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后我继承了乌鲁克 > 半年

半年

作品:穿越后我继承了乌鲁克 作者:何易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段经历只能说是接下来的繁忙的日子相比只能说是一个小插曲。在那之后,又过去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

    如果说最开始还有人会对所谓的“灾难”“危机”持有怀疑的想法,但是在越来越多的异变出现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大地上后,残酷的事实令人无法再抱有任何侥幸的幻想。

    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出现在南部城市的奇异密林,以及被派去探索却失去了踪迹的assasin风魔小太郎和saber天草四郎时贞、库撒市的那些在睡梦中离奇死亡的居民们、在北部解体了巴比伦城而建立起来的绝对魔兽战线巴比伦尼亚、作为敌人而存在的三女神同盟、不断地袭击着北部城市的自称是“恩奇都”的家伙、与三个月前的敌方魔兽们的总指挥“蝎人”贤者基塔布利尔同归于尽的archer巴御前……

    明明只过去了半年而已。但是在这段小烏尔长高了不到五厘米的日子里,却发生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事情。

    而他们甚至还做不到反击,只能防御与拖延时间,并且尽可能的去救下更多的人。

    但是,即使这样,这片大地上生活着的市民们依旧没有放弃希望。

    时间紧迫到几乎不给烏尔宁加尔独自消沉下去的时间,而在半年前与从者查理曼的对话之后,他很快也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与其陷入负面的情绪,还不如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只是偶尔有些疲累的时候,只要走在乌鲁克的大街上,看到那些依旧在努力乐观地生存下去而奋斗着的市民们,心情确实会轻松不少。

    更何况也并非是没有所谓的希望曙光与转机的存在——

    因为吉尔伽美什曾预言过异界之人的到来。

    不好去打扰忙碌的吉尔伽美什的烏尔宁加尔曾试着从梅林那里了解到相关的信息……总而言之,吉尔伽美什口中的“异界之人”那似乎是来自称作人理存续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的研究机构的人类少年以及他的同伴。

    据说曾经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他此时正作为人类最后的御主而战斗在不同的特异点,为人理的存续而努力着。

    虽然听起来像是什么热血漫男主角一样的设定,但是仅仅是听了几句介绍,烏尔就意识到那位不知名的人类少年所经历的绝不是简简单单的调侃就可以概括掉的。

    ……他一定也经历过了不少事情吧,听起来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呢。不过当然,那位人类最后的御主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烏尔宁加尔会在见面之后亲自去判断的。

    而现在,他还不至于将希望完全压在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真正来到这个时代的“异界之人”身上。

    与其完全寄希望于外力,还不如自己试着解决。

    ……至少在这半年,美索不达米亚的各个城市都是这样过来的。

    它们有的被毁灭了,有的还在抵抗着。

    但是,哪怕最后仅剩下最后一隅,只要人类还存在,他们就不会输。

    ……

    虽然但是,父王,还请你反思一下边睡觉边写日记结果在现在这种紧要关头却找不到记录了你半梦半醒间用千里眼看到的未来景象的重要泥板这种槽点多到不知道从哪里吐起的行为。

    所以当这一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的梅林主动凑过来询问烏尔要不要和他同行去寻回天命泥板的时候,烏尔有些诧异地问道:“父王他想起来把泥板放在哪里了?”

    “似乎是这样呢。只跟我指了个方位就让我去找泥板,真是位会使唤人的王啊。”梅林半真半假地抱怨着,随后又将话题转移了回来,“所以呢?小殿下你要跟我一起吗?”

    烏尔宁加尔摇摇头拒绝了:“不……我有别的事情要做。”

    与吉尔伽美什不同对从者的召唤形式不同,吉尔伽美什消耗的只是召唤时所用的魔力,而从者则在直接构成灵基自行产魔。

    而烏尔宁加尔与查理曼直接的契约却更加偏向正常情况下的圣杯战争,这一点虽然保证了对查理曼的供魔,但也导致了没有单独行动能力的他不能距离烏尔太远。

    也就是说,查理曼和烏尔之间暂时不存在什么无视距离限制进行一些兵分两路的行动。所以即使梅林发出了邀请,但烏尔还是果断地拒绝了。

    毕竟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少不了查理曼的力量。

    容貌惊人的半梦魔倒是对烏尔的拒绝没有表现出什么其他的情绪,好像他真的只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了对方而顺势做出了同不同意都无所谓的邀请而已。

    梅林笑眯眯地对与初次见面时相比要长高了一点的男孩挥了挥手:“那我就不打扰啦,武运昌隆哦,小殿下。”

    “嗯。”

    金发的男孩眨了眨眼睛,然后重新戴上了白色的兜帽。

    “借你吉言。”

    ……

    …………

    ……………………

    魔兽们在现在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那些由吉尔伽美什王亲自召唤出的从者们,除了据说是有着别的重要任务因此而和作为底牌而存在的查理曼一样不能有半分闪失的梅林外,其他的像列奥尼达、牛若丸这些从者则是都驻留在了北壁锻炼并指挥着士兵们防止作为“提亚马特十一子”的其中几类的魔兽们的入侵。

    不得不说,在一般情况下,就算是训练有素的乌鲁克士兵,在力量上也无法与这些从者相媲美。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现在这些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猖獗的魔兽无论在数量还是力量上都不容小觑。虽然说士兵们合力并非无法战胜魔兽,但是与之相对的是会随着战斗而出现的惨烈死伤。

    只是在苏美尔的各城市大多都联合起来抵抗前所未有的大危机的现在,乌鲁克自然不会对其他城市的求助坐视不理。尤其是更靠北部的那些城市,往往都最早也最严重的受到了来自北方的魔兽女神的攻击。

    光是魔兽女神麾下的那位自称“恩奇都”的家伙,就已经凭借着一人之力摧毁了不少北部的城市。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其他城市的救援行动,乌鲁克这边往往在派出士兵的同时也会有从者随行进行指挥,一方面可以更好的抵御沿途和北部城市里出现的魔兽,另一方面也能提高救援的效率。

    ……当然,这同时也是在防备着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假使不巧救援的队伍碰上了那位在北部活跃着的“恩奇都”的这种可能性。

    虽然不能否认这种可能,但是他们也无法对求助的城市见死不救。毕竟对于那些城市里的居民来说及时的援助就目前而言可能是他们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

    只是最近北壁又出现了同样隶属于“提亚马特十一子”的新品种魔兽,数量上也远超于过去,从者们一时间难以脱身,而如果要等夜幕降临魔兽们停止袭击再赶去别的城市援助的话,恐怕等他们到达了那里后也只能给无辜的群众收尸了。

    查理曼虽然对作为“王牌”而必须努力生存到最后这件事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如果真的让他一直什么都不去做的话,那么会第一个嚷嚷着“这样子未免也太逊啦!我才不要!”而拒绝的人也会是他。

    毕竟他就是那么一位正直善良的圣骑士帝,要是让他明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却还要袖手旁观眼睁睁目睹着无辜人民的死去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一点上,烏尔宁加尔与查理曼早已默契地达成了共识。——哪怕他们双方其实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单独谈论过,但就像是早就约定好了一般,一起做出了相同的行动。

    北壁有吉尔伽美什所召唤出的从者们守卫,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这半年他们就是这样不间断地抵御着魔兽潮的攻击。

    而从小于这片土地上长大而熟悉着这里的一切的烏尔宁加尔则负责带着查理曼和部分士兵负责对其他城市的无辜市民的营救行动,将没有反击能力的他们接到相对安全的乌鲁克。

    虽然他们一般情况下要做的只是清理路途上的魔兽,并带领群众安全回到乌鲁克而已。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烏尔宁加尔和查理曼的行动有时甚至比北壁的从者们所面对的一切危险性更大。

    危险源于未知,北壁的从者目前面对的是白日的魔兽群潮,而烏尔和查理曼却无法保证会在离开乌鲁克后遇到其他什么意外的情况。

    但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明知道有危险,但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人。

    有时候烏尔宁加尔也会忍不住想,也许这就是查理曼所说的“查理的宫廷和十二勇士特有的勉强乱来和有勇无谋”吧?这么一想,以前那个无论做什么都要纠结个半天谨慎考虑利弊的自己可能是被带坏了吧……

    不过,这种感觉也不赖。

    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面对危险就去帅气的击退,救下无辜的人……嘛,虽然用有点中二的说法来描述就是“为了正义而战斗”,但是烏尔不得不承认,主动出击确实要比只能躲在后方无所事事要好了很多。

    ……当然,他们现在之所以能行动,主要也是因为真正的死战之日还没有到来,一切尚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而查理曼虽然一直自称是“新人从者”,但他的实力却不容小觑,在这群被召唤来的从者中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也有可能是查理曼“幸运a”的缘故,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行动中都没有遇上什么真正可以被称为“威胁”的存在。以往的更多情况中,甚至完全不需要烏尔出手帮助,查理曼独自一人就能解决沿途上的一切危险。

    就像是梅林一样,虽然他也没有直接参与到北壁的战斗之中,并且据说也在进行一项不能有任何损失的艰巨任务,但是他同时也会不时离开乌鲁克去完成吉尔伽美什安排的别的工作。

    所以查理曼与烏尔宁加尔的行动也没有什么好置喙的。东躲西藏只会令人嗤笑,明明有能力却要为了一个“最坏的可能性”而眼睁睁地对苏美尔人不管不顾让他们送死,这就更涉及到原则上的问题了。

    虽然他们以往没有遇到什么极其不妙的情况,但也早就做好了遇到危机的心理准备。所以在今天这个时候,烏尔宁加尔心里非但没有意外,反倒有了一种“啊,终于来了啊”这样的感觉。

    ……没错,偏偏就是在今天的任务中,烏尔宁加尔在北部的城市的不远处与一个说不上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的家伙重逢了。

    烏尔宁加尔先是看了看警惕地握着圣剑咎瓦尤斯、挡在自己身前的圣骑士帝的背影,随后又抬起头,将视线移到半空中。

    尽管被白色的兜帽遮挡住了大部分面容,但是悬在空中的人还是敏锐地从那随风微动的兜帽下捕捉到了男孩的几缕金发以及若隐若现的红色眼瞳。

    一个是有着神明的血脉的王储,另一个则是作为传闻中的圣骑士帝的从者,无论是谁都有着超乎常人的五感。所以在旁人都没有察觉到时,他们就注意到了从远处正高速行动着即将赶来的异常。

    为了避免与对方在还有着无辜平民的北部城市内部发生战斗的可能性,两人默契地主动在对方按照行动路线来到城市前截住了对方。

    然后他们就成功的遇上了这个人。——绿色的长发、朴素的白色长袍,以及令人只要见过了就难以忘怀的精致面容的……曾经在烏尔宁加尔面前自称【恩奇都】的存在。

    “哼……”

    因为察觉到了两人的靠近而停下了高速行动的【恩奇都】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两人,突然勾起了一个笑容。

    “这可真是……不知道该让我说什么才好啊。”

    面容美丽到突破了性别的界限的神造之子用动听的嗓音叹息着说道。

    “——啊啊,真是令人烦躁。你竟然会在这时候遇到我……这可真是……好运气啊。”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