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红枣枸杞白月光 > 第 22 章

第 22 章

作品:红枣枸杞白月光 作者:三日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周六,机场。

    林简曾经见过在机场里成百上千的接机粉丝,也听过不带任何贬低抹黑的夸赞,只是那些由平生所见所建立起来的认知,都在此时他跟齐玫俩人从出机口走出时土崩瓦解。

    “你凭什么跟林简长得那么像?死人的热度你也蹭?还有良心吗你?”

    “拍出来的照片一会像一会不像,我看你是故意的吧,怎么还有脸出道。”

    在此之前,林简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惹人讨厌,特别是那些用来讨厌他的理由还是源于别人对他的喜爱。

    这不免有些过于讽刺。

    林简很庆幸自己现在脸上还戴着口罩,可以将那些情绪全部掩藏得好好的。

    听着那些话,林简从始至终都没投去过半点眼神,一直目视前方地寻找前来接他俩的助理。

    只是他没动,旁边的那位却是忍不了了。

    “你...”

    齐玫的声音几乎是刚一出来,林简就立马拽住了对方的手臂,低声道:“别管,走吧。”

    在这种地方,跟那些人争执压根就不会讨到好,一个不小心,还容易被冠上辱骂粉丝的标签。

    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拖累了齐玫跟着他一块接受那些本不该有的难听话语。

    林简能很清楚的在那些斥责他的声音中找到齐玫粉丝的赞美关怀,听着他们对齐玫的称呼,林简心里堵着的那块石头都松了松。

    出口处人流量太大,也幸好被柳夏提前派过来的助理有所准备,带的人不少,才能在林简即将被那些愤怒的粉丝丢臭鸡蛋时,冲进去把人隔离开来。

    齐玫一直都跟在林简身侧走着,两人挨得很近,齐玫的那些粉丝也逐渐反应过来,没忍住地跟另外一批人互怼。

    都说粉随正主,齐玫的粉丝也算是在这点上做到了极致,有什么看不下去的事直接就当场解决。

    “吵什么吵什么,人家有主动说过自己跟林简长得像吗?长相都是爹妈给的,人经纪人都已经把童年照发出来辟谣整容了,还追着长相不放有意思吗?”

    “就是,而且这可是公共场合,我可是记得林简以前说过不要打扰到其他人,你们怕不是个假粉吧?”

    “呵,我觉得他们倒是还挺像职业喷子,说不定是被人花了钱过来专程黑人的。”

    大概是有了齐玫粉丝开头,渐渐的也多了些帮着林简说话的声音出现,只是此时的林简两人已经在助理的保护下坐上了车,也就对此一概不知。

    坐在车上的助理频频回过头想要说点什么来活跃活跃气氛,话到嘴边又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车上一片寂静,待开出几分钟后,才有声音出现。

    “你刚才为什么要拦着我。”齐玫面无表情地侧过头,盯着林简。

    林简拉下自己的口罩,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没必要,即使不拦着你,也改变不了什么,你粉丝都在旁边看着,弄不好还会波及到你。”

    “不会,我相信他们都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看着说着这话,目光分外坚定的齐玫,林简顿了一下,企图转移话题:“我没事,倒是你,我刚才好像听你粉丝喊你小名还是外号来着。”

    “你别转移话题。”齐玫皱眉。

    林简依旧不为所动,自顾自地说道:“喊你什么来着...好像是玫玫?还是玫瑰?”

    “......”

    本来车里的气氛就已经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尴尬了几分,偏偏前座上的助理像是终于找到可以插入进来的话题似的,转头很兴奋地朝林简开口:“对对对,林哥你不知道吗,他有个外号叫野玫瑰。”

    “......”当事人齐玫面无表情地扭头盯着窗外。

    原本林简还只把这事当做转移话题的跳板,现在倒是突然来了点兴趣,追问道:“是因为名字吗?”

    齐玫,这名字听起来就容易让人想到玫瑰花。

    而且自从上回造型师给齐玫临时染的头发掉色严重,对方就把洗发水全换成了能够加深头发颜色的牌子。

    不知道是齐玫买的时候没太注意买错了颜色,还是说那洗发水效果太好,总之那头发是越洗越红,颜色还一天比一天深。

    也是因为齐玫长相撑得住,即使头发一天一个色,看起来还是那么好看,柳夏在研究了洗发水牌子以后就没怎么再管过。

    直到现在,齐玫的头发已经接近亮一点的酒红色,要是再暗一点,就真的跟玫瑰花的颜色一模一样了。

    “差不多,跟名字也有点关系,最主要还是因为性格和头发。”

    那助理也是个话多的,开了个头就停不下来,扭头扒在座椅上的模样还莫名的让林简想起钱哆,这两人要是撞一起,肯定很合得来。

    ......

    此时正半躺在飞机座椅上,捂着毛毯打算睡觉的钱哆猛地连打两个喷嚏,惹得隔壁座位上的柳夏还问了句是不是感冒了。

    “应该不是吧,最近天气也没那么冷,我们还天天在家喝生姜可乐呢。”钱哆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把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几分。

    以防万一,还是多盖点比较好。

    “那就好,你们接下来的活动还挺多,感冒了会很麻烦。”柳夏说完还找空姐又拿了条毯子,把钱哆裹成个粽子。

    "后面的工作也和现在一样是分开的吗?"钱哆看向柳夏,打着商量继续道:“以后能让我们三一起吗?我还是想跟他们一块。”

    柳夏正拿电脑做着记录,闻言好奇地转头看了钱哆一眼:“网上的那些评论你都看了吗?你就不怕林繁影响到你?”

    “这有什么影响不影响的,我们都一块住了这么久,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吗。”钱哆没有任何犹豫地说着,末了还小声补充道:“而且他已经够惨了。”

    柳夏对此不置可否,但也没有反驳钱哆的话,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观点。

    “我也知道你是不放心我自己去工作才陪着我一块,但很明显林繁他现在更需要,要是以后不分开的话,我还能安慰安慰他。”钱哆声音闷闷的,显得不大高兴。

    这下柳夏倒是乐了,没怎么在意地道:“放心,有齐玫在,出不了事。”

    事实证明,柳夏说的是正确的,虽然林简的那点情绪并没有表露出太多,但经过跟助理的详细探讨过后,机场里发生的那点事早就被他抛到脑后。

    只是事情总有两面性,林简脑子取而代之开始想得最多的,便是如果齐玫变成一朵玫瑰花会怎么样?

    这也就使得他盯着齐玫的目光越来越炙热,嘴角的那抹笑也完全没法掩饰。

    “你还要看多久?”齐玫终于是忍不了了,径直瞪了林简一眼。

    林简低咳一声,浅笑道:“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你那外号还挺可爱的。”

    齐玫原本还想要再说些什么怼回去,可在看到林简脸上的那抹笑后,又改变主意,只提醒道:“注意你的人设,别乱笑。”

    “好。”

    他们抵达那所孤儿院的时候,外边已经围了一圈工作人员,正在调试着各种仪器,有眼尖的人认出了他俩,很快便有人过来带他们去休息室化妆。

    拍摄公益类型广告的妆容都很淡,甚至淡到还会有人直接地说自己是素颜上阵,这也就导致林简跟齐玫这两个年轻底子又好的人,化完妆还不到十分钟。

    “两位老师先在这休息会,等会人齐了再开始。”工作人员说着给两人倒了杯水便走出去忙自个的事。

    休息室里的化妆师只有两位,皆是坐在靠近墙角的地方,唯一让林简觉得不太习惯的,是那两位化妆师时不时偷偷望过来,末了又低头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的模样。

    这种被偷偷观察打量,甚至还很有可能在与旁人一块讨论他的感觉,真不太好受。

    也幸好林简的人设定位是高冷,旁边还有个性格直率有什么说什么的齐玫,在这休息室里才不至于有人过来跟他搭话。

    坐了几分钟后,林简的手臂就被旁边人戳了一下,他转过头,就见齐玫正没什么表情地看过来:“我出去透透气,一起吗?”

    对视两眼,林简心里顿时了然,点点头,简短应道:“嗯。”

    几乎是在他跟着齐玫跨出门外,就隐约听到了那两位化妆师的交谈声,听不清内容,但林简也能大概猜到一点。

    无非是在讨论他的长相罢了。

    说来也好笑,林简自认自己生前并没有太过于依赖长相,能拿到那么多奖更多的都是在依靠实力,没想到死了以后倒是开始被人关注长相了。

    齐玫说是出来透口气,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借口。

    他们目前所在的这所孤儿院不大,刚才的休息室便是借用的办公室。

    林简跟在齐玫身后,往院里的小操场走去,这一路走来他们都没有看到过小孩子,中途林简还觉得有些奇怪。

    直到他不经意间转头看到了那些趴在教室玻璃上,正好奇打量着这边的小脑袋们,才算是明白那些孩子大概是被交代过不要出来乱跑。

    “别看。”齐玫突然开口。

    林简一愣,下意识收回望向那边的视线:“怎么了?”

    齐玫走到长椅前背对着教室坐下,林简也紧随其后地在旁边落座,等着对方接下来的解释。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是被抛弃的,你盯着他们多看几眼,他们就会觉得你有可能把他们带回家。”齐玫盯着不远处已经被磨损掉了些颜色的跷跷板,很平静地讲述。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林简的意料,紧随而来的,便是深感无力。

    齐玫转过头,盯着林简道:“在这最怕的就是虚无缥缈的希望,你转头走了可以把一切都忘到脑后,他们却会记很久。”

    不可否认,齐玫说的话是事实,是他考虑不周了。

    “你...”林简本想问问齐玫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期待的趴在窗户上过,可话到嘴边,他又完全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用不着你来安慰我。”齐玫站起身,把身上白衬衣的袖子往上挽起,眼底情绪也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抱歉。”林简下意识的道歉。

    “......”齐玫停住动作,低下头盯着林简看了两秒,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又很快被掩藏起来,别过头把自己才刚挽起的袖子放了下来,显得有些别扭:“不用跟我说这些。”

    林简无奈地站起身,动作显得有几分强硬地把齐玫那挽了又立马放下来的袖子再次刷了上去,接着也不再往下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开口道:“走吧。”

    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那个歉道得没必要,贸然提起齐玫从前不开心事情,是他的不对,道个歉是应该的。

    只是那些趴在窗子上的小脑袋确实影响到了林简,不为别的,只以为他自己小时候也是个孤儿。

    在他的认知中,小时候的事情虽然都记不太清了,可他却还是能够感觉自己从未经历过齐玫刚才所说过的那些。

    而且他小时候还...林简的脚步突然顿住,眉头紧皱,眼里多了一抹慌乱,他好像,忘记了些很重要的事。

    他想不起来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或者说,现在的他,居然没有小时候的半点记忆。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