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虫族之霸总的雌君 > 第 24 章

第 24 章

作品:虫族之霸总的雌君 作者:乙醇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二十三章

    柯米尔和陆承乾商议着双亲见面的计划没多久,柯米尔就从恩那里接到了要求他去准备军事大典事宜的提前训练。

    “开什么玩笑?”第四军区,柯米尔对临时把他召唤回去的恩说,“我都约好了,这两天有要紧事情要做。”

    “什么事,能比得过大典重要?”恩淡然把一个调令书丢给柯米尔,自从他家里发生了事情,然后又从家里回来,整个军雌好像多了不一样的气质。

    但柯米尔还是老样子,这个事情,实在有些太超出他的计划了:“能不能推掉?”柯米尔道。

    恩真的霸气了许多,面对柯米尔的拒绝,想也不想,直接回绝,道:“中央军区来的调令,我怎么回绝?还是你觉得我会让你,为了这个大典的事情,就不允许你和雄虫交往?”

    莫名地,既有了点高高在上,又有了些仿佛看破世俗的无奈。

    柯米尔也想起了他家的事情,道:“恩,你家里……”

    “不用,”恩直接拒绝,他道:“这次我能找我公公那边,把事情安抚下来,还是因为我这个上校的位置坐得稳,柯米尔,听我一句,不要为了雄虫,放弃自己在军部的地位,这很重要。”

    如果有一天婚姻崩塌,仕途还是能够挽回婚姻的最后一个渠道。

    柯米尔想了想,不可否认,恩的观点,在以前一直也都是他的想法。只是最近和陆承乾在一起,他才开始有所松动。

    “那好吧,”柯米尔想想,接过了调令,然后道:“这之后到年底,就没事情了吧?我不希望到时候结婚,还要被军部临时调走。”

    恩轻嗤了下,但不是针对柯米尔,只是笑,哪怕天底下再多的军雌,用血的教训趟出来了一条路,但是还是有数目不少的军雌,前仆后继地往里跳。

    不过,大家都这样,他又有什么可以笑的,自己不也是一样?

    恩点了点头,同时把一起寄过来的中央军区的身份卡递给他,道:“年底都不会再忙了,再有事情,我顶着,足够了。”

    柯米尔“嗯”了声,点了点头。

    -

    回到了家里——陆承乾的公寓,柯米尔看见了好像正准备收拾出去的陆承乾,他上前,抱了陆承乾一下,然后,短短一下,就又放开,弯身换鞋,自顾地说:“我军部那边有点事情,又得叫我去了。”

    陆承乾伸出的手臂还悬在半空,没能揽上柯米尔的腰,柯米尔就从他怀里退了出去。

    陆承乾原本被柯米尔的主动拥抱还感觉到信息,现在,柯米尔很洒脱地在哪里自己换鞋,他就冷着脸,“嗯”了一声。

    柯米尔抬头,还以为陆承乾是为自己要爽约而不高兴,他道:“抱歉啊,那边真的拒绝不了,所以见我叔叔的事,得先搁置下来。”

    他转身,去自己的客房——不如说是陆承乾新给他辟出来的房间,去找行李箱。

    一方面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见家长的事,另外一方面,则是柯米尔如果敢闲在家里超过24个小时,他养父就又该开始嫌弃他了。

    为了避免此事,柯米尔就开玩笑,对陆承乾说,要不然你让我去你那避避啊。

    出乎柯米尔意料,陆承乾也笑着答应,说可以。你来,我就准备。

    于是,陆承乾的公寓里,就从单个雄虫,改成了一雌一雄。

    柯米尔过来就真的纯属避难,什么多余的想法也没有,偶尔会去陆承乾的卧室,办公室,书房里逛逛,也还会去到陆氏去找陆承乾,但除此之外,好像就真的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原来还能牵个手,接个吻,哪想到,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些是真的就全都消失了。

    陆承乾是雄性,对这些天然不会拒绝,只是照顾柯米尔,不想让他觉得不舒服,这才处处礼让。

    但现在是真的有点窝火。

    陆承乾走过去,看见柯米尔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箱,正在往外推,他诧异,道:“你住在那里?”

    “嗯,”柯米尔点点头,他道:“一军区有准备的房间,都是封闭式训练,连媒体也不让进,生怕一点泄露,”柯米尔无奈地耸了耸肩,谁知道,一个月后就要直接军事的演习,中间隔了一个月而已,干嘛搞得神神秘秘的。

    他叹气,说:“反正时间一定要推迟了。”

    见柯米尔也有无奈,陆承乾倒没那么大的气了,他依靠着门框,道:“通讯设备还能用?”

    “可以!”柯米尔向他举手保证,说:“陆总放心,陆地通讯一定通畅!”

    陆承乾也笑了下。

    他微微颔首,优越的下颌线优美流畅,五官锐而锋利,只是他的眼睛总是无端含了一泓秋水,也是他看起来温文儒雅的来源。

    带着这样的目光,柯米尔看着陆承乾,就很想给他一个吻。

    他这样的年纪,已经不是纯情的小雌虫少年,只是陆承乾这位雄虫都没有先表示,柯米尔只会显得孟浪——所有内版的贴子都告诉雌虫要矜持,不能虎狼!柯米尔今年进去举报删陆承乾相关的绯闻帖次数太多了,把里面好多已婚军雌的金科玉律都听进了耳里,现下暂时和陆承乾住了一个地方,更是奉为圭臬,平日里连对视都不敢太多。

    柯米尔压抑了一下冲动,他动了动手指,然后自己把行李箱的把手握紧,推着箱子走出去。

    途中,陆承乾想要接手,柯米尔没让,甚至还侧着避让过去。

    让陆承乾凝在脸上的笑有点逝去。

    但是,陆承乾又说了送他,柯米尔说有车来接。

    陆承乾说不如先去吃个饭,柯米尔说他回来路上已经吃过了。

    陆承乾再说……他也看出来了柯米尔急于离开的意思。

    柯米尔心说抱歉,我怕到时候多看一眼,真的再忍不住。

    陆承乾和柯米尔说一路顺风。

    这次柯米尔没有说不,他转了头,很快,道:“对了,忘告诉你,我之前有一段时间一直待在家里,不是放假,是检察署那边停了我的职,现在也还停着,所以你在四军里,听他们都叫我中校,而不是五营长。”

    柯米尔生怕陆承乾误以为他一再地表示拒绝,想了想,还是把这个早就应该告诉陆承乾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至少,不要表现得一味拒绝嘛。

    柯米尔推着行李箱,走到玄关,没看见,陆承乾有些怔愣的神情。

    陆承乾看着柯米尔一步一步走进了电梯,门关上之前,柯米尔同样还在向他摇手。

    陆承乾犹豫了会儿,然后,也跟着晃了一晃。

    他掀起了纱帘,倚在窗畔。

    他回想着刚才柯米尔说的停职的事情。

    那时候,刚刚好是他和柯米尔交往两个月,然后,他们意外一夜。

    事情真的会有这么巧合?

    陆承乾想起来他那位身为检察署署长的舅舅,而且,对他颇为疼爱。

    也熟知他和柯米尔交往的事情。

    陆承乾有些头疼地抚了下额头,不确定他舅舅在里面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然后,他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

    中央军区,一军区内,柯米尔从后勤那里领到了自己被严密检查了一天的行李箱,终于可以提着回去。

    每年十月下到十二月初之前,主要集中在十月、十一月,都是军部大典之前的训练时间,会从各个军区抽调骨干,以及往届的金牌教员,让他们把从各军提出来的军雌们,打造成一支金牌队伍,在十二月大典时,向公众交待一年的训练成果。

    柯米尔是他们这群各部队里抽调出来的总教员,很多抽调过来的教官,柯米尔都熟悉,他向他们打招呼。

    迎面走过来的是安维,四军区的老宿敌,五军区的教官,不过,柯米尔与他私交还不错。

    “嗨,安维!”柯米尔对他道。

    安维也向柯米尔热切地打了招呼。

    他道:“中校!好久不见你!”

    他上前来和柯米尔共同拥抱了下。

    他看着柯米尔手中的行李箱,道:“怎么不让手底下的小兵来做,还要亲自做这种事情?”

    柯米尔笑笑,道:“我本来都出了军区,回家待了两天,哪里想到,又被我们上校给拎过来了。”

    “拎过来好,”安维拍着柯米尔的肩,他随手招呼过来一个军雌,让军雌把柯米尔的行李送到宿舍,然后拉着柯米尔,道:“我们该好好吃一顿了,一军区的食堂,比你我的食堂真的好上不少。”

    柯米尔原是想送过了行李就回去的,不成想,被安维截了道,他想想,觉得也不错。

    然后道:“那就去吧。”

    等再从食堂里出来,安维走得快,他指着前方,道:“嘿,你看,这什么运气,检察署的署长也在。”

    果然,顺着他视线看去,署长身形挺拔,很是鲜明。

    然而,柯米尔却愣住了。

    他看见,署长身边,停着的是他下午才分开的那位雄虫。

    “不是说不认识吗?”

    柯米尔嘀咕着。

    他走上前去。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