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兄友弟恭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品:兄友弟恭 作者:抵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m大宿舍是十一点的宵禁,幺鸡晚上七点多出门,十一点多带着他们回来,其实是下馆子喝酒去了。

    在老师那边,三条吃的开,但在宿管阿姨这边,蠢傻呆萌的幺鸡同学更讨人欢心。几个人提前打好了招呼,有幺鸡在,进来宿舍是分分钟的事。

    三条最先给江箫分享了地址,说已经订好了桌子,是原来江箫打算带着沈轻去吃的那家重庆火锅店,弄得他们几个常吃的香辣锅底,要了老四最爱喝的老白干,加了三份老二爱吃的毛肚,还给老鸡这个吃过饭的,点了个大杯冰激凌,三条不知道沈轻喜欢吃什么,就先打招呼问的江箫。

    江箫当时闻着沈轻身上干锅花菜爆辣的香味,感受了下自己中午辣椒吃多了还在隐隐发疼的胃,就给拒绝了。

    没拉沈轻进群之前,在群里拒绝的,踢着幺鸡跟那俩一块去的。

    三条要给他带酒,也被果断否了。自从那天一句不走脑的“我恨你”出来,江箫就打算戒酒了。

    其实“我恨你”有很多层意思,比如没法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恨你”貌似更容易说出口一点。

    江箫不会对沈轻说那三个字,他觉得自己没到“爱”的那么重的地步,他只是“喜欢”,有时候会比“喜欢”多一点,有时候更多一点,而在一些喜欢到情难自抑像是要爱上了的时候,他就会对这份喜欢深深的厌恶起来。

    厌恶他自己,厌恶沈轻,厌恶有关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人和事。

    而且他也知道,沈轻在很多时候,也是厌恶他的。

    不然那人拿枕头抡他的时候,就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江箫才刚冒上了头,话音还没落稳,就被人一枕头打地鼠似的砸了下去,两眼冒星倒在床上时,他心里头全是对当初同意和那人换床位的追悔莫及。

    一二三毫不客气的又对江箫进行了新一轮充满关怀的耻笑。

    609全员,这晚算是全部到齐了,新来的小五很孝敬的给大伙下了个跪,超带劲的欢迎仪式,直接俘获了诸位畜生室友们的欢心,经过m大西区三号宿舍楼609宿舍畜生委员大会的协商评审后,‘东风’老五,正式被纳入他们609的族谱。

    沈轻漠然无语。

    作为这个暑假心愿得偿的春风得意第一人,三条霍晔在请了一顿饭后,宣布他还给宿舍每人准备了开学礼物。

    “刚吃饭的时候,听说是什么时尚单品。”幺鸡捧着保温杯立在桌前,低头啄了口热水,回头跟江箫和沈轻说了句:“感觉这次比较靠谱一点。”

    “什么意思?”沈轻不明所以的问了句。

    “自从去年见面礼完了之后,”江箫闷笑了声,枕着胳膊靠在床头,换了个舒服的位置,笑说:“我对他的礼物,嗯,已经不抱任何期待了。”

    “我也是。”二萬附和点头,甩下三条坐在了江箫床脚边,表示他比江箫还要感同身受。

    “你去年没在,”幺鸡朝沈轻指了指三条,哼了声:“这逼去年才刚跟我们见面,就送了我们宿舍一人二十盒激情装安全套,雷了我们仨整整一个学期。”

    沈轻嘴角一抽,随即道:“看出来了。”

    完全就是他猜想中的霍晔本人了。

    “怎么了,”三条正蹲地上从二萬行李箱里掏礼物,不以为然的抱怨着:“我是为咱们宿舍人的幸福着想,几千块钱的东西,我眼睛都没眨一下就送你们,你们没从中体会到我对你们的诚意就算了,还嫌弃我,真没良心。”

    “你这种真心,”江箫啧了声:“我们可担当不起。”

    “你跟二萬你俩性|福就够了,”幺鸡一屁股坐对面二萬床上,挺潇洒的挥挥手:“咱们不稀罕!”

    “爷也不稀罕。”二萬掏手机低头刷着单词,随口说了句。

    三条拿出四盒包装精美的扁平正方形礼物盒,绕床分发着,走过二萬跟前,伸脚踢了踢那人的鞋尖儿,俯身逼近,喑声低问:“曾盛豪,你刚说什么?”

    二萬抬头瞧了他眼。

    躺床上看戏的江箫察觉不对,立刻往里错了错身子,给这俩貌似要在他床上来一架的人腾地方。

    扒着床栏往下瞅的沈轻,从刚这一帮子人进门开始,就觉得霍晔和曾盛豪这俩人之间的氛围有点怪,这下可算是近距离瞅清了。

    他在小地方没见过的一种关系,同性恋。

    之前生物讲人类遗传病那节课,他们老师给他们普及过人类的繁衍和性|交,忽然跑题,提到了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当时班上有不少人起哄,有好奇的,也有厌恶的,有表示尊重的,也有坚决喊着不能接受的,但毕竟这种稀奇事没在他们身边出现过,大都是听热闹的多。

    他当时除了略微惊异一点外,也没特别什么感觉,也许是提早了解过这些,又也许霍晔和曾盛豪两个人长得都不错,即便他们都是男的,这俩站一块儿也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沈轻在上面瞧着,倒还觉得他俩挺般配的。

    姜离端着热水杯,被霍晔挡在身后,低着头没敢动,江箫被堵在床里头无路可去,直接用枕头蒙上了脑袋,沈轻毫不避讳的扒着床栏在上面走思,回神儿过来,就看见霍晔在底下站着,笑意深深的看着曾盛豪。

    对望的眼神暗流激涌,俩人各自抬手,拭掉了唇角边微不可见的血迹。

    啧。

    沈轻在心里笑了声,自己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刚准备转身回床避个嫌,霍晔拿着礼物盒,直接敲在了他的脑袋上。

    “这位贤弟,”霍晔朝他笑得温润,早就不见了刚才浪荡的妖气,不过眉眼却有点犀利,问:“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沈轻挑了下眉,瞄了眼底下。

    一二四全都跟没事儿人似的,低头互相讨论着盒子里的东西。

    可见这嘴啃得有多么日常。

    “这位仁兄,”沈轻从枕头边把那瓶死贵死贵的香水还给他,淡淡回着:“我对此没有任何想法。”

    “拿着吧,”霍公子心情舒畅的笑了几声,连同礼物盒一块塞到沈轻怀里,颇为真诚的解释着:“安全套我准备的时候来不及给你买和大家同款的,只能送你香水,当然如果你更喜欢——”

    “不,我不喜欢,”沈轻正色果断拒绝,并飞快接过东西,唰的挪屁股往后坐了坐,看着他,说:“谢了,你送的那些东西。”

    “不客气。”东西发完了,霍晔愉悦的打了个响指,假装手里拿了两根指挥棒,仪式感十足的站在宿舍中间,笑容满面:“gentlemen and gentlemen! ”

    剩下四个人围坐在他中间,面色干巴的配合鼓掌。

    “next,allow me to announce—— ”

    “说中文。”来自中文系汉语言班的沈轻同学,有种被英专生排斥在外的不适感。

    “好!”霍晔朝他比了手势,清了清嗓子:“下面,请允许我为你们宣布,本学年宿舍拆封大典,正式——”指挥者很有范儿的贼眼眯眯打量了周围人一圈,随即蓄势,颇有气势的劈手下砍:“开始!”

    咵咵咵……

    一阵如同拉稀般单调的掌声。

    霍晔:“……”

    “诶,你们就不能配合一下啊?”霍晔抱臂靠在后门口盯着那四个拆盒子,怨气冲天。

    “我们已经很配合了,”姜离哎呀一声:“咱们人少能有什么办法!”

    “你们可以再拍的激烈一点啊。”霍晔说。

    “都凌晨一点了,”曾盛豪瞥他一眼:“你不睡觉,人家不睡觉?”

    “额……”霍晔尴尬的摸摸鼻子:“也对。”

    “也就老二能治得了他。”江箫幸灾乐祸笑了声。

    “老二么,”霍晔朝某个人哼笑一声:“老二一直都挺强的。”

    曾盛豪:“……滚。”

    一群听客,齐刷刷低头憋笑。

    刺拉——

    最里层的包装袋拆开,沈轻掀开盒盖,就看到一条四方角的艳红紧身小裤衩静静的躺在铺满了天鹅绒的盒子里面。

    “……”

    沈轻的眉头拧成蜷曲的蜈蚣。

    刺拉刺拉——

    坐下铺三个人也收到了同款。

    同款丑就算了,还特么同款小好几个码?!

    一群蜈蚣。

    “好家伙!”幺鸡一根手指挑起来,卖肉似的,冲几个人来回比划着:“瞧瞧,瞧瞧,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时尚单品!”

    “魔力舒适面料,触感柔软,贴身有弹性,丝质冰凉,防紫外线,最重要的是——”霍专家一本正经解释着:“它吸湿性特别好!”

    一众人忍着把这完全不符合当代年轻人审美的红裤衩扔到这人脸上的冲动,咬牙切齿异口同声:“滚。”

    收礼物的人辱骂送礼物的人,完全是感觉到了赤|裸裸的侮辱!

    整个609,最能造的就是老三,奢侈浪费,挥金如土!老二家也有钱,可人勤俭节约都是骨子里的,也没见人像他这么嚣张过啊!

    姜离江箫沈轻那仨,不贫也不富,一件儿稍贵点儿的衣服都不见得有几件,姓霍的竟然送他们一条没法穿下去的七八百的辣眼内裤?!

    简直可恶!

    霍晔对众怒视若无睹,满含深情的和他们讲,这是他给大家买的纪念品,俗话说睹物思人,这东西拿着轻便,方便随身携带,以后出门在外,一二四五看到这条内裤了,就会常想起他来。

    “我觉得,”江箫举着红艳艳的内裤,偏头朝霍晔说:“你穿上这个在学校操场中央跳段劲爆的热舞,我们四个会记你八辈子。”

    “够狠。”沈轻单指转着内裤,跟转二人转的手绢似的,啧声评价了句。

    幺鸡挥着内裤充当啦啦队,朝江箫比了个大拇指:“牛!”

    江箫低调挥挥手。

    “呵,”霍晔扯开衬衫扣子,一甩衣服,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敢吗?”曾盛豪偏头看过来。

    “我不敢。”霍晔摊手怂得坦然。

    “嘁——!!”剩下三个吃狗粮的人转身回去自己床上,不问世事,蒙头睡觉。

    这几个人回来的晚,宿管给开门的时候还是迷糊着的,忘了霍晔已经搬走的事儿,就让人这么大喇喇的进来了。

    床位只有四个,老三自然是得跟老二一块儿睡。

    沈轻以为这俩人是早就好上了,看见了也当看不见,快两点了,睡觉也就是纯睡觉,那俩没弄出动静来吵他就行。

    江箫幺鸡这两个早就知情的人,却能看出这俩还拧巴着。

    霍晔是个花的,曾盛豪是个轴的,一个就想跟人谈个恋爱,追着曾盛豪非想试试,另一个本来也不是个弯的,思想还传统保守,能接受霍晔现在这么放肆,底线已经是一退再退了。

    有些事和想法,是亘在心里的一道无法逾越的槛儿,曾盛豪这个槛儿,始终迈不过去。

    不靠谱的人追认死理儿的人,注定坎坷。

    幺鸡和江箫也没多问,自己的事儿还拎不清呢,吃饱了撑的去咸吃萝卜淡操心,四人间的宿舍今晚能待住五个人,完全是靠幸运,明天天明了,他们还得想法儿瞒着宿管的火眼金睛,偷摸把老三弄出去。

    609往后,又多了一个新人。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