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深渊吻玫瑰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品:深渊吻玫瑰 作者:南风有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傅竟棠这半个月一直在忙活花店的事情。

    七月中的天气本就有些浮躁闷沉。

    这几天她找了装饰公司来重新装修店面,她比较喜欢田园风,浪漫而清新。设计了版型,订好了板材,还有一些装饰品。

    需要整理的实在是太多了,她上午的时候清理掉了枯萎的花材,整理之前店老板留下的现货花材,订了三个保鲜柜。从早上忙到了晚上,傅竟棠上了二楼。

    二楼原本是原来的店老板偶尔居住的地方,有时候晚上太晚营业就住在这里。就只有一张床,一张矮桌跟一个简单的卫生间还堆放一堆干花花材。基本上没有什么装修风格,都是简单木业的混搭,但是二楼整体的空间是很大的,估测有15到20个平方左右。傅竟棠晚上的时候去了一家家居中心,订了一张单人床,还有一张书桌,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准备重新装饰一下二楼,以后忙的时候也可以住在这里。

    晚上吃完饭,傅竟棠坐在沙发上拿着ipad浏览着某些招聘页面,她原本想要招一位花艺师,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行业内卷太严重,算了,还是自己来吧。

    接着她发布了一条招聘广告。

    她想招聘一位店员,只需要懂一些花材保养的正常知识就可以了。

    兼职也可以。

    薪资可以按小时计算。

    海城各大院校很多,应该有很多想要兼职的学生。

    傅竟棠在大学期间,周末跟闲暇空余的时候都会在一家花店做兼职。

    忙到了晚上11点,她准备睡了。

    看了一眼手机。

    周:“来海城了准备做什么工作,我记得你以前是在做花艺培训方面的工作。海城也有几家不错的培训中心,我正好有个朋友他就是做这方面工作的,需要我介绍一下吗?”

    “不用了,我准备开一家花店。”

    从小傅竟棠就喜欢跟这些花花草草在一起,她喜欢沉默喜欢独自一个人,以前在傅家的时候,应明姝有一个花房,傅竟棠几乎每天都会过去看看。她喜欢这种被花包围的感觉,浪漫而温馨,不用应对那些复杂而无聊的事情。

    “选好地址了吗?”

    “选好了,正在装修,在三中附近的清云巷。以后周哥来这里,我给你打折。”

    “什么时候开业?”

    “七夕之前”傅竟棠算了一下时间,装修结束。她招到店员,将所有的花材整理好,估计8月份就可以了。

    “好,我到时候会去捧个场。”

    “那我肯定能认出你来。”

    “哦,在你心中,我是什么样的。”

    “头发微微长,戴着眼镜,喜欢穿运动装。“傅竟棠想了想脑海中的画像,”看上去很斯文。”

    虽然她跟周哥认识时间很长了,但是并没有爆过照片。

    周哥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她的哥哥,长辈。

    他似乎懂很多知识。

    她遇见任何的问题都可以问他。

    他都会告诉自己。

    又像是老师。

    -

    周六上午。

    傅竟棠昨天晚上搬了一晚上的装饰木板,被苏迪一个电话叫醒的时候胳膊还有些酸痛。

    “嗯,什么?”她摸着手机。

    声音都有些迷糊。

    “宋林川是不是回来了?”

    “啊,他应该还没有回来吧,我昨晚上跟他聊的时候他说要过几天的。”

    “你来燕听咖啡厅,就是图书馆往南走的那个街道拐角第二家。”

    似乎没有听到傅竟棠的声音,苏笛压低嗓音,“快点快点,再不来就让这对狗男女跑了。”

    傅竟棠是十五分钟之后赶过来,从她家的公寓到图书馆地铁只需要过4个站,苏笛拉住她,两个人坐在卡座上,看着不远处靠在窗户的一桌。

    宋林川跟一个陌生女人坐在这里。

    两个人似乎是交谈甚欢。

    苏笛压着嗓音,“我有个采访,今天过来买点资料,你猜我看见什么了,就看见这两个人在这里举止暧昧。”

    傅竟棠,“不会的,应该是有什么合作。”

    “什么合作,你是没有看见,他们两个人已经在这里聊了半个多小时了,这个女人在递过去一份文件的时候,还握住了宋林川的手。”

    傅竟棠远远看着宋林川跟坐在他对面的女人,那女人看上去应该二十来岁的样子,很年轻,妆容精致,五官美丽。她跟宋林川在交谈着,从包里拿出一支笔,递给宋林川的时候,顺势握住了宋林川的手指,似乎是在撒娇一般。

    苏笛瞪大眼睛,咬着牙,“你看!!”

    她似乎想要站起身冲过去,被傅竟棠压住了。

    傅竟棠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拨通了宋林川的号码,第一次,被挂断了。

    第二次,宋林川看着打来的电话,才选择接通。

    “竟棠啊,有事情吗?”

    “你在忙吗?”

    “啊,我在家里,我准备在跟父母相处几天就回去。”

    “你现在也在家吗?”

    “啊...对,对啊。”宋林川说着,忽然一转头,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傅竟棠。他一慌,站起身,对面的女人看过来,宋林川往这边走的时候,对面的女人抓住了他的手,“林川,机会只有一次,我希望能够跟你一起。”

    宋林川犹豫了,他唇哆嗦了一下。

    两个挂了电话,无声。

    -

    走出咖啡厅。

    “草!”苏笛忍不住了,“受不了,竟棠,你刚刚就不应该拦着我,看我上去锤爆他们两个!!”

    看着傅竟棠没有出声。

    苏笛以为她是接受不了,拉住了傅竟棠手,“走,我请个假,下午我们出去喝酒!”

    “不用,我其实..不难受。”傅竟棠也说不出自己内心的感觉。

    看着宋林川劈腿,但是她心里好像并没有那种,失落,难受,想要哭的感觉。

    苏笛看着傅竟棠脸上的表情,“你真的没事吗?”

    她摇了摇头。

    -

    回到了花店,装修的师父还在忙。

    傅竟棠来到了二楼。

    楼下是装修嗡嗡的声音。

    傅竟棠的内心却很平静。

    她对宋林川,好像并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在陌生的地方,距离这里2000多公里的安城,她忽然过敏躺在病床上,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在病房里面躺了两天,三个舍友都在毕业后各奔东西,那个时候,傅竟棠每天晚上,闭上眼睛,耳边就是黑夜静谧的声音。

    宋林川过来给她送了粥。

    傅竟棠想,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她答应了宋林川。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渴望温暖。

    随便一点烛火,都会让她觉得心有万丈光芒。

    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

    傅竟棠拿起来一看,宋林川打来的。

    她接通了。

    有些话,或许应该说清楚了。

    “竟棠,对不起。”宋林川也没有给自己找借口,“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不对。”

    不等傅竟棠回答,宋林川又说,“竟棠,我..我其实是喜欢你的,大学的时候,你真的很完美,漂亮,成绩好。追求你的人很多,但是竟棠,你太无趣了,你除了这一张漂亮的脸,你整个人的性格如同白开水一样,我跟你交往这几个月,我们只牵过手。”

    女人抿着唇,声音沙哑而有点冷嘲,“所以,你觉得,交往几个月,就能随便睡是吗?所以你觉得,一个女生跟你交往几个月,就是默认答应跟你上.床吗?”

    “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似乎有点被戳穿的透明,宋林川怔了一下开始辩解。“你很漂亮,你有着一张顶级的脸蛋,但是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有些味同嚼蜡。”

    “宋林川,我们分手吧。”傅竟棠轻轻的抚了一下眉心,挂了这一则已经没有必要在进行下去的通话。

    -

    周日。

    原本正在休息的南周律师,紧急开了个会。

    会议室里面,只有六个人。

    方唯的面色有些凝重,“宋林川跳槽去了龙兴律所,还带走了许若梅跟两个客户,许若梅的案子一直都是我经手的,这次给了宋林川,没想到成为他一个跳板,拿着直接去了龙兴,那两个客户,分别是远伟科技跟佳旅酒店的法律部对接人,虽说值不得多少钱,但是南周的脸面被狠狠的打了一下。”

    “许若梅是康馨房地产的经理,这下算是把这个资源白白送给了龙兴。”

    “宋林川也太不要脸了吧,傅老板赏识他给了他这么好的机会,他转头跳槽了。”

    “龙兴那边好像对宋林川的到来表示非常满意,他一个刚刚过了实习的律师,龙兴现在想要重点培养了。”

    “把许若梅这个资源拉过去,龙兴当然满意了。不过失去这一个资源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对于龙兴来说就不一样了,虾米见了一个小鱼也高兴的不得了。”

    “龙兴也就干这种地痞流氓的勾当,你知道他们怎么带走了宋林川吗?龙兴创始人徐振科的女儿徐蓓蓓跟宋林川好上了,宋林川相当于是徐振科的女婿了。”

    这话一出——

    方唯挑眉,“姚哥,真的吗?”

    宋林川可是傅竟棠的男朋友啊。

    姚东,“当然是真的,我老婆认识徐蓓蓓。”

    原本一直脸色淡漠的傅廷舟手里一直转着一根钢笔,似乎对宋林川带着客户跳槽龙兴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毕竟走了几个虾米,对南周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他听到宋林川跟徐蓓蓓在一起的时候,手中的笔掉落到了桌面上,发出‘吧嗒’一声。

    男人干净修长的手指点了一下桌面。

    傅廷舟看着姚东,“你确定?”

    “当然了,我女朋友有徐蓓蓓的微信,徐蓓蓓这几天天天发一些甜蜜恋爱之类的图片。”

    傅廷舟往后躺了一下,转动着大班椅,看上去似乎心情极佳。男人薄唇一勾,“挺不错,散会吧。”

    散会之后。

    原本今天就是休息日。

    要不是因为宋林川这事,几个人还在家里呢。

    方唯跟沈自南回到了办公室,“你说,老傅会不会是因为宋林川这个事,搞得神经不正常了?他刚刚竟然还笑了,我有多久没看见他笑了,宋林川带着资源跳槽龙兴他还能笑起来,还把他妹妹傅竟棠给绿了...”

    “宋林川这个人,没有想到,人品这么差。这可是你招进来的。”

    “沈自南,你这是往我身上推锅!”方唯拿出手机,“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我去安慰一下竟棠,我下午找傅竟棠玩一会儿,她好像一直在忙花店的事情...要开业了。”

    方唯晚上约了傅竟棠出来吃饭。

    傅竟棠其实并不难过,但是方唯一幅天下渣男不得好死的样子,拉着她来到了一家烧烤店。

    方唯端起来一杯酒,“你放心,我们律师所年轻优质的帅哥多了去了,唯姐明天就给你安排介绍,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傅竟棠接过来酒,她看着方唯一口气喝了,自己没办法也喝了一口。

    没有想到刚刚推掉一个约她吃饭安慰她的苏笛,又来一个热情如火的方唯。

    “我其实没事的,我觉得,我跟他就是不合适,当初在一起也是我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内心,被短时的温暖蒙蔽...”

    “不要给渣男找借口!宋林川转手带着南周的资源跳槽去了龙兴,跟龙兴创始人的女儿徐蓓蓓搞在一起了。”

    傅竟棠没有想到,宋林川竟然带走了南周的客户,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原来那天在咖啡厅里面的女人,是徐蓓蓓啊。

    “来喝酒,今天姐来就是为了陪你发泄的!”

    傅竟棠想要拦着方唯,“唯姐,你少喝一点。”

    一来二去,傅竟棠喝了不少。

    她很少喝酒。

    连着几杯下肚,脸颊如同火烧一样,眼前也有些模模糊糊的了。

    -

    晚上10点。

    一辆计程车停在岚庭曦园一栋别墅门口。

    方唯下了车,敲着门。

    过了两分钟,傅廷舟穿着一身烟灰色睡衣走出来,她看着差不多要趴在地上的方唯,傅廷舟将她扶起了,皱了眉,立刻打电话给沈自南,“方唯喝多了在我这,把她带走。”

    方唯打了一个酒个嗝,“老傅啊,我把你妹送来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住哪..”

    傅廷舟看着方唯。

    我妹?

    傅廷舟看着坐在车内的傅竟棠,带着明显不悦,“方唯,你带她出去喝酒了?”

    他付了车钱,将傅竟棠抱出来,一路来到了客厅,将她轻轻放下。

    接着去把方唯扶进来,方唯一进门,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傅竟棠喝的不多,但是思绪已经乱了,对于不怎么喝酒的她,几杯酒下去,就已经迷迷糊糊的。

    走路都有些不稳。

    但是她很安静,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不吵也不闹。

    傅廷舟走过来,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擦着她的脸,“喝了多少,还记得我谁吗?嗯。”

    “廷舟...廷哥...”

    看来她还没有醉跟方唯一样睡昏过去。

    男人闻到了她一身的酒气,微微皱眉,“你怎么跟方唯混到一起的,她喝酒厉害着,你啊,喝两杯就醉了。”

    傅竟棠坐着有些不稳,就像是上学的时候困顿至极但是有想要听课的乖学生一样努力让自己坐直一点。

    傅廷舟看着她这幅样子忍不住一笑,“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竟...竟棠。”

    “我是谁?”

    “傅...傅..廷舟...”

    “那我是你什么人?”

    “哥....”

    “不对。”

    “哥...廷舟哥...”

    傅廷舟一直知道傅竟棠有个毛病,那就是,她醉酒之后。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很听话,估计傅竟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小毛病。

    毕竟之前几次醉酒,都被傅廷舟逮住了。

    傅廷舟坐在沙发上,他拍了拍身侧,“过来。”

    傅竟棠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过去。

    “坐下。”

    傅竟棠坐下来。

    女人一身酒气一双眼睛带着水光,白皙的脸颊泛着红,唇瓣也是红红的,她似乎在等待下一个指令。

    “亲我一下。”

    柔软的唇瓣碰触到男人的下巴上。

    只是轻轻一蹭。

    傅廷舟眸光暗了一下,然后骤然亮起来,他握住了她的手指,怀中是酒精跟淡淡花香混合在一起。

    男人低头看着她,那一脸的醉意的女人,此刻美的像是一株又艳又绝的海棠花。

    “竟棠。”傅廷舟的声音沙哑起来。

    他伸手,食指点了一下自己的唇,“竟棠,亲这里。”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