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顶流夫妇有点甜 > 入坑第九天

入坑第九天

作品:顶流夫妇有点甜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完了。

    这下不光是她人设崩。

    他人设也跟着崩了。

    宋砚接吻的时候习惯掐着她下巴,拇指和食指一捏,舌尖再用力,齿关就被撬开了。

    这是他自从跟温荔开始亲昵后不自觉养成的习惯,因为她经常忘记要张嘴。

    修长白净的手指抚上下巴,温荔大感不好。

    顾不得面子,她立刻大声说:“我没关摄像头你冷静点!”

    宋砚立刻愣住,神色略有些呆滞。

    萦绕在她周身那侵略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低沉的呼吸突然间像是被攥住没了声响,好半天他都没说话。

    温荔面如滴血,伸手挡住眼,磕磕绊绊地说:“那什么,你……先起来。”

    宋砚用胳膊抵着床,缓缓坐起来,仰头看了眼天花板墙角的摄像头。

    那显示正录制中的小灯像是接收到感应,倏地一声熄灭了。

    大脑空白了好几秒,他终于信了温荔的话。

    宋砚闭眼,低啧了声,埋怨中更多的是羞惭:“你搞什么?”

    他平时对人比较冷淡,但嗓音低冽醇厚,说话也文雅,语速适中,大多时间给人温润斯文的感觉,很少用主观情绪如此外放的语气质问他人。

    “节目组台本啊。”温荔坐起身,可怜兮兮地抱着膝盖,“说是有摄像头怕你不好回应,然后我就——”

    然后她又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甩锅辩解:“都是节目组要求的,跟我无关。”

    宋砚叹了口气。

    自作孽。

    换句话说就是明知前面有坑,心里有准备,眼前是诱饵,他还是往里跳了。

    他当然不能因为刚刚没控制住自己就怪温荔,也不能怪节目组。

    温荔听他就是叹气也不说话,探过头来:“宋老师,你还好吗?”

    宋砚睇她,伸手将她的脸一把撇开,难得抛开风度,语气冷淡:“好你个头。”

    她有些心虚,又厚脸皮地把脸转了回来,仍坚定自己没错:“那你也不能怪我。”

    他低声说:“我没怪你。”

    “那你生气了吗?”

    宋砚觉得她这问题没头没脑:“我生什么气。”

    温荔也不好说,大家都是公众人物,镜头前装习惯了,私底下也不自觉端着,小心翼翼瞥他的腰下方,没察觉到异常,他的脸色好像已经淡定下来,又变回了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月光。

    她哦了声,随口说:“我以为我刚那么叫你把你恶心到了。”

    宋砚淡声:“没有。”

    温荔放心了,反正摄像头已经关了,干脆盘腿坐在床上跟他闲聊起来:“我刚本来还想叫你学长来着,但是一想我们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这么叫太装嫩了,就算了。”

    从高中毕业,再到远赴海外,再到回国出道,都已经隔了这么长时间,当初再碰见宋砚时,本来嘴里也是脱口而出想叫一声学长,因为有攀附或是讨好的嫌疑,琢磨半天还是按圈内的辈分来,叫他一声前辈,后来慢慢地又改成了宋老师。

    那时候谁能想到他们会结婚。

    听到她提起以前,宋砚喉结翻涌,微微侧头说:“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七老八十你不也是我学妹?”

    他起身,下床,蹲下身子收拾落了一地的水果。

    温荔也跳下床跟他一起捡。

    “盘子碎了小心割到手。”他低着头都没抬眼,语气却是在命令她,“别捣乱。”

    床上床下果然两种口气,温荔莫名想到他刚刚叫她“小嗲精”。

    这称呼真是又肉麻又黏糊,听了胳膊肘起鸡皮疙瘩,心里也痒。

    “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表现怎么样?不好的话我们要不要再重录一遍?”

    宋砚失笑:“还想再撒一次娇?”

    “你想多了好吧。”温荔立刻辩解,“我就是怕到时候效果不好,播出的时候被郑雪压一头。”

    就她一个人的台本,要比得过谁?

    宋砚拒绝:“挺好的,”顿几秒又温和了语气,“饶了我吧。”

    被拒绝了,内心那蠢蠢欲动的想法被拦截下来,温荔抿唇,不屑道:“切。”

    -

    因为这个劲爆素材,导演激动得第二天就让剪辑把预告剪了出来。

    幸好昨晚也不是直播,事关公众形象,还没等导演先斩后奏,头天大清早,宋砚就去找了导演。

    无剧本综艺,素材全靠嘉宾发挥,嘉宾当然有权提出合理的删减。

    到中午,温荔也下楼找他谈了。

    她进来的时候,全组的工作人员都盯着她看,平时高功率聚光灯面前眼睛都不眨的温老师头一次躲避众人灼灼的眼神,拉下脸皮让导演给她和宋砚留点面子。

    两个当事人都这么要求了,导演只好忍痛答应,除了消音,还会将画面进行删减。

    于是阉割版的预告片在第三天中午全平台上线。

    官微定时发布,刚发就买了个热搜,粉丝很给力,没一会儿就给话题刷上了第一。

    #人间有你盐粒夫妇第一期正片预告#

    就三十秒,删掉了温荔隔空跟摄像组争辩的画面,一开场就是搞怪背景音乐。

    「就三十秒?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手机流量包月50g!你踏马就给我三十秒?」

    「算了兄弟们有三十秒就不错了起码有同框了知足常乐」

    然后是网上冲浪选手熟得不能再熟悉的美人鱼梗。

    「宋先生,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我们是cp粉,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我老婆跟我撒娇了」

    「什么撒娇?」

    「就是那种,嗲嗲的,让男人难以抗拒的……」

    然后画面直接跳到温荔给宋砚喂水果那段,后期搞事还特意加了暧昧的音乐,集肉麻与羞耻为一体,融社死与尴尬为一身。

    「温三力你变了你不是我心中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美人这你还不上你是不是不行!姐妹们把“宋砚不行”打在公屏上」

    「宋砚不行」

    「三力要不是看你长得美我他妈都想打你什么破烂演技」

    「跟其他男艺人演偶像剧甜甜蜜蜜,跟自家老公拍综艺僵僵硬硬,不愧是你温!三!力!」

    「刚刚我男朋友让我给他买皮肤,我一把给他推开把这个视频丢给他让他好好跟三力学什么才叫真正的猛男撒娇,兄弟萌我做的对吗?」

    「宋砚:老婆不会撒娇还能离咋地,凑合过吧」

    到二十秒的时候,画面黑屏了。

    只有声音。

    “小嗲精,关了摄像头到底想干什么?”

    “人家像吃葡萄。”

    “我看你是哔哔——”

    搞事后期再次上线,配上一行委屈的字幕“应广电与嘉宾要求,该画面不宜播出”。

    潜台词就是“不是我们不想放画面,是广电和你们正主不让放”,用心极其阴险,把节目组摘得干干净净,顺带引起无限遐想,此等招数堪称后期婊中的战斗婊。

    结尾这一出儿,评论直接疯炸。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前排重金聘请计算机大神恢复声轨!!!」

    「你是什么!!!你是什么!!!啊!!!!」

    「能不能把这俩请过来配个广播剧片酬我们众筹!@狗耳fm」

    「把狗骗进来杀是吧?你们开狗肉铺子的?」

    「结尾一个大招直接给我送走了」

    「节目组爸爸我买个超前点播行不行,要不你直接开个打赏通道咱们网盘见」

    「有什么是我们这些包年vip不能听不能看的吗」

    节目组只买了一个热搜,剩下的#宋砚到底说了什么#、#小嗲精温荔#以及#人间有你预告片神后期#

    一系列的联动热搜都是自然热度。

    预告片上线两小时,主平台播放量当即刷新纪录,是早几天发的其他三对嘉宾的预告片总播放量总和1.5倍。

    可能是由于预告片过于羞耻,这条预告片宋砚和温荔谁都没转发。

    两个人的最新发布微博还停留在几天前,配合广告商发的广告微博。

    评论区惨不忍睹,粉丝怒冲。

    宋砚:「广告文案」

    「美人你到底说了什么虎狼之词节目组都给你消音了!!」

    「你是不是发病了?你是不是困了?你是不是欠打?到底是什么啊!」

    「热评二的猜测也太普通了吧,大胆猜测是开车了」

    「绝对是开车啊画面都没了盲猜一个美人把三力酱酱酿酿了」

    盐粒超话向来神仙云集,没画面算个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预告片发布没几个小时,众多神仙文笔的太太那不可描述的小短文就写出来了。

    「妈的你以为没画面就能难得住我们这些老色批吗」

    「色批人!色批魂!色批人都是人上人!」

    而温荔的微博评论区显然就和谐多了,齐刷刷一列下来都是整齐的:

    「嗨,小嗲精!」

    温荔:“……”

    她实在忍不住,回了热评第一。

    「只是台本人设而已!」

    温荔数据组回复:「呵女人,你嘴硬的样子真可爱」

    温荔粉丝后援会回复:「她急了她急了她急了」

    小嗲精手里的小葡萄回复:「当面对质敢不敢@宋砚」

    在家刷微博的温荔恼怒异常,跑到书房,指着宋砚的鼻子,怒气冲冲:“你要是敢去我微博下面留言你就死了!”

    正准备发送评论的宋砚:“……”

    -

    有了预告片的预热,第一期正片上线的当晚八点,因为新进用户过多,短暂地造成了平台的短时间卡顿罢工。

    首期节目时长两个小时,台本比重不大,大都是嘉宾前采和在家的日常。

    前采环节由嘉宾们分别录制,为的就是考验夫妻的默契。

    当问到为什么来参加这档节目时,其他三对的嘉宾的回答都很浪漫且熨帖。

    尤其是当播放到关注度最高的两对cp时,双方各自获得弹幕糊脸的待遇。

    镜头前的陆鸣笑容温柔:“平时通告忙,没什么时间陪她,所以想接这个机会多和她相处相处。”

    郑雪也笑得温柔:“算是一种对生活的记录吧,老了以后还能坐在一起看。”

    到宋砚和温荔的画面。

    温荔采访的时候没收到提示,这些问题也没提前告知她,想了想,笑着说:“赚钱啊。”

    宋砚的回答也很诚实:“你们给得太多。”

    「?别说害挺默契」

    「温三力你这种表现让我很怀疑那句“活着就是惊喜”是不是你找的代笔」

    「过于真实以至于不知道该吐槽什么」

    「盐粒,不愧是你们」

    「想从你们俩嘴里听句情话怎么就那么难呢?嗯?」

    本来弹幕礼仪是到各自正主的镜头,别家粉就不该再刷屏了,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

    「笑死就这???cp粉舞啥呢?」

    「嗯嗯嗯就这就这,你们家工业糖精甜的不要不要哒」

    「就这还碾压你们正主,镜头给到我们家的收视率直接爆点了哦气不气嘻嘻嘻」

    盐粒家cp粉多,阴阳怪气大师更是数不胜数,最后这场阴阳怪气battle以挑事的弹幕被举报删除,发言人因涉嫌恶意引战被封号三天为结果。

    第一期宋砚有大半的时间都在外地拍戏,夫妻俩分开录制,糖已经在直播和预告中被剧透得差不多了,一期节目下来,粉丝们陷入巨大的空虚之中,开始敲碗求第二期。

    等节目播出温荔才知道宋砚临时回家,还有她撒娇全都是被节目组给套路了。

    但没办法,签了合约就得好好完成工作,宋砚都大度没计较,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首期节目开了个好头,第二期节目组决定搞点花样。

    之前合约里写得很明白,嘉宾们会有合体录制环节,温荔以为起码要到五期之后,没想到第二期就要合体录制。

    这其中原因大家混圈的也明白,节目组要的就是收视爆点。

    而且录制地点也不是在燕城,而是节目组背靠的卫视台所在城市。

    艺人本就是要各地飞,明面上说是出差,其实也就是普通工作。

    出发去往机场的路上,趁着摄影师跟他们不在一辆车上,温荔暂时关了车载摄像头,郑重其事地对宋砚说:“宋老师,一切就拜托你了,不求气死陆鸣和郑雪,起码也要把他们踩在脚下!”

    看他一脸不咸不淡,温荔咧嘴笑得很阳光,开始给他吹彩虹屁:“你拿过最佳男演员,我相信你的演技,你一定带得动我。”

    宋砚今天神色穿了件浅色外套,柔软的碎刘海放下来,显得年轻散漫。

    他没理她的彩虹屁,反倒问她:“两年了还没忘记他?”

    “肯定啊,那我能忘得了吗?”温荔说完这句话就看他侧过脸去看风景,一脸的不想聊,努努嘴问他,“你干嘛啊?当工具人觉得委屈了还?”

    宋砚侧眸打量她,嗓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太太把我当工具人,我不该委屈?”

    “那你是不乐意帮我了?”温荔顿时泄了气,觉得这队友好没意思,“不乐意你早说啊,今天你都不用来了,在家躺着多舒服。”

    明明答应过来录节目,那就该说到做到,现在又在这儿阴阳怪气。

    还是说他嫌自己小气记仇?

    可是两年前被骂得那么惨的又不是他,他懂个屁。

    温荔坚决自己没错,转过头去看靠自己车窗这边的风景。

    这姑娘真是——

    他心里非常无奈,但又拿人没办法。

    宋砚深吸两口气,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说服自己的,低声道:“没有不乐意。”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