道,没有其他,才从浴室中出来。

    不过卧室内已经空荡荡的了,窗台上的烟灰和烟蒂被打扫干净,omega已经离开。

    韩詹川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安穆来了,为什么自己要跑去卫生间刷牙,好像在准备着什么似的。

    次日,韩詹川起来就看见穿戴整齐的omega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看向手腕处的通讯器。

    韩詹川目光在其后脑勺扫过,omega也不知道想什么这么入迷,连他出来也没发现。

    韩詹川若无其事的从冰箱内拿出水喝了起来,关冰箱门的声音故意弄大了些。

    这才吸引了安穆的注意力,看见韩詹川的安穆立马道,“少校,今天坎伯兰教授带我去一大。”

    “嗯。”韩詹川心情总算好了些,表面还是冷着脸,“好好听坎伯兰教授的话。”

    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安穆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韩詹川内心疑惑,难道omega全都这么喜怒无常?

    通讯器发来消息,是许久未曾联系他的曹小白,意思让他去实验室一趟。

    一有其他的事情,韩詹川便刻意去逃避关于安穆的事情,拿着外套就出门了。

    韩詹川到的时候,实验室内正在紧张的进行能量的测定,颜赫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一起穿上了白大褂,站在曹小白身边一瞬不瞬的看着玻璃了的晶石。

    机器再次发起警报声,众人情绪低落的同时,立马展开应急方案,曹小白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我还以为能成功,所以都将少校喊了来。”

    试验失败本就是家常便饭,如果能够轻易的成功,那么科研人员也不会被大众如此崇拜。

    但最让韩詹川意想不到的是不善言辞颜赫竟然出声安慰曹小白,虽然安慰的话语算不上新颖,却足够让曹小白这位打不到的小强,重新振作起来。

    韩詹川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颜赫还一副omega和beta授受不亲的模样,短短的时间内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就大变了样。

    “少校,下次于宇宙是什么时候啊?实验室内的晶石快要用完了。”曹小白道。

    一开始想着监察期过去,三人再去一次宇宙,没想到爆炸事件的发生导致事情一拖再拖。

    再这么下去,实验将会因为材料不足而被迫终止了。

    “等这次审讯期过去的。”韩詹川道。

    曹小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少校,您怎么又要被审讯?”

    韩詹川耸肩,只能说这些都是他自找的。

    军部虽然没有下代让他前来审讯的文件,但韩詹川为了图方便,顺带着主动去了一趟审讯室,这次的审讯官不是马库斯大校了。

    坐在对面的艾塞亚中将摩挲着袖口的金色扣子,压低的军帽下是一片阴影,眼睛带着玩味的看向韩詹川。

    “说吧,最好详细些,这样也能免去日后再来这里的麻烦。”

    韩詹川抬眸看了艾塞亚中将,这位中将给他的感觉着实算不上好,重生前韩詹川偶然在宴会上见过他一次,不过只是隔着人群对视了一眼,连话都说上。

    没想到这一世竟然能和艾塞亚中将有如此接触。

    细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事情,韩詹川将整个事件中安穆的参与忽略,担心军部不能准确明白朗希顿的长相,特意要来了笔和纸,现场将朗希顿的画像画了出来。

    “将画像复印,在帝国所有通关口张贴,发现此人,立马捉拿,如果必要,就地击杀。”

    韩詹川深知朗希顿能力的强大,若是不能在前期将其抓获,到了后期要想捉拿他,便要付出些代价。

    “可以和其他星球连线,将他的画像交给其他的国王和总统……”

    韩詹川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艾塞亚中将不客气的打断了,中将脸色沉了下来,“韩詹川少校,您是在教我怎么做吗?”

    曾经为帝国将军的韩詹川被一噎,发号施令已经成为习惯,时常会忘记自己只是个少校。

    “不敢,您决定吧。”韩詹川道。

    “韩詹川少校,您可以离开了。”艾塞亚中将起身,轻轻在韩詹川面前的桌子上敲了一下。

    目送艾塞亚中将离去,韩詹川蹙紧了眉头,这位中将似乎不一般。

    时间还早,韩詹川去找了马库斯大校,因为马库斯大校并没有和朗希顿正面接触,所以没有受到军部的审问。

    办公室内马库斯大校正在发送讯息,看见韩詹川来了后传输给他一张照片,是坎伯兰教授拍的安穆。

    omega蹲在花丛中,对着镜头露出了羞涩的微笑,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安穆的脸色,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坎伯兰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就先发给了我,让我再发给你。”马库斯大校办完自家omega交代的事情,立马就将话题回归到了军部。

    “审讯文件没下达,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还跑来军部。”

    “曹小白找我,就顺带着去审讯了。”韩詹川拉开凳子坐下,打量着马库斯大校。

    马库斯大校被他看到心底有些发毛,“盯着我看做什么?”

    “我想询问我的上级,我说话是不是太没有作为下属的自觉了。”

    有生之年竟然能听到韩詹川有这般的感悟,马库斯大校在心里默默的老泪纵横,觉得韩詹川年级还小,难免有些出事不当,委婉道,“倒也不是…”

    马库斯大校话还没说完,韩詹川便道,“我也这么觉得。”

    大校嘴张了张,决定下次韩詹川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再也不想着委婉一些了。

    “下班后去喝一杯?”

    “不了,我要去接坎伯兰下班,答应带他去吃日料的。”马库斯大校,“你去吗?安穆也在。”

    “……”

    ————————

    坎伯兰教授带着安穆站在路边,安穆有些局促道,“教授,大校是来接您的,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扔下。”

    坎伯兰教授很喜欢这位懂礼貌的孩子,并且在今天的谈话中,他能感觉到安穆是认真看了送的那些书的,这就让坎伯兰教授对安穆的好感又多加了几分。

    即便坎伯兰教授这么说了,安穆内心还是忐忑,毕竟在他心中马库斯大校是少校的上司。

    来的不止一辆车,安穆看见熟悉的车牌后眼睛都瞪大了,直到看见韩詹川从车上下来,才意识到少校来接自己了。

    “坎伯兰教授。”韩詹川问好。

    坎伯兰教授带着调侃道,“马库斯有将安穆的照片发给你吗?”

    “有的,很好看。”

    两人一问一答,在一旁的安穆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还以为坎伯兰教授给他拍照不过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想到会发给少校。

    “上车吧,去吃饭。”马库斯大校降下车窗,对着坎伯兰教授柔和一笑。

    坎伯兰教授喜欢热闹,招呼道,“一起吧。”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