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顶流夫妇有点甜 > 入坑第四天

入坑第四天

作品:顶流夫妇有点甜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走出媒体大楼,刚坐上车,经纪人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温荔怎么可能会上节目,你和陆鸣上节目的消息已经放出来了,她是住在哪个没网线的山旮旯里?”

    这话带着主观的愤恨,他们当然知道温荔就在燕城,不论是住的名下哪套房子,不可能连网线都没有。

    更何况她半个月前还参加了代言品牌在时代购物中心举办的线下活动。

    郑雪一言不发,冷着脸给陆鸣拨通了电话。

    刚接起,陆鸣的声音响起:“我在录节目,什么事?”

    郑雪边冷笑边阴阳怪气:“老公,魅力挺大啊,当年害温荔被骂了大半年,现在人家还对你念念不忘,上赶着来参加节目非要缠着你呢。”

    电话那头的陆鸣怔了会儿,语气有些恍惚:“温荔她要上节目?”

    听到丈夫这怔愣的语气,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郑雪想到他和温荔当年炒cp的时候,每次镜头前他看温荔的时候那柔情万分的眼神,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拧着眉狠狠说:“陆鸣我告诉你,到时候上了节目你最好配合我点,要是让人看出来当年不是温荔不愿意解绑,而是你先对温荔起了心思,想跟她假戏真做,你就等着被骂死吧。要不是当初我帮你出了这个主意,先反咬一口温荔,你以为现在还有这么多女粉信你好男人的人设围着你呢?”

    谈恋爱期间还和其他艺人炒cp吸粉,陆鸣为此吃了不少红利。可因为郑雪闹得凶,陆鸣不得不在“名利”cp最热的时候公开恋情,温荔当时被骂得挺惨,他倒是被不少路人反夸“是条汉子”,倘若事情败露了,不光打当年每天发温荔黑白照骂她小三诅咒她死的那些人的脸,更打当年真情实感替陆鸣出面,和温荔粉丝对骂到昏天黑地的粉丝们的脸。

    陆鸣那边沉默好久,最后沉着声应了句:“知道了。”

    挂掉电话,郑雪直接将手机扔在一边,本想侧过头看看车外的风景缓解下心情,却又好死不死刚好车子路过大悦城,温荔的珠宝广告巨幅海报刺眼无比,这是大悦城最好的广告位,象征着这个艺人顶尖的国民度与商业价值,每天路过的人数以大万计,只要抬眼,就能看见温荔那张脸。

    她当初也是代言的候选人之一,如果不是温荔,现在那张海报上的人该是她。

    如果温荔是情场失意,事业得意,她心里倒还好受点。

    但偏偏她就能和宋砚结婚。

    那个圈内圈外公认的白月光,她偏偏能在吸引到陆鸣后,又很快得到宋砚的青睐。

    凭什么。

    她和陆鸣几年的地下恋情,比不过温荔和他几个月的营业炒作。

    郑雪气得呼吸困难,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愤恨,尤其是刚刚陆鸣的语气,明显是对温荔不舍的,她偏过头去,狠狠闭上眼。

    -

    历经几个月的造势预热,人间有你的官微终于公布嘉宾阵容。

    官微按照投票排名,首先从第一对明星嘉宾公布。

    人间有你官微:「人间有你,苦乐都宜!你们的“盐粒”夫妇!来!咯!@宋砚@温荔litchi[doge][兴奋]!浓颜夫妇的绝美爱情就问你入不入坑,都给我磕起来!」

    微博下午五点二十分发布,迅速冲上热搜,半小时后,#宋砚温荔加盟人间有你第二季#话题旁挂上黑红的“爆”字。

    微博前排各自被粉丝和cp粉牢牢控评,粉丝们用的是各自正主的绝美单人照,cp粉的控评图则是前不久小出圈的cp向剪辑视频截图。

    「是陛下和娘娘!!!」

    「呜呜呜呜呜呜呜过年了过年了」

    「啊啊啊啊期待陛下和娘娘的真糖同框!!!」

    楼中楼回复:「路人,问一句这是哪部剧里的啊?被美图安利到了想去看」

    盐粒甜掉牙回复:「不是剧照哈哈哈哈是cp粉太太自己剪辑的视频截图哦,链接在超话置顶,b站油管也有!剧情超绝,欢迎去看![打call]」

    「绝了,粉丝单人安利图没杀到我,假同框照杀得我半条命都没了,已保存做屏保」

    「这俩但凡稍微营点业也不至于被嘲协议夫妻啊,颜和气场真的太绝配了」

    「浓颜穿古装真的绝,强烈建议粉丝控评都别用现代照了,用剧照吧」

    几小时后,连带着节目组买的热搜,联动着自然热度的#跪求盐粒合作古装剧#爬上热搜。

    那个cp向的剪辑视频出圈了。

    路人们再一次见证到cp粉的强大。

    cp超话在狂欢过年,庆祝的抽奖微博不断地加码,其中价值最高的是当季某奢牌旗下美妆线限量款的香水套装,转赞评越来越离谱,直奔二线艺人的数据。

    温荔转发了人间有你的微博,配字很简单,就一个[心]。

    宋砚转发了温荔的这条,也配了个心的表情。

    宋砚:[心]repost//@温荔litchi:[心]

    「今天是抄老婆作业的美人[星星眼]」

    「repost是自动转发文字,美人他还特意加了个[心]的表情,呜呜呜好可爱好甜!@盐粒夫妇日常bot」

    「唯粉都别来空瓶!这条是我们cp粉的主场!!」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太喜欢盐粒这种不露骨也不肉麻的含蓄糖了!!!」

    紧接着人间有你第二季的冠名方公开全新的代言人。

    特典:「欢迎“盐粒”夫妇@宋砚@温荔litchi加入特典大家庭!特典有机奶,给你的身体加buff~#宋砚温荔代言特典牛奶#」

    配图是宋砚和温荔拿着牛奶的海报,两个人脸上都是经典的营业微笑。

    「特典爸爸yyds!!!!」

    「已经买了十箱多放点物料再来十箱!」

    「已买,孩子很爱喝,cp真好磕」

    「上一次同框已经是两个月以前了呜呜呜,从来没觉得广告这么香过,谢谢金主爸爸!」

    第一对明星嘉宾点燃热度,紧接着公布的三对都分别冲上热搜,并带动了一系列的热搜话题。

    人间有你第二季的嘉宾统共四对明星夫妻,各自居住在燕城和沪市,节目组根据地域分为两组拍摄,拍摄地点不固定,会根据明星嘉宾的工作行程转移,期间会有出游安排,相当于公费旅游。

    相较于第一季,第二季又多了个直播间的设置。

    现在的综艺节目竞争太大,光靠每周的更新压根无法满足观众需求,于是除开每周播放的正式节目,四对嘉宾还会有各自不经任何剪辑的直播间,不定时开放,半商业性质,偶尔也会进行扶贫助农的公益直播,其中直播间的全部收益将会由节目组以嘉宾名义捐赠给慈善组织。

    早在官宣之前,节目组已经在四对夫妇的住宅中安装好了摄像头。

    但现在节目已经开始录制,宋砚还在沪市补戏赶不回来,说好的夫妻综艺成了单人独居综艺,这就很尴尬。

    最近她还有个新的爱豆选秀综艺要接,对方要来温荔的经纪公司开会,刚从线下品牌活动完工的温荔立刻又被经纪人陆丹抓上了保姆车往公司赶。

    车子里,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温荔撑着下巴打哈欠。

    经纪人陆丹神色担忧:“我说你和宋老师接这个综艺到底是为了打破大众对你们协议夫妻的刻板印象还是为了加深印象啊?这节目都开录了,难不成还要搞个宋老师的人形立牌摆在旁边?”

    宋砚这部戏合作的导演是圈里有名的炸|药脾气,拍戏上头时连老戏骨都敢怼,之前能给宋砚面子准许他之前请假已经算是特例。

    温荔想到那个画面,竟然笑出声:“好主意。”

    陆丹没好气地说:“严肃点ok?到时候郑雪发通稿踩你,你别求着我帮你买水军对骂。”

    温荔撇嘴:“你不帮我买我自己上小号跟她粉丝对骂。”

    “温姐,我叫你姐行不行,你可消停点吧。”陆丹双手合十,“你就跟宋老师撒个娇,让他赶紧回来行不行?”

    “我跟他撒娇?”温荔冷哼,相当硬气,“这辈子除了我姥爷,还没哪个男人享受过这待遇,宋砚他爱回来不回来,我靠个人魅力也能吊打其他三对嘉宾。”

    末了她又加了句,重点针对:“尤其是郑雪和陆鸣。”

    陆丹扶额:“……都这时候了面子还能包饺子吃?”

    “切。”

    温荔垂眸,掏出手机对着屏保划了两下,解锁后点进微信。

    然后就这么看着,一直看到车子开到公司地下停车场,陆丹叫她下车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直接坐电梯到会议室,刚巧碰见一个人从另一部电梯过来。

    清纯甜美的一张脸,一身的大牌,还有c牌今年春季的最新款,不久前刚在巴黎时装周被模特们穿着走过秀场,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穿在身上了。

    “师妹,你也来开会?”温荔礼貌出声。

    许星悦手里还捧着手机,看着像在打游戏,但没有戴耳机,也从头到尾没抬起过头,迈着高跟径直从温荔面前离开。

    倒是她身后的小助理停了下来,礼貌地鞠了个躬又叫了声“温荔姐好”。

    人走了后,陆丹连连称奇:“去年还没出道的时候在公司碰上你还会叫声师姐,拉着你的手套关系,这才红了一年啊,你刚出道那两年都没这么狂妄。”

    温荔语气平静:“谁让她运气好,吃上了爱豆的红利,走哪儿都是被人捧着的。”

    近两年爱豆行业兴起,garry娱乐的老总张楚瑞一道命令下,重新开张搁浅多年的爱豆部门,去年的女版爱豆选秀节目,公司送了许星悦和其他几个练习生去,主捧许星悦,她自己也争气,业务能力好又会吸粉,高票c位出道,身价暴涨。

    许星悦所在的这个女团是目前国民度最高的,她又是团里的人气top,两个公司一块儿捧,没一年商业价值就在女艺人排行榜中飙到前三,势头相当猛。

    今天张总叫她和许星悦过来开会,就是为了今年的男版选秀。

    到会议室的时候,风迅集团旗下传媒公司的高层已经到了。

    温荔的老板张楚瑞一身剪裁简单的连衣裙,正和对方高层相谈甚欢,脸上只化着淡妆,身上也没戴什么珠宝,看着十分干练精明。

    “来了。”张楚瑞示意温荔打招呼,“这是李总。”

    温荔伸出手:“李总好,希望这次我们合作愉快。”

    李总笑呵呵地恭维道:“嘉瑞真是不得了,从老板到艺人个个都是大美女。”

    张楚瑞立刻捂嘴,笑得特别腼腆:“李总太会说话了,上次您带太太过来出席饭局,要不是知道她是您太太我都想签您太太出道了。”

    李总哈哈大笑,褶子布满眼角。

    两个老总互相吹彩虹屁,一旁的许星悦起身,声音软糯:“师姐好。”

    温荔笑眯眯看了眼她,声音比她还软:“师妹的嗓子原来没坏啊?”

    虽然许星悦算不上什么正经歌手,但毕竟是唱跳型爱豆,嗓子很重要,因而老板张楚瑞立刻看了过来:“你嗓子怎么了?”

    许星悦一脸懵:“我嗓子没事啊。”

    “是吗?”温荔一脸惊讶,“刚刚在电梯口那儿看到你,你直接掠过我走过去我还以为你嗓子坏了呢,连跟前辈打招呼都不方便,不过有可能你今天忘了戴隐形眼镜没看到我?”

    她也没说自己先打了招呼,知道对方肯定是故意装调子高,不紧不慢地给师妹递了个台阶下,反正许星悦又不傻,肯定听得出她在内涵,点到即止就差不多了,免得给李总留下不好的印象。

    许星悦当然听出来了,脸色有些难看,可也只得顺着温荔的话点头:“对不起啊师姐,我确实忘记戴隐形眼镜了,刚刚没看见你。”

    温荔十分大度地摆手:“没事啦,你也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那才应该去报个礼仪班上课。”

    李总压根没听出来,还乐呵呵地说:“你们师姐妹关系不错啊,等上了节目说不定这师姐妹情又能吸一波粉。”

    张楚瑞勾了勾唇角,淡淡说:“要是近视就把这两个月的通告撤了,去做个手术,免得哪天连看到我都不知道打招呼。”

    许星悦正当红,撤两个月的通告,得少赚多少钱。

    她赶紧小声说:“对不起,我下次一定记得戴隐形。”

    敲打完,张楚瑞嗯了声:“不耽误时间了,李总之后还有事,开会吧。”

    开会的内容主要还是围绕不久后即将录制的男版选秀,邀请温荔作为首席成团见证官参加录制,而许星悦则是以去年选秀第一名,加入见证导师团,和温荔一块儿参加这档综艺。

    上一季女版选秀热度很高,所以这一季男版选秀,主办方想搞出点创意,目前只公布了导师团阵容,对外界保密了首席见证官的人选,包括选手,相关的工作人员全都签了保密协议,确保营销号收不到一点风声,官宣海报上只用剪影图像,把惊喜留到节目录制当天,然后再买营销爆料,这样第一期的点击率就有了保障。

    每个导师都要在第一期准备自己的solo秀,为了凸显导师实力,导师舞台都是全开麦,许星悦为此天天在跑步机上练嗓子,可节目策划却明显是高光留给了温荔。

    她忍不住问:“那温师姐也要准备舞台吗?”

    李总笑着说:“当然不用。”

    她只需要去刷个脸就行了。

    资本很明白,温荔的国民度已经完全不需要用solo舞台来吸粉,相反还能吸引到不少对选秀无感的路人来看。

    温荔在心里庆幸自己不用去练习室遭罪,但本着拿钱做事的敬业精神,还是说:“如果节目有要求的话——”

    李总:“术业有专攻,我们知道温老师是演员出身,对唱跳肯定不太擅长,不会勉强温老师的,放心吧。”

    温荔看了眼张楚瑞。

    老板没跟他们说,她演戏之前去海外做过练习生吗?

    不用准备那当然最好,温荔乐得轻松。

    会开得很快,双方怎么合作都在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今天主要也就是对对细节,李总离开后不久,温荔也打算走。

    文文帮她约了下午去c牌skp店试高定,礼服已经从法国空运过来,之后会穿去参加时刊慈善盛典。

    许星悦本来走在她后面,突然叫住她。

    温荔回过头,声音带笑:“找我推荐隐形眼镜品牌?”

    许星悦表情僵了几秒,突然亲昵地搭上温荔的胳膊,一脸的乐于助人:“不是这个啦。师姐,你不会唱跳,如果录节目的时候有什么专业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绝对不会让师姐被钻到空子说不会唱跳还来当见证官的。”

    “……”

    她的百度百科上那行“曾在海外娱乐公司进行过为期一年的训练”科普是不是被删掉了?

    温荔刚想说什么,办公室里还在检查合同细节的张总出声:“温荔你先回来,我有点事跟你说。”

    她没再搭理许星悦,重新返回会议室。

    没了别人,她整个人放松了不少,坐到张楚瑞旁边,撑着下巴问她,语气懒洋洋的:“什么事啊?”

    张楚瑞说:“你刚当着李总的面儿内涵许星悦是要干什么?她最近很受风迅那边捧,是不是嫌自己资源太好想抛点出去?”

    温荔切了声:“那你刚刚还帮我说话干什么?”

    张楚瑞虚伪地拖长语气:“你是我最大的摇钱树,我总不能为了她得罪你。”

    温荔又切了声,这回明显不再是不服气的语气,带了点不明显的得意。

    张楚瑞早习惯了温荔这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说起正事:“别切了,你老公最近有空吗?你跟他说说,要是他愿意去当一期飞行嘉宾那就更好了,他路人盘比你大,不说整个节目,那一期有他肯定能出圈,正好也联动下你们接的那个夫妻综艺。”

    这帮资本就离谱,这是选秀还是比谁咖位大呢。

    温荔不太乐意,委婉地说:“那直接去找他经纪人谈就好了吧。”

    “他经纪人说自己做不了主。”

    “那就直接去找他们公司柏总啊。”

    “不去。”张楚瑞皱眉,立刻拒绝,“他老婆就在我面前,我何必大费周章还去求别人。”

    协议上的老婆,还不如别人呢。

    温荔抿唇:“我说了他也不一定会来。”

    夫妻综艺都开录了,其他夫妻嘉宾都是一起在家录,就她和宋砚分隔两地,还难为摄像组分成两队分别给他们拍。

    张楚瑞很有效率地说:“那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要是他不乐意我再跟他说。”

    “……”

    “怎么还不打?”

    她敢跟经纪人杠,但不能跟老板杠。

    温荔只好掏出手机给宋砚拨了电话过去。

    那边接得挺快,清沉的嗓音传过来:“喂。”

    “你回来没有?”

    “还没有,怎么了?”

    温荔语气平平:“哦,那你能不能快点回来?”

    那边沉默了几秒,语气舒展:“好像不太行,你想我回来?”

    “你想多了。”她立刻看向张楚瑞,故意大声说:“张总,听见了吧,我说也没用,你自己跟他说吧。”

    做生意要是像她这样这么轻易就放弃,那生意也不用谈了直接宣布破产好了。

    张楚瑞觉得温荔这女人真是没有事业心,说:“那你跟他撒个娇啊。”

    怎么的撒娇女人最好命吗?

    温荔一脸抗拒,眼里写着“老娘可不是那种小嗲精,我高贵我冷艳我是女王大人”。

    怕老板意会不到她的眼神潜台词,温荔硬气回绝:“要撒你撒,我不撒。”

    张楚瑞无语至极:“……他又不是我老公我跟他撒个什么劲儿?”

    谁知手机那头的宋砚听到这段对话,突然开口:“温老师。”

    温荔态度不太好:“干嘛?不回就算了,挂了。”

    声音隔着通讯设备传过去,她的嗓音其实是软妹声儿,清甜生脆,但就是不会好好说话。

    别扭得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哼哼唧唧的样子比小嗲精还黏糊。

    宋砚笑了几声,淡淡说:“跟我撒个娇,我就回来。”

    “?”

    这么简单,一定有阴谋,这个娇她必不能撒。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