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顶流夫妇有点甜 > 入坑第五天

入坑第五天

作品:顶流夫妇有点甜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温荔这一辈的直系家里就一个女孩儿,男丁兴旺,没人跟她争宠,从小就仰着下巴看人,姥爷对她好得不得了,俩舅舅对她也算不错,父亲不常和她见面,却会时常打电话来问近况,还有个死弟弟虽然嘴上说讨厌她,其实从来不敢忤逆她。

    说是公主可能有点矫情,但女霸王仨字绝对是担得起的。

    靠综艺吸粉那会儿,温荔走的是女汉子路线,得了个“三力哥”的外号,后来演的剧火了,美貌出圈,正儿八经开始操小花人设,仍旧有老粉念念不忘她的综艺人设,平时在微博下还是“三力哥”“三力哥”地叫。

    她硬邦邦地说:“我不会。”

    然后挂断电话。

    再然后心虚地对张楚瑞说:“你要真想让他去,我帮你联系他公司的柏森,反正我跟他熟。”

    张楚瑞眼皮跳了两跳,扯唇说:“跟一个户口本上的老公不熟,你倒是跟他老板挺熟的。”

    说起来柏森也算不上宋砚的老板,宋砚演艺合约所属的柏石传媒,本就是宋砚与国内一大娱乐公司华森娱乐圆满解约后自立的门户,宋砚持股26.18%,是第二大股东,但他并不参与行政管理,相当于挂名总裁,实权还是在柏森手上。

    “我们是发小啊。”

    柏石传媒的执行总裁柏森是她发小,这事儿没几个圈内人知道,但温荔觉得没必要瞒着张楚瑞。

    当初她瞒着家人一个人去海外当练习生,被那个不近人情的舅舅强行给拎了回来,舅舅替她付了大笔的违约金,并下了口令,如果她不死了当明星的念头,那这笔违约金就由她自己付,以后无论她在圈内混得怎么样,都别想家里帮忙替她铺路。

    是张楚瑞签下了她,先替她付了违约金。

    虽然不知道张楚瑞把不把她当妹妹,反正她单方面把她当姐姐看。

    温荔又问:“要不我去联系柏森?”

    张楚瑞看了她挺久没说话,半晌后才摇头,语气平静:“算了,这事儿先放一边。”

    “哦。”

    “但我劝你还是赶紧让宋砚回来,夫妻俩分开录夫妻综艺算怎么回事。”张楚瑞睨着她,“撒个娇就能解决的事,不知道你犟什么。”

    温荔还是那套说辞:“我这辈子就跟我姥爷撒过娇,我不知道怎么跟其他人撒娇。”

    张楚瑞显然不接受这套说辞:“他是你老公,不是其他人。”

    温荔噤声不说话。

    张楚瑞觉得很不对劲:“你俩当初到底是怎么看对眼啊?”

    虽然那会儿温荔被黑得很厉害,但cp营销的效应依旧在,算是她事业的小巅峰,宋砚虽然不走流量路,但年轻的女友粉着实不少,口碑和路人盘也稳,微博各项打榜数据力压流量,都非常不适合谈恋爱。

    顶着那样大的压力,不顾双方的经纪公司反对,直接公开,没过多久又宣布婚讯,付出这样大的代价,结果两年后,协议夫妻的名号传得沸沸扬扬,微博上“今天宋砚温荔离婚了吗”的账号数了整两年的日历,都八十多万粉了。

    怎么看对眼的?

    说不上,就是各取所需,她需要找个人帮忙控制舆论,宋砚需要找个人结婚。

    温荔清楚自己结婚的原因,但对于宋砚结婚的理由始终不太理解。

    当时炒cp的风波还未过去,她受邀出席某卫视的电视节。

    宋砚是电影咖,没演过电视剧,按理来说这种电视节跟他无关,也不知道主办方是怎么请到他的,让他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活动。

    陆鸣和郑雪相携走过红毯,直播镜头下,两人脸上挂满甜蜜的笑容。

    实时的热搜话题中,#鸣郑言顺#的热搜话题下,温荔的黑粉疯狂嘲讽,拿着给她p的黑白遗照和陆鸣郑雪的合照作对比,“美名其曰”:小三的下场。

    而那些人永远不会知道,即使是光鲜亮丽的艺人,也会因为这几句辱骂难过到无以复加。

    她不能找舅舅帮忙,当初约法三章,既然要当艺人那就得承受得住这些代价。

    但温荔没想到自己的承受能力这么弱。

    作为艺人,她不是没有承受力,可她觉得落差感太强了,那会儿刚红,几个月就涨了一千多万的粉丝,私信向她表白的新粉很多,就因为陆鸣公布恋情,再加上舆论炒作,这些喜欢全部被反噬成了辱骂。

    本来一个人躲在化妆间哭得好好的,宋砚走错了化妆间。

    温荔又难堪又生气,她哭得太丑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简直没法看。

    巴掌大的脸被她用手挡住,边抽鼻子边说:“前辈,你就当没看见行不行。”

    结果这个男人却说:“好像不太行。”

    嗐。

    要换做是现在已经锻炼出心态的温荔,爱怎么骂怎么骂,我哭算我输,压根没必要跟宋砚签什么协议。

    温荔当然不能说真话,挠了挠脸:“……恋爱脑吧。”

    就真是被对方的皮相迷住,不管不顾的公开,公开后才相看两相厌呗。

    也太任性了。

    好在是两个长着顶级浓颜的艺人,没cp感也有颜粉撑着,“盐粒”一时半会凉不了。

    张楚瑞翻了个白眼:“你俩真是绝了。”

    温荔咳了声:“那什么我下午还要去试礼服,我先走了。”

    “去吧。”

    一路下楼,保姆车已经在停车场等着。

    她上车后发现文文也坐在后排,副驾驶上是个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

    无剧本综艺是这样,只有尽可能地收集素材,才能保证在无剧本的情况下剪出有综艺效果的节目来,因而跟拍环节是非常必要的。

    温荔跟摄像师打了个招呼,文文递给她一份午餐盒。

    “姐,下午时间比较赶,路上堵,委屈你在车上吃了。”

    常事了,她早已习惯。

    温荔打开午餐盒,笑容一瞬间收敛。

    水煮西蓝花配香菇,再加玉米和盐渍鸡胸肉。

    就因为她前不久嘴馋吃了顿宵夜,营养师又立刻开始限制她的食谱。

    温荔:“文文你吃了没?”

    文文拍拍肚子:“吃了,丹姐带我去吃的自助。”

    这一瞬间她顾不得表情管理,立刻皱眉,一脸的不高兴。

    当艺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明眼人看都知道她是因为什么突然不开心,摄像师很老道地将话题拉到了某人身上:“温老师怎么不开心?是不是想宋老师了?”

    跟拍的四对夫妻,就这一对是分开拍摄,他肯定要时不时提一下,不然真给拍成个人独居综艺了。

    温荔下意识就说:“谁想他了。”

    然后很快意识到这句话可能会上电视,心想得赶紧补救一下,抿唇,语气十分僵硬:“只有一点点咯。”

    摄像大叔愣了下,没忍住笑了。

    温荔不知道摄像大叔笑什么,边吃饭边跟他聊天,顺便向他打听其他三对夫妻的录制情况。

    首期的台本主题是“惊喜”二字,怎么发挥全看嘉宾,其他三对夫妻都各自替自己的伴侣准备了大大小小的惊喜,只有她和宋砚的拍摄计划迟迟没有开始。

    “温老师想要什么样的惊喜?”

    温荔没啥要求地说:“他活着就算惊喜吧。”

    她对宋砚是真没什么要求,本来就是协议关系,她当然不会用期望丈夫的标准去期望他做什么。

    他只要好好活着,不要婚没离成,她咣当一下成了寡妇就行。

    摄像大叔又愣了。

    “怎么了?”

    温荔以为自己说得太抽象,这答案一点都不真诚,才让摄像大叔接不住话。

    摄像大叔笑着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温老师你太会说了。”

    温荔:“?”

    殊不知摄像大叔却在心里已经替后期想好了这个镜头的文案。

    他把这个想法说给了导演组,当天晚上的人间有你官微随即发送了一条文字微博。

    ——“你活着在这世上,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惊喜”。

    ——录制期间突然让摄像师感动的话。

    「说这话的人真的太会了太会了太会了」

    「所以这是哪对嘉宾的绝世名言!!」

    「盐粒cp粉表示这绝不可能是三力和美人说的,剩下三对你们慢慢盘」

    「@温荔litchi@宋砚,你看看人家!」

    「不要再@温荔litchi@宋砚了好吗?你们这样一直@温荔litchi@宋砚,@温荔litchi@宋砚会觉得自卑的,乖,咱不要@温荔litchi@宋砚了,他们学不会的」

    正刷微博的温荔:“……”

    这帮cp粉是看不起谁呢。

    这就是她温三力的绝世名言!虽然她本意不是摄像大叔理解的那种,但这不重要,反正作者就是她。

    宋砚有没有看到艾特信息温荔不清楚,不过大概率是没看见的,其实这种艾特对于粉丝量大的艺人来说会被看到的几率微乎其微。

    没看到正好,免得她还要浪费嘴舌解释。

    -

    就这么不温不火地拍了三天的素材,温荔这边的视角完全变成了女艺人的独居日常。

    她最近只有一些商务通告,都在燕城本地或是周边城市,有几个本子压在丹姐手里,没定下来,丹姐还在和资本扯皮,前两年为了事业奔走劳累,忙得跟陀螺似的,全年无休进组,收视女王的称号她不敢接,一线花里能撑收视率的不光她一个,但自从稳定“收视率”这块儿后,温荔总算迎来了一年中难得的休息期。

    拍了几天,随行跟拍的摄像大叔跟她混了个熟。

    温荔请求摄像大叔让他到时候给素材的时候稍微挑挑,这样节目播出后,观众们的目光就不会放在她和宋砚的cp感上,而是她的美丽面庞。

    “……”摄像大叔哭笑不得,“但是温老师,明天晚上的直播我就没法给你挑素材了,只能你自己加油了。”

    温荔这才想起来还有直播,这是第二季新加的环节。

    温荔之前去过几个卖货主播的直播间,不过都是主播控场,她就坐在旁边负责接个梗,念两句广告词,帮忙抽个奖,也有开过配合作品宣传的直播,旁边也会有工作人员负责cue流程。

    这个所谓的直播间,就是节目组特意设置,为了满足观众们想看到的“人间真实”,连台本都没有,看的就是嘉宾私底下最真实的日常。

    她终于觉得头疼了。

    到第二天下午,温荔在摄影棚里给代言品牌拍摄好广告片的时候在想直播,坐车回家的路上,还在忧心忡忡地想晚上该怎么跟直播间的观众互动。

    摄像大叔今天开会,不在车上。仗着没镜头拍,温荔上网看了几个网红的直播回放,想要学习一下。

    这些人是真厉害,连个台本都没有,嘴叭叭地能说上几个小时不停歇,完全不用担心冷场。

    不行,她不能一个人播,太尴尬了。

    她先是联系了节目组,节目组表示不会强制嘉宾一定要两个人出镜,只有直播间有人互动就行。

    温荔没办法了,只能联系宋砚,如果他现在买飞机票从沪市赶回来,那还来得及救场。

    发微信怕他看不见消息,温荔直接拨通了电话。

    刚接起,她直接了当:“宋老师,今天晚上的直播你就真打算让我一个人播?”

    宋砚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淡定:“抱歉,我这边还有个临时通告要赶,实在回不来。”

    温荔拳头硬了。

    “行,你爱回不回。”

    她这边冷言冷语地挂断电话,完全不知道宋砚那边开的是免提。

    酒店套房内,正在录制备采环节的宋砚倒是没生气,倒是围着他的几个工作人员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凉气。

    副导演挠头,有些困扰:“温老师这是真生气了吧?”

    宋砚收好手机:“应该。”

    “那宋老师会担心惊喜变惊吓吗?”

    他笑笑:“有点。”

    男人说的轻描淡写,天生眼窝微陷,与垂下的眼睫将整片眼睑遮进阴影里。

    皮相浓艳,气质又清冷,对待拍摄工作敬业又耐心,老婆都发脾气了也不怪罪节目策划,副导演咽了咽口水,自己突然开始怪罪起策划来,明知道这俩的情况跟其他三对嘉宾不一样,还安排这种环节!

    第一期台本上明明白白写着“惊喜”两个字,之前负责跟拍的节目组有向温荔那边打听过想要什么样的惊喜,结果得到了个相当文艺的答案。

    活着。

    他们节目组总不能先安排宋砚假死,然后再让宋砚在温荔面前复活吧。

    所以节目组也就只能安排这么一出,等温老师那边直播到半场,外出的丈夫突然回家,久别胜新婚,到时候效果一定很爆炸。

    这已经是节目组的创意极限了。

    “最后一个问题。”拿着纸的工作人员说,“宋老师想要从温老师那儿得到什么样的惊喜呢?”

    宋砚要给温荔的惊喜已经在路上了,而负责跟拍温荔的摄像师今天临时被拉去开会,就是为了跟导演组商讨,台本应该怎么安排,温荔应该给宋砚什么样的惊喜。

    宋砚配合回答:“有点想知道她撒娇是什么样子。”

    工作人员惊了:“温老师从来没向您撒过娇吗?”

    他摇头:“她喜欢一个人能解决的事情就一个人解决,不喜欢麻烦别人。”

    就像是两年前,明明这个协议对她来说有益无害,可她还是犹豫了很久。

    化妆间里,哭得梨花带雨的温荔手紧紧攥着礼服侧边的裙摆,眉眼疏散,小声又警惕地问他:“……你是单身吗?”

    这姑娘因为被前炒作对象坑惨了,所以对男人这个群体下意识的不信任。

    综艺里能和男嘉宾玩梗比力气,又能保护女嘉宾的“三力哥”那时候其实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她像只猫一样,浑身的倒刺都竖了起来,生怕被他骗,好在宋砚在圈内的风评是出了名的好,她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如果我不是单身,还有必要找个异性来配合澄清我是同性恋的传闻吗?”

    “哦,那就好。”她点点头。

    只不过信任归信任,疏远也还是疏远,警惕也依旧在警惕,她把界限分得很清楚。

    “……我不会麻烦你的。”

    “我也不会蹭你的资源,公开后我们各过各的,你放心吧。”

    导演组给他看那些她在燕城单独录制的素材,当看到她敛去明艳眉眼间的英气,好不容易露出点怯弱,十分僵硬地说“只有一点点”的话,或者是她说的那句“活着就是惊喜”,宋砚明白她没那个意思,不过是镜头面前装装样子。

    这不是挺会说的吗,哪怕是假的也让人有点受不住。

    男人轻叹,清沉的嗓音里带着无奈:“采访就到这儿吧,赶不上今晚回燕城的飞机,我就真要回家跪搓衣板了。”

    温荔对此毫无所知,等到晚上导演组发来“ok”的讯号,一人坚强开始直播。

    “大家好,今天宋老师不在家,让我们嗨起来!”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