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金陵第一钗 > 第 23 章

第 23 章

作品:金陵第一钗 作者:风储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姬弢的遗体被千里运送抵金陵,身上用一块旌旗盖住,回到家中之后,姬弢的棺木得以与林夫人的棺木摆放一处,照姬相的意思,是要同日出殡。

    灵堂之中,姬氏满门百口人向其致以哀思,除此之外,平日与姬相同朝为官的不少王公大臣也亲自前来吊唁,抬棺之前,王修戈亦亲临。

    他来到姬家的灵堂,满堂缟素之间,目光却只能看到正厅中那道跪立的身影,柔弱、瘦削,仿佛听不到任何动静,王修戈叹了一声,朝前走去,唤众人平身,他走到姬嫣的身侧,伸手给她:“阿嫣。”

    她一动不动,恍如未闻,眼眸也没抬起来一下。

    王修戈蹲身下来,只见她脸色苍白,满眼的红血丝,分明回家来养病,可养着养着却是愈发清减了,不禁令她怀疑,原来她在家中,也并不是那么快乐。

    他其实也不知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补偿吧,从贵妃小产之后,她便靡靡不振,憔悴得厉害,看在人眼中是教人不忍,“扶灵柩之事,交给你的叔伯兄弟,随朕回宫吧。”

    姬嫣仍然不动,神色隐忍、执拗地回道:“我不。”

    “莫任性,”姬相从身后走来,“皇上亲自来接了,阿嫣。”

    作为已经出嫁的女儿,是没有资格扶棺木出殡的,何况姬嫣现在还是皇后,是国母,愈发身上不能沾了丧气。姬嫣不说什么话,将脑袋低了下去,抬起袖口擦掉眼眶里的泪珠,自己支撑身体起来,走到一旁。

    王修戈也随之站起身,“令郎君姬弢,骁勇善战,功名赫赫,今闻不幸,朕心甚为痛惜,擢骁骑将军姬弢为抚远侯,万望姬相节哀。”

    姬相,及姬氏众人,纷纷跪下,叩首谢恩。

    王修戈免了他们的礼,走到姬嫣的身旁,这一次没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带出了姬家的灵堂。

    姬嫣挣脱不得,一步三回头地望着母亲和哥哥的棺椁,痛彻心肺。

    她不明白,为何一夕之间,家里成了这种样子。

    王修戈的车驾停在姬府正门外,姬嫣被他拉出去,终于在上车时得以挣脱,王修戈停了一下,皱眉:“你在埋怨朕?”

    姬嫣不说话,王修戈呼了口气:“让你兄长出战不是朕的意思,是姬弢请缨前去。理国兵少将寡,朕也没想过会是如今这副局面。”

    姬嫣嗤笑了一下,垂着眼睑,喃喃自语道:“是啊,是我兄长犯蠢。他同臣妾一样犯蠢,以为臣妾在宫里左右掣肘,不受皇上待见,他多拿几个军功章,就算看在姬家的面子上,臣妾也能过得好一点。臣妾的哥哥,实在是自找苦吃。”

    “……”

    姬嫣转身,将手拢在衣袖间,转身上了车。

    那赶车的侍卫在等王修戈,谁知左等右等,王修戈却拂袖道:“先送皇后回去,再来接朕。”

    “是。”侍卫只好驾车带着皇后走了。

    王修戈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姬嫣在他跟前脾气那么大,他怜惜她失去了母亲和哥哥,但她居然胡乱咬人,她一副不情愿见到他的模样,自然,他是不可能再往她跟前伸脸去凑的。

    真是好大的脾气,比枝儿还大。

    王修戈郁闷地背着手,盯着面前眼珠子瞪得比灯笼还大的石狮子暗暗想道。

    姬弢之死,虽未撼动姬家根本,但姬相只有这一个嫡生的儿子,如今战死了,这从前的政敌心中都暗暗发笑。

    想姬家一门荣光,家主在朝为相,嫡女在后宫为后,姬弢虎父无犬子,年纪轻轻官拜骁骑将军,这回,是女儿后宫失宠,姬弢折戟沉沙,任凭他姬相有通天彻地之能,只怕也折了半边羽翼了。

    要说这皇后,算是姬家最蠢的人了。

    身在后位之上,就算什么都不做,那也是贵极天下,偏生要想不开,与一个下贱胚子生的潘氏争宠,还用毒计害潘氏的孩儿,那怎么说也是皇帝的第一个皇嗣,男人对第一次当父亲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她就算是要犯蠢也该等到时机成熟,倘或潘氏不争气生的是个公主她便依然还有机会。

    可惜了,一步行差踏错,失了皇后的尊荣,也是愚得教人唏嘘不已了。

    暮色昏沉,王修戈嫌车中闷,策马出城走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宫中。

    但等待着他的,却是伏海带着两名宫人,跪在太极殿外。

    王修戈定睛看去,伏海身后的两名宫人各自手捧一漆器托盘,一盘中盛放着皇后印玺,一盘中盛放着九龙四凤花钗冠,王修戈被凤冠上的金箔翡翠像是刺了眼睛,他的瞳孔微微一颤。

    “皇后说什么?”王修戈负手在后,“她要与朕闹脾气,不当这个皇后了?”

    伏海磕了个头,道:“皇后娘娘……好像是心结难除,说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管理后宫,就请皇上您让能者居之。”

    “能者?”王修戈攒眉,“她认为后宫中还能有什么能者?贵妃么?”

    “这……”伏海明晓得皇上清楚那潘贵妃的能耐不济,绝不是什么能统率六宫的主儿,但皇后的原话他又不好不照实向皇上传达,便又磕了个头,姿态更低,“是的。”

    王修戈便勃然大怒,“好啊,既然皇后如此不稀罕朕给她的后位,那朕这就收回,传朕的旨意,将后印和后冠一并送到翊凰宫去!”

    “这……”伏海是两头为难,“这不合礼法啊皇上。”

    皇后胡闹,这是因着哀莫大于心死,皇上这会儿要是能哄哄,哄好了自然就是好了,可怎么还一个硬另一个就更硬呢?

    再说潘贵妃心眼小,哪里是能主事之人,她翊凰宫里那些刁仆仗着贵妃受宠在宫里横行霸道的,从今以后怕是永无宁日了。

    王修戈冷然道:“还不快去?朕和皇后的话,你敢不听?”

    “是、是。”

    伏海便带着人匆匆退下去了。

    深夜,金陵城不知何故又飘起了雪花。

    在姬嫣的端云宫外,有一片梅花林,其中有早梅,也有晚梅,这时节开着的淡白小梅,薄而晶莹,与雪片交相辉映,泛着如月光般清冷的光晕。

    姬嫣身上披着一件保暖的大氅,与叶芸娘坐在梅林里喝热茶。

    叶芸娘劝了又劝,依旧没有阻拦住,姬嫣将皇后之位拱手相让,“虽然老奴吧,总是不稀罕三心两意的男人回头的,但是,这可是娘娘能抓在手里的东西,娘娘您又何必……”

    就这么让给姓潘的那朵白莲花,叶芸娘心里头懊火至极。

    姬嫣淡淡地道:“嬷嬷,我早就没有想要皇帝的情爱了,我苦心经营着皇后之位,不过是图个名声罢了,只要后宫太平,我姬氏名声不坠,我就算一辈子深宫老死,又有何妨?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做这个皇后,便有人起贪欲,这宫里便不可能太平,皇帝为了保护贵妃也一手摧毁了我经营的名声,这个徒有其表却受着百官唾骂的皇后之名,要来又有何用?我盼着有朝一日,他厌了我,将我随便发落到哪里都好,我实在再看这两人一眼,都觉得不适。”

    “唉,”叶芸娘叹气,“早知道今日,当初真该拉着娘子的,别说皇家,就连姬家……想想夫人,这种福气谁也要不起。”

    姬嫣的脸色一瞬间落寞了下去,“嬷嬷,您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去走走。”

    叶芸娘吃惊:“娘娘,这么晚了,这里又冷,湖面只怕还结着冰呢,您一个人要去哪儿啊?”

    姬嫣道:“四处走走,一会儿就回了,您要不放心,就让璎珞在这儿等我。”

    这个娘子,自幼就是个有主意的,一旦泛起拗劲儿来,谁也拉不住她,叶芸娘想如今她把后位都交出来了,虽然不甘心,但总算日后也能够清净许多了,便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灯笼塞到了姬嫣的手里。

    姬嫣挑着灯笼,将兜帽拉上来戴上,沿台阶下去,穿过点点玉润的梅林和片片翩飞的雪花,淡青色的身影很快在道路尽头湮没了。

    姬嫣不知道为什么,今年金陵的冬日格外得冷,这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这已不知道是第几场了,前前后后地缠绵了一个多月之久,或许是老天也觉得母亲与哥哥的死有不公,这才在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又匆匆忙忙地降下一场雪来。

    不知不觉,姬嫣居然漫步到了寻芳园,寻芳园本就是皇后的后花苑,这里挨着的澄湖,在水面宫灯的映照之下,可见纤细轻薄的一层轻莹浮冰。

    姬嫣停住了脚步。

    母亲一生积德行善,哥哥为国戎马征战,他们明明都是那样好的人啊。

    不知不觉,姬嫣眼中又有滚烫的泪水在不断的积蓄中爆发,最终汹涌流淌下来。

    在她有记忆的时候,母亲就已经不常笑了,虽说也说不上满面愁容,但姬嫣总是看见她心事重重,对父亲说话的时候,从来谦卑恭顺,不敢忤逆,可要说情意,却不见得有什么情意,从前姬嫣不懂,为何母亲也是堂堂世家之女,却在姬家过得这么不好。直至自己也……终于走上了母亲的这条路。

    手里的宫灯霎时间被一阵卷来的狂风吹落在地,骨碌碌地滚向澄湖。姬嫣的裙摆吹得直飞,她恍然回过神“啊”了一声,怕灯笼灭了急忙弯腰奔去捡。

    阒静的黑暗中伸出了一双手。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