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抱抱我的omega > 第19章

第19章

作品:抱抱我的omega 作者:锯齿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各人带各家的omega,另一辆车上的气氛不知道怎么样,但韩詹川这辆着实是有些压抑了。

    昨晚的事情虽说不上是什么大事,却在两人心底都落下的不轻不重的痕迹。

    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韩詹川看了眼一直低垂着脑袋的omega,在他面前,安穆的姿态永远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韩詹川并不喜欢这样的安穆,大概看见过他真心笑起来的模样,导致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特别地刺眼。

    于是开口问道,“不开心?”

    “没有。”omega明显从坐到车上起,便是精神紧绷的状态,所以才能在韩詹川话刚问出口,便能立马回答。

    “是太累了,不想去?”韩詹川手指敲击着方向盘,白色的衬衫显得男人五官柔和了些,“如果不想去,我就和马库斯大校说。”

    “不是。”安穆终于和韩詹川对视了,眼中是他看不懂的情绪,“我只是没想到少校能来接我。”

    “我…我以为昨晚鲁莽的举动会让您生气。”

    韩詹川知道以安穆的性格断然是不敢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肯定是有什么刺激到他了,刚巧谈到这个话题,于是他就继续顺着问下去。

    “为什么昨晚想见我?”

    一提起这个,omega内心再一次回味了失去alpha的感觉,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捂着胸口道,

    “我梦见了少校您为了保护我,被炸弹……”

    后面安穆就没再说,韩詹川也大概猜道了梦中自己的结局。

    平常人经历这件事多少会成为一生的阴影,更何况在韩詹川眼中,安穆是一个极其娇弱的omega。

    看见安穆这般难过,明明只是一个梦而已,他表现的却像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一样,反复□□自己敏感的情绪。

    韩詹川将车靠边停下,带着薄茧的手捏住了低头擦泪珠的omega的下巴,逼迫其抬起脸和自己对视。

    “看着我。”韩詹川的声音对安穆来说毫无抵抗力,遵循着他的指示,对视上了一双黑沉的眸子。

    omega的眼中藏着无尽的悲伤,被泪水蒙中,更加惹得人怜惜,韩詹川不可否认,面对这样的安穆,他生出了恻隐之心。

    如果分开后,安穆有了其他喜欢的人,是不是也会因为一个梦,而为对方难过抽泣。

    想到这里,韩詹川抿紧了薄唇,钳制住安穆的手腕,带着他比自己小了一圈的白嫩手掌贴在了胸膛处。

    “我在这里,心脏是跳动的。”

    强劲有力的心跳通过胸壁传达到掌心,安穆突然觉得烫手得厉害,本能地想要缩回手,却被韩詹川箍住动弹不得。

    只得顶着红扑扑的小脸和他对视。

    “少校……”omega嘴唇因为哭泣的缘故而格外鲜艳,每次张合都仿佛在引诱着什么。

    韩詹川眼神暗了暗,盯着那双饱满的唇,最终是移开了目光,也松开了安穆的手腕。

    冷冷的说了句,“不要胡思乱想。”

    路过的马库斯大校按了喇叭,韩詹川才再次发动车子,omega有些不明白少校为什么突然又这么冷淡了。

    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明明是……

    安穆揉了揉脸,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贪心了。

    马库斯大校带自己的omega来吃的,当然是自己omega喜欢的东西,所以还是那家熟悉的日料店。

    一到这,安穆就想到了不愉快的闹肚子回忆,目光会时不时朝韩詹川那儿看,想要知道alpha是什么样的反应。

    只可惜韩詹川一直都是冷着脸的。

    坎伯兰教授熟悉这家店,拿过餐单热情地问安穆要吃些什么,安穆本就不经常出来,上次也是韩詹川帮忙点的。

    所以摆手推辞,正要开口说什么都可以的时候,身边坐着的alpha说话了。

    “他不吃生冷的东西。”

    “啊?”大概是没见到来日料店里不来点刺身的,坎伯兰教授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在他看来,这家店的生鲜很是美味。

    韩詹川补充道,“他肠胃不好,吃不了生冷的。”

    安穆见状,立马跟在后面点头,“教授,我吃不了多少的。”

    “那好吧,炸的能吃吧,他们家的炸物不错,还有这个……”一谈论起吃的,坎伯兰教授相当的老手,什么都能说上一通。

    因为安穆不会开车的缘故,所以这次只有马库斯大校独酌,两个alpha聊着聊着便回到工作上。

    马库斯大校问,“项目怎么样了?”

    “不算顺利。”韩詹川喝了口大麦茶,余光看向低头挑鱼刺的安穆。

    “慢慢来,好事多磨。”马库斯大校手中剥着虾,顺手就放在了坎伯兰教授的碗里。

    而这边,安穆也将剔除鱼刺的白嫩鱼肉,拿着未曾用过的筷子夹入韩詹川的碟子内。

    马库斯大校微微挑眉,而韩詹川则低垂下眼眸,默默将omega挑了好久的鱼肉吞下了肚,又喝了口茶才继续道,

    “大概不久要再去一趟宇宙,实验标本不够了。”

    说完,安穆继续挑鱼刺的手顿了下,自以为没人发现地揉了揉,继续挑了起来。

    可惜这些都被韩詹川收入了眼底,或者说入了这间饭店,韩詹川始终留有余光在安穆身上。

    马库斯大校打趣道,“这次不会又遇见海盗吧。”

    这话在他人听起来没什么,全当是对韩詹川的调侃了,但落入了安穆耳朵里便又是另外的想法了。

    如果少校出去再遇见那些海盗,又要被军部拉去监察七日。

    听说那些海盗异常凶猛,万一少校这次……

    想着想着就走神了,安穆手中的筷子将滑嫩的鱼肉戳成了鱼糜。

    得亏是坎伯兰教授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低声问道,“不舒服吗?”

    安穆笑得有些勉强,摇了摇头,继续夹了一块鱼肉给默默地挑着刺,却怎么也无法像第一块那般好看了。

    不过韩詹川并不嫌弃,安穆给他什么,他都照吃不误。

    这次吃饭当然刷的还是马库斯大校的卡,第一是坎伯兰教授不让韩詹川请客,还有一点便是韩詹川打着自己有家要养,便躲过了买单。

    马库斯大校内心愤愤不平,他还有两个孩子呢,都没像韩詹川这般抠门。

    坎伯兰教授和韩詹川先去开车,安穆和马库斯大校两人就站在饭店门口等着。

    吃完天已经黑了,路边的灯亮了起来,晚风轻柔地拂过脸庞,吹的人心情愉悦。

    “你家少校一直都这么抠吗?”马库斯大校没忍住,问安穆道。

    没想到会被问这个的安穆愣了一下,心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少校抠门吗?安穆还真没注意过,毕竟他账户上的钱就没断过。

    当然安穆也没什么需要花销的地方。

    “不吧。”安穆也有些不确定,今天他确实见识到了少校逃单的本领,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更何况对面的人是少校的直属领导,安穆就更加不敢乱说话了。

    两辆车子缓缓行驶过来,安穆立马和马库斯大校告别,爬上了车。

    等到车子开远了,安穆才有惊无险的道,“刚才大校问我话了。”

    “问什么?”

    “问我您是不是一直都这么抠?”安穆的回答毫不掩饰,眨巴着眼睛道。

    韩詹川瞬间黑线,也不知道马库斯大校问安穆这个问题是做什么。

    韩詹川不说话,安穆也不敢说话了,更不敢说自己回答了马库斯大校什么,在单纯的omega眼中,总会将电视和小说里看到的上下级关系带到韩詹川和马库斯大校身上。

    尽管有些认知是正确的,但绝对不适用于他们两人。

    自从这次后,安穆每天都跟着坎伯兰教授去一大学习,韩詹川半夜回来的时候,时常会看见抱着书,窝在沙发上睡着的安穆。

    大概是想等自己回来,却先没撑过去睡着了。

    韩詹川褪去沾满风尘的外套,修长结实的手臂将omega抱了起来,睡得迷糊的安穆感觉到熟悉的信息素味道,不自觉的向来源靠近。

    在韩詹川的怀中无意识地蹭了又蹭,这是每次韩詹川将他抱回床上都会有的举动。

    不过这次不一样,当omega脱离了韩詹川的怀抱,沾上床的一瞬间,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少校,您回来了。”说话的声音黏糊糊的,撑着身子爬起来,“我有个东西给您。”

    只见安穆在背包里翻来翻去,最终从里头拿出来一个白色爱心的东西,韩詹川一看材料便知道这是包裹机甲核心发动的透明晶石。

    这种石头硬度极高,所以可以在机甲受到剧烈撞击的时候,保护住机甲最核心的部分。

    透明晶石的颜色非常漂亮,透明外观细看还能看见星星点点金色的杂质,这是透明晶石特有的。

    “少校,坎伯兰教授有一个实验的机甲不要了,这是我从它身上拆下来打磨成的这样样子。”

    安穆的脸上满是骄傲的表情,双手捧着递给韩詹川,“你觉得怎么样?”

    这块透明晶石不大,只有拇指指甲盖这般,边缘都被磨钝了,避免了被割伤手的风险。

    韩詹川细心的发现了安穆白皙的手上多了几道暗红色的伤口,连带着掌心都干燥了许多。

    见韩詹川迟迟没说话,安穆脸上的骄傲转变为了担心,他害怕这份廉价的礼物不被看上,就像自己也是一个廉价的品一样。

    就在安穆快要放弃的时候,手上一轻,韩詹川将东西收入了上衣口袋里,“很漂亮。”

    “少校。”安穆低低喊了声。

    韩詹川出乎意料地揉了揉omega柔软的头发,目光是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温柔,“睡觉吧,天色不早了。”

    再次飞行宇宙的时间很快定了下来,军部一批准,曹小白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韩詹川。

    而此时的韩詹川正在指导安穆学习机甲零件,当初的韩詹川机甲成绩是以第一从军校毕业,安穆所看的入门课程,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韩詹川讲课的声音停顿了,安穆便察觉到他在看通讯器,等到韩詹川继续要开始给他说课的时候。

    安穆问道,“少校,是有事吗?”

    “嗯,宇宙飞行的时间定下来了。”韩詹川将书本翻到下一页,指着上头的零件道,“这是机甲脚后的螺丝,它和其他的长的不太一样,你可以看……”

    而身边的omega根本没有心思听下去了。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