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兄友弟恭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作品:兄友弟恭 作者:抵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江箫和姜离两个天赋型选手,学外语的催动力源于兴趣,英语是他们最擅长的,大二要学第二外语,俩人在上学期调查咨询了不少前辈们,二外报了法语。霍晔曾盛豪学语言的目的性很强,都想学西班牙语,所以从开学第一课开始,他们四人组的有些课,就不在同一个教室了。

    大二课业明显要比沈轻这个新生紧张,早上江箫他们风风火火收拾完,掩着霍晔这个多出来的人冲出宿舍楼时,沈轻懒洋洋苟在被子里开始新一轮沉睡。

    汉语言专业不是这个学校的王牌专业,沈轻学什么都无所谓,也没想过再转其他专业。很多时候,他就是一副无欲无求的空壳,顺着时间的定序随波逐流,他懒得去问为什么,更懒得去逆流而上。

    姜离说的对,他也感觉自己是个虚无的存在,连自己都抓不住。

    沈轻睡醒之后,有些茫然的躺在床上,在仅剩他自己一个人宿舍里,盯着昨晚把他磕出一个大包的漆白房顶,失神发愣。

    有梦想的人,全都意志昂扬的奔出去迎接初晨的朝阳了,成群结伴,志同道合,跟他这个懒惰散漫的人,不是一路人。

    江箫的床尾书架上,是塞得满满当当的各类词典和课本习题册,沈轻从第一天来就看到了。

    这宿舍每个人的床尾架都是满的,书页也是疲卷发软的、被掀旧了的,有条理的人,床铺也都干净整洁,曦光透窗打在他们几个人床头,都似是预告着他们光明无限的前途。

    那都是爱学习的人。

    沈轻不一样,正常状态下,他脑子里盛不了太多东西。他喜欢放空大脑,发呆走思,随便坐在哪里都好,只要有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能供他胡思乱想,他就可以很知足。

    江箫他们拼命的学习,是为了他们的人生理想,他拼命准备高考然后考来这里,是为了他的愿望,那群人还在努力,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达到他们能够知足的地方,而自己现在躺在被窝里幸福的发呆走神儿,只觉得人生圆满。

    沈轻的新书还没发,早上去食堂吃了饭后,去学校的图书馆溜达了一圈。

    四五楼自习室多于阅览室,大多是考研生在备考,二三楼都是专业性强的课本资料类书籍,他去了趟英语专业的阅览室,找了几本大一相关的资料翻了翻,白纸黑字,连插画都没几幅,正文和注释都是全英文的,行间距比高中的英语课本小得多,密密麻麻,看着很费劲。

    沈轻高考英语143,平常也是一百三靠上的成绩,但那只是掌握了应试技巧。

    听力会抓关键词,读短文做完形填空,大概理解了意思,再用上有万能的排除法,就能做个差不多,后面的单词变换和短文改错,刷题刷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作文有模板,多扯上几个逼格高的复杂句型,字再写的漂亮点,就能逼近满分。

    他真正掌握的词汇量,并没有高考分数看起来的那么多。

    江箫高考英语满分,沈轻觉得一百五十分是限制了那人的发挥,但江箫的极限在哪儿,他不知道,这些年他们两个人说过的话太少,刨去那些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和反唇相讥,正经聊过的话,还没这几天的一半多。

    沈轻从书架上找了本泛读指南必读推荐《野性的呼唤》,是美国现实主义作家代表杰克·伦敦的中篇小说,这个名字眼熟,当年高二会考背历史知识点,沈轻在文化史那本必修课本里见过。

    从小到大,沈轻连中文版的名著故事都没翻过几本,现在竟然坐在图书馆里去看英文原文,而作为一个词汇量远不如自己英语成绩的人,看书每隔两三行,沈轻就必然会卡在陌生的词汇上,接过去后又死活读不通顺。

    他没有词典,在手机上下载了搜词软件,碰上不会的词就去搜,有些词太过生僻,软件上也搜不到,沈轻吭吭哧哧的一点点看,中篇看起来也觉得格外漫长。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放着一楼成排的能看得懂的通俗小说不逛,跑上楼来去看自己并不感兴趣读着还费死劲的英文原文。

    单词查了一上午,沈轻也没觉得自己记住了几个,但大体靠悟性理顺了故事情节:

    这是关于一只狗的故事,狗的名字叫巴克,前半期在人类文明的温室里的受过教化礼仪的熏陶,后半期被残酷的现实激发了野性的本能,转而回归自然,奔向荒野。

    沈轻觉得江箫和这只狗的后半期很像,但如果江箫是主角的话,那书就不能叫《野性的呼唤》,而应该叫《野蛮的呼唤》。

    不过还书的时候,沈轻发现自己貌似并不是因为悟性才看懂的这个故事——

    那书页的包|皮封腰上有简介,很详细的汉语,他扫这本书第一眼就已经记住了。

    所以,看了一上午的书,查了一上午的词,知道的还是知道,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

    临近十二点,幺鸡在宿舍群里艾特了下沈轻,让他趁着大二大三的没下课,赶紧去食堂帮他们占个位置。

    沈轻刚要回复个“好”,江箫就又跟在幺鸡后面发了一条。

    —不用帮我占,我在教室里再待一会儿。

    沈轻皱了皱眉,刷卡出门,边下楼边回复消息。

    —你不吃饭?

    —晚上再吃。

    —你不饿?

    —饿了我自己会买。

    幺鸡乱入一条:

    —甭管他啦,这学习狂魔大一就是这样,下午第一节课换教室,经过超市的时候他会再买个面包什么的,放心,饿不死他。

    二萬跟了句:

    —你没事儿的话,给他送饭也行。

    沈轻瞧见这条,嗤了声,回:不去。

    江箫同一时刻发了条:别来。

    三条感慨一句:

    —默契啊!

    没人理三条。

    .

    中午的食堂满到爆,拥挤堵塞的人流,嘈杂喧闹的人声,排队的队伍都延伸到了餐位的过道里,密集到快让人窒息的人群,还有不远处,一个终于打了饭,转身就被人撞翻了餐盘扣一地番茄炖牛肉的倒霉蛋,正在痛心疾首的快步奔向清洁阿姨要笤帚。

    沈轻和幺鸡他们几个落座吃上饭的时候,周身就是这么一片的……乱七八糟。

    “老五,今天下午四点就可以领空调遥控器了,”幺鸡边吃饭边拨弄着手机,偏头看他一眼:“我们几个有课,你记得去领一下。”

    “知道,”沈轻低头吃着饭,回了句:“我看到了,公寓楼群里发的消息有。”

    “诶,”三条喝了口汤,想起来什么似的,问着:“你们今天该领书了吧,你是什么专业来着?”

    “汉语言。”幺鸡回了句。

    沈轻“嗯”了声,不过他觉得幺鸡想说的不是‘汉语言’,而是‘刘可欣’。

    二萬在桌底下踹了三条一脚,说:“吃饭。”

    三条啧了声,给幺鸡夹了块鸡排:“来,补补,你的同胞。”

    “别老喂我吃这些,”幺鸡口不对心的说着,有滋有味的嚼着同胞金黄酥脆的胸脯,咔嚓咔嚓咬的直掉渣,说:“我最近胖得不轻,得减肥了,今天最后一顿正常饭了。”

    “别啊,”三条端着碗,贼眼笑着:“变胖了多好,变成老肥鸡,回头宰了把你炖汤喝。”

    “滚你的,”幺鸡说:“回头我不上镜了,第一个拿你开刀!”

    “上什么镜?”沈轻坐在幺鸡旁边,偏头瞥了眼这人挑染时髦的头发,问着:“拍时尚杂志?”

    “那不存在,”三条闻声立刻挺直了身子,颇为臭屁的用那只戴着劳力士的爪子撩了撩自己打蜡有型的头发,扬着下巴:“就算拍时尚杂志,也得本公子来拍。”

    “你太骚,”二萬泼着冷水:“人家不要你。”

    “人家不要我没事,”三条舔脸凑过去,桌底下搓着人的手,柔声笑:“你要我就行了。”

    “真感人。”二萬抬手怼人脸上把人推过了去,回头跟是沈轻解释了句:“幺鸡,网红。”

    “叫我直播小王子。”幺鸡严肃道。

    沈轻觉得挺有意思:“唱歌的还是跳舞的?”

    “讲故事的。”幺鸡说。

    “吐槽的。”二萬解释了句。

    “骂娘的。”三条深入分析了句。

    “嗯,基本上,就是他们说的这个意思。”幺鸡总结完毕。

    幺鸡家住在农村,家里俩个孩子,幺鸡是老大,底下一个刚上高中的弟弟,家里做水果生意的,时赔时赚,经济收入不稳定,幺鸡不想当累赘,自己靠直播养活自己。

    直播从高中就开始玩的,当时只是受不了枯燥无味的学习生活,直播吐槽,消遣解闷的。

    有原来的粉丝基础,不时也有新粉加入,幺鸡没指望这东西发财,他以后是要靠专业吃饭的人,没精力去钻研那些门道,兼职直播一月三四千,够日常开销的就成。

    三条霍晔,二萬曾盛豪,俩一个官二代,一个富二代,不差钱,江箫吃奖学金,暑假也挣了不少钱,钱包鼓鼓的。

    现在全宿舍就沈轻一个人,是没有既没钱,又没工作,而且还在吃老本的懒蛋。

    沈轻早上十分圆满的人生,在中午跟这几个人聊过之后,瞬间被击散的无影无踪。

    “学校里有勤工俭学的活动,”二萬提醒道:“有一些职位还没招满人,你去官网上搜搜。”

    沈轻点头。他当初是打算花完了钱再找工作,因为对他这种得过且过的懒人来说,火没烧到眉毛,那就都没什么好值得着急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很有潜能的人,必须得被逼到一定程度,才舍得用脑子想想办法。

    吃完了饭,幺鸡二萬回去宿舍午休,三条一个搬走了的人进不去宿舍,跟在二萬后头墨迹着和人家牵了会儿手。

    其实也不能算是牵,二萬怕人看见,半推半就的挣脱着手嫌弃了一路,三条依旧坚持不懈的贴上去凑和他,在人即将暴怒那一刻,三条一巴掌扇人屁股上把人送进宿舍,然后心满意足的拎着书包打算去教室找江箫。

    沈轻截住了他,把人拉到关蕊那儿,要请他喝奶茶。

    三条知道沈轻的意思,笑了笑,也没推辞,跟过去随手点了一小杯抹茶冰激凌奶茶。

    “帅哥的朋友,”关蕊递过奶茶,笑说:“果然都是帅哥呀。”

    三条接过奶茶,不要脸点头附和:“是啊是啊。”

    沈轻:“……”

    “人缘真好啊,每回来都是不一样的朋友,”关蕊朝沈轻笑:“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呢。”

    “还行,”沈轻回了句,然后扫码付了钱,扥着拿勺子撅冰激凌不看路的三条的衬衫衣袖,跟关蕊招了下手:“走了。”

    “以后常来这边玩啊!”关蕊笑眯眯的朝他们摆手。

    三条回头瞧了眼那姑娘,跟人招了招手,然后偏头贼眼笑问:“诶,沈轻,那姑娘挺喜欢你的啊?”

    “也挺喜欢你的。”沈轻回了句,然后低头去搜学校的官网,他得找兼职了。

    “嗐,”三条凑过来瞄了眼沈轻的手机,又收回脑袋,继续低头撅着冰淇淋:“人家对我说的那是客套话,对你说的才是真心话。”

    “嗯,”沈轻觉得这个话题很无聊,但是很认真的敷衍着:“可能我比你年轻。”

    “那不一定,”三条说:“我们宿舍就你哥和二萬最大,幺鸡比他们小两岁,我比他们小一岁,这么讲的话,咱俩应该是同岁。”

    沈轻抬头瞧他一眼:“同岁?”

    “幺鸡跳级考上来的,直接参加的高考,”三条又朝他指了指自己,认真道:“我打小就聪明,上学年龄早。”

    “哦。”沈轻明白了。

    当老大的幺鸡,其实是被宿舍人集体圈养宠爱着的幺儿。

    “当然了,”三条朝他不要脸的笑着:“你如果非觉得你比我小的话,嗯,我比较喜欢听人家喊我晔哥。”

    沈轻没理他。

    “诶,”三条又往后瞅了瞅,然后挺八卦的问着:“你有喜欢的姑娘没啊?”

    “没。” 以为谁都跟他自己似的,天天想着怎么泡别人?

    “高中没谈过女朋友?”

    “没。” 有那功夫还不如多睡一会儿觉。

    “真的?”三条挺稀奇,上下来回打量了着沈轻,啧声惋惜:“瞧瞧这肩膀宽的,这腰细的,啧啧啧,这腿长的,这臀……嗯哼,多好的条件啊,不应该啊!”

    “有什么不应该的,”沈轻对花花公子的调戏完全无感,他低头在官网上找到了勤工俭学的版块,点了进去,随口说着:“江箫不也没谈过么。”

    “不啊,他谈过啊,”三条两眼珠子来回瞄着沈轻,也随口否认着:“他不谈过仨呢吗?”

    沈轻猛然抬头:“什么!?”

    “诶我操!”三条被沈轻这一个抬头吓了一跳,他往后退了一步,试探的问:“你们不一个学校的吗?那仨都是高中谈的,你不知道?”

    就是因为都在一个学校他还时刻关注着那人的动向现在才不知道那是从哪儿凭空冒出来的女朋友!

    操!

    沈轻眉头紧蹙。

    这种事情脱离他掌控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啊,那是大一上学期第一次卧谈会,”三条打量着沈轻,笑眼眯眯的伸出根手指挠挠下巴,脸上挂着一副掌握天下八卦的得意,他凑热闹似的卖着关子:“诶,你猜,你哥当时怎么说的?”

    沈轻停住步子,掀眼皮看他一眼。

    漠然,寒凛。

    “诶诶诶,别这样别这样啊,有话好好说,”三条被人这眼神盯的不自在,伸手挡在自己身前,讨好的笑着,却又忍不住贱贱加上一句:“诶不是我说,同校两年,你连跟你哥搞暧昧的人都不知道,你也太失败了!”

    目光凛冽,杀机毕露!

    “啊呀你那仨未曾谋面的嫂子们啊——!!”三条高喊一声,随即后退一步,保持在和沈轻的危险距离之外,再一次很有范儿的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她们如雷贯耳的名字,我能记一辈子!”

    “叫什么。”

    “刘三花杨翠翠胡小香。”三条眨眼微笑。

    心脏错了频率,猛得漏了一拍,沈轻面色僵住。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