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作品: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 作者:长安如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客栈房里,小金渊扒拉着窗户偷偷摸摸往下看,也不知道到底能看到个什么,已然没有了方才打小报告时理直气壮的底气。

    他用气音问:“你真的把他关在外面啦?”

    那还有假?

    卿伶坐在床上,她拍拍床铺,眼睛微弯:“过来,睡觉了。”

    小金渊看了眼窗户,摸索着跑到她身边,钻进被子里,小声问:“你不怕他吗?”

    卿伶自己也躺了下来:“为什么要怕他?”

    因为他本来就很可怕!

    神木浑身都是灵气,对很多人和物感知很明显,故妄这种,只要一靠近,就让他充满了危机感。

    一想到自己刚刚说人坏话被抓包了,小金渊抖了抖,把自己埋得更深,小手扯着卿伶的衣服不撒手。

    卿伶知道他害怕故妄,也随他去了。

    灵魑也是,怎么故妄来了也不跟她说一声。

    算了,没有什么事情比睡觉更重要,卿伶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了。

    夜深时,睡梦中的卿伶被一阵凉风吹醒,她迷迷糊糊睁眼,又听到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卿伶转头看过去,房里依稀有个人影。

    她顿时清醒了。

    这时,那人影动了,从地上捡起了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她醒了,那人直起身:“吵到你了?”

    卿伶:“……”

    大半夜的!你到底为什么,会闯进女孩子的房间!

    “声音太大了么?”那人笑盈盈地问,“还是没关窗,风太大吹着你了?”

    不知道他那阴晴不定性格的,说不准还真会被他这轻柔的声音给蛊惑了去。

    卿伶没搭理他,翻了个身,拉过被子盖住了头。

    原本坐在不远处的人起身,脚步平稳地走到了床边站定,说话时听起来还有些烦恼:“小鬼主,我向来勤学好问。”

    “所以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时,只会夜不能寐。”

    他虚心求教:“这该如何?”

    太烦了。

    被打扰了睡眠,卿伶更觉得他聒噪。

    “围着淮城跑两圈。”卿伶语气平平,“累了就睡着了。”

    故妄拍拍手:“好主意。”

    他轻啧:“不过夜里淮城危机四伏,我害怕。”

    卿伶:……你还害怕?

    她刻板道:“连夜跑的时候也没见你害怕。”

    “现在怕了。”故妄沉吟一声,“不如,就在这里跑吧。”

    卿伶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幽幽地看着他。

    故妄抱臂靠着床头,对上她的视线也没觉得有什么,还笑了笑。

    他俯身,轻声问:“生气了?”

    卿伶点头,实事求是:“是很生气了。”

    “哦?为何?”

    卿伶:“你扰我清梦。”

    故妄这才想起来,小鬼主每日睡觉起床都很准时,若是被吵醒了,还会有些小脾气,所以那小木头才总是被她种在花盆里。

    他近距离观察着小鬼主的神色,看到她眉眼轻轻压着,脸上隐隐写着:你最好有事赶紧说。

    在意的,除了吃,还有睡。

    倒是简单。

    扰人清梦的故妄不但没有愧疚,甚至还有点高兴。

    小鬼主多些情绪,是要好玩一些。

    “那是我不好了。”故妄道歉一向道得很顺嘴,还很乐在其中,“我可是特意来给你道歉的。”

    卿伶耸拉着眼皮:“嗯。”

    “然后呢?”

    这种有了预告的道歉,几分真几分假她心里清楚。

    故妄接着将自己的“罪证”一一细数:“小鬼主担心我受伤,我还要偷偷跑来,实在不该。”

    “深夜让小鬼主惊醒,也不该。”

    卿伶等他说完,才点点头:“说完了吗?”

    故妄:“嗯?”

    卿伶拉着被子又躺下,闭上眼睛:“说完你可以走了。”

    故妄觉得有些奇怪,若是换作旁人,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赶他,早就没了命。

    这会儿他倒是心情出奇的不错,所以他也没生气,而是问:“小鬼主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卿伶困意袭来,哪里还记得他有什么问题。

    好在故妄自己会前情回顾。

    卿伶或许是被烦透了,被子都拉上来盖住了头,只露出了头发,没有用发带束着,看起来怪柔软的。

    故妄伸手碰了碰,又很快收回,问:“你为何说,淮城鬼修之事不是我做的?”

    因为我手握剧本。

    也不仅如此,卿伶觉得,故妄嘴上虽说自己是恶鬼,但他却还在洗灵池了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在神境时,虽然用怨灵压制了林鄞之他们,但他也会提前将境鬼给钉死,先绝了后患。

    他总是在留着一分善意的退路。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那他也不会是这个反应。

    卿伶觉得他会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在众人面前,将那些人的魂火吞吃入腹。

    而不是夜里驱使鬼修偷偷摸摸,取人魂火。

    故妄没听到回答,锲而不舍地喊:“小鬼主。”

    卿伶毫无感情道:“直觉。”

    故妄顿了顿:“什么?”

    “没有证据。”卿伶那些都是自己的想法,确实没有任何证据。

    她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困意:“所以潜意识里觉得,不会是你。”

    故妄默了会儿,轻笑:“那若真是我做的呢?”

    这次卿伶不说话了,她从被子里伸出手,直接将两只手指并拢在了一起。

    故妄微微挑眉,看懂了她的意思。

    他终于放过了卿伶:“睡吧。”

    故妄正要离开时,卿伶突然出声:“等等。”

    故妄垂眸,看到被子里的手又伸了出来,这次,指尖的距离又缩小了一截,就算是睡意那么浓了,这点点的距离也算得很清楚。

    卿伶声音很轻:“故妄,我说话算话。”

    故妄嘴角弧度浅了些。

    而被子里的人似乎说完这句话后就陷入了梦乡,再没了动静。

    故妄盯着那鼓起来的被子看了许久,而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

    第二日。

    卿伶起来时,小金渊已经爬起来了,他趴在窗户边上朝下看。

    听见卿伶醒来的动静,他回过头:“我昨晚做了个梦。”

    卿伶被故妄吵了半宿,这会儿正困着,随意应了声:“嗯?”

    小金渊心有余悸:“我梦到故妄来了,还站在床头跟你说了好久的话,还想把我们都杀掉。”

    卿伶:……

    她摸摸他的头,面不改色:“你做噩梦了。”

    小金渊拍拍胸口:“是啊,梦到故妄,那不是噩梦么!”

    卿伶微微一笑:“嗯,没错。”

    宋端早早就守在了房门口,见卿伶出来了,立刻道:“大家都等着你呢。”

    大家?

    卿伶下了楼才知道他说的大家是什么意思,楼下不仅是南楚门的人,还有林鄞之和古雨嫣。

    林鄞之垂着眼在喝茶。

    倒是古雨嫣朝她温和一笑:“卿伶姑娘。”

    卿伶默默看向宋端。

    宋端热情介绍:“这是云咎峰的林鄞之和古雨嫣,二位都是云咎峰的佼佼者,我们一道更有照应。”

    主角团是齐了。

    只不过,多她一个算是怎么回事?

    卿伶主动淡化了自己的存在感,老老实实坐在角落里。

    反映不错,大家好像之后都没怎么在意她了。

    但林鄞之像是眼睛长在了她身上似的,没一会儿就突然道:“卿姑娘今日似乎不怎么说话。”

    卿伶低调道:“我平时也不怎么说话。”

    宋端恍惚了一下,回过头来,好像才发现卿伶坐在自己身边似的,他立刻宽慰:“没事,那是因为你不熟,你多说几句就好了!不熟悉的我给你介绍。”

    卿伶:……

    她无声叹息,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你们是不是还需要查时疫?”

    “没错。”宋端点头,很为难,“如今事情杂在一起,还要慢慢解决。”

    卿伶提议:“不如你们去查时疫,我去看看鬼修。”

    众人都看了过来。

    宋端惊讶:“你一个人?”

    “嗯。”卿伶点头,“左右这样都比较方便。”

    宋端皱眉,不赞同道:“但你一个人不安全。”

    卿伶提醒他:“我是鬼主。”

    这时,林鄞之淡淡开口:“不如,我陪卿姑娘去。”

    古雨嫣诧异转头。

    宋端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也是,林鄞之很厉害的。”

    “不用。”卿伶摇头,这万一要是她要去找故妄,那不就不好了。

    古雨嫣犹豫了一下,说:“那我陪你去吧。”

    卿伶还是拒绝,她找到一个绝佳理由:“我们鬼修,习惯独来独往了。”

    卿伶说完,便察觉到有个人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看过去,却是林鄞之的方向。

    她主动解释:“这里如今如同鬼城,没有谁能伤害我。”

    宋端被说服了:“好像也是。”

    他叮嘱:“若是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用玉简叫我。”

    卿伶点头。

    大家一起出了客栈的门,卿伶正要离开,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她抬起眼,对上了林鄞之清冷的黑眸。

    “这是我的玉简。”林鄞之道,“有需要,也可唤我。”

    卿伶:……

    她默了默,把那玉简接了过去。

    玉简还没收起来,一个修长的身影远远走来,红衣似火,说是风华绝代也不为过。

    众人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心里皆是一惊。

    “故妄怎么来了?”宋端莫名,“他不是独来独往的吗?”

    看着挺远的距离,故妄没几步就走到了跟前。

    他目光没有分给别人一个,一颗佛珠轻轻抛起来又握在手心里,而后直直地看向了卿伶。

    “小鬼主。”故妄目光扫过她手里的玉简,嘴角轻挑,“不是一直吵着闹着要对我好?”

    卿伶:?

    众人:!!!

    “啧。”故妄语不惊人死不休,懒声道,“这会儿,怎么还要我亲自来找你了?”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