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顶流他疯了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品:顶流他疯了 作者:南知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男人眉头皱了下,“所以你还是不想回家?”

    “你应该知道,以你父亲的脾气,一旦恼火起来,很可能会叫人把你强行绑回家。”

    “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没什么主动权了。”

    慕西许似笑非笑,“我在他面前还需要什么主动权?”

    说得男人都沉默了起来,这对父子的关系向来极差,这根本是不屑于掩饰的事实。

    这一次,也就是家主患了绝症,大概是人之将死,终于松口,这才让人去把他的儿子给叫回家。

    否则这对父子还能再僵持十年八年。

    “况且他的儿女那么多,外甥子侄也不少,根本就不缺我一个,”慕西许说:“你说是吗,二堂哥。”

    男人,也就是景风,对上他的眼神,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家族里除了大少,这个三少是最难搞的那个人。

    因为他可以做出所有人都没办法做到的那件事,明明是拥有继承权的人,却可以毫不顾忌、甚至是一点都不留恋地离开了这个顶级家族,一走就是十年,期间从未回过头。

    这种做法在他们所有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少人嘴里都说他蠢,但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一种诡异的钦佩,他们每个人自出生起便被笼罩在这张由权力与金钱交织而成的巨大蛛网里,沉溺追逐,迷失自我,惶恐,挣扎不休,却终究是无法逃离。

    只有这个人,彻彻底底地选择了离开。

    “不过,”慕西许话口一转,突然道:“他目前的状态很差?”

    景风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个“他”,应该是指家主,连忙回复:“绝症,无法医治,只剩下几个月时间,之后就得安排后事了。”

    慕西许:“那我确实是该回去看看。”

    景风:“对啊,怎么说你都是他的儿子,出于义务,临终前也该去——”

    慕西许:“看看他快死的样子。”

    “……”你别把话说到一半,你是不是想看看你老子是怎么死的?

    娘的,这对父子,真是没一个正常的。

    景风选择性地忽略掉这半句话,反正他的任务是把人带回去,至于是怎么带,用的是什么理由,无所谓,要是能够趁机把人拉拢到自己这一边,那就更好了。

    毕竟看对方这个态度,对那个家主的位置还是像从前那样,没什么兴趣。这样的一个毫无志向、并且拥有继承权的人若是能够站在他们这一边,争取家主之位的可能性能够提高很多。

    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因此景风笑了笑,态度很好地打开了后车门,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姿势,“你最近正好没什么工作,现在就跟我走吧。”

    “别的地方都不安全,况且,”他顿了顿,扫了眼旁边的小川,“还有这个小助理。”

    慕西许看了他一眼,没问对方是怎么知道他最近没工作,毕竟他目前的“信息”都是公开的,这些人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他上了车。

    车辆很快行驶起来,离开了这个墓园。

    景风把他当做是可以拉拢的对象,在回去的路上态度非常好,倒了酒,跟他搭话。

    “听听这首歌,我很喜欢,好像是你之前演过的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叫什么来着?深空?”

    慕西许把酒杯放到旁边,“不记得。”

    景风看了眼他的动作,“听说你失忆了?”原本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意外,但是刚才聊天的时候,对方给他的感觉却不像是失忆了。

    这就……不太好骗了啊。

    慕西许这时抬睫,扫了他一眼,似乎是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脸上露出一点似笑非笑。

    “有话可以直说,骗人是不道德的。”

    “……”虽然被看出来,但景风面不改色,作势叹了口气,“其实吧,还真有一个问题——”

    话刚说到一半,这时车辆猛得震了一下,似乎是被什么给追尾了,紧接着车就停了下来,前面开车的人回过头喊了句,“前面的路被堵了。”

    景风的脸色顿时不太好,“卧槽?这他妈还真准备在白天动手?!”

    他思索了下,起身,不忘叮嘱慕西许一句,“我先下去看看,你别露面。”

    慕西许点了下头,就看到这个人下去了。

    景风下去后,没过几分钟,就脸色怪异地过来把车门拉开了,“阿以,你下来看一下。你男友过来了。”

    “……?”

    慕西许下车后,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道修长高挑的身影懒散地靠着车身,察觉到有人从车上下来,抬了抬睫,却根本不看慕西许,而是对景风抬了抬下巴。

    “说说吧。你这辆车值多少钱,回头我赔你一辆。”

    一副小爷根本就不差钱的酷拽模样。

    景风嘴角抽了下,以他的身家,根本就不差这辆车好吧,本来还以为是躲在暗中的人忍不住动手了,结果居然是这个行事嚣张的太子爷?!不仅把前面的路给堵了,还把他的车给撞了?!

    堵人是这样堵的吗?!

    慕西许观察了下被撞到的车尾,非常严重,一时半会是开不远了,这一片地方还挺偏僻,属于郊区。

    “这是你撞的?”他问。

    姜郁靠在旁边,听到这句话,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你在跟谁说话?”

    慕西许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换了句话,“你是找我有事?”

    姜郁一看这客气又冷淡的态度,心里的火就上来了,他磨了下后槽牙,“谁说我是来找你。”

    慕西许:“那你这车是怎么撞的?”

    姜郁:“手滑。”

    ……赛车手,手滑成这样,也是够猛的。

    景风看着他们俩这气氛,很纳闷,“你们俩是吵架了吗?”吵就吵,为什么要突然撞他的车?!他的车很无辜的好吧!

    姜郁不咸不淡地瞥他,“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他吵架?”

    “……”我他妈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景风有点着急,主要是时间不早了,他不想在半路上耗下去,容易出事,“姜少,你还有车吗?”

    姜郁:“有倒是有……”

    景风:“那正好!带我们一程吧,毕竟也算是一家人了!”

    姜郁不动声色地看了慕西许一眼,“哪门子的一家人?”

    慕西许:“对啊,我跟他已经分手了。”

    “没事没事,床头吵架床尾和,”景风压根不在意,“姜少你的车呢?咱们再回去再说,再过一会天就黑了。”

    慕西许没说什么,本来他们就是在半路上被撞的,姜郁要是真客气点,可以在前面拦一下,结果这家伙连拦都懒得拦,不对,他拦了,结果还是撞了车。

    简直没谁能比他更嚣张跋扈。

    景风反倒是松了口气,他一开始还不确定这个姜家的太子爷会不会过来,但是当姜郁突然出现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庆幸,有这个人在旁边,他们一路上能够安全很多。某些人不敢对姜郁下手。

    这可是一个很难得的挡箭牌。

    因此他在上车的时候,非常自觉地坐到一边,把东西往旁边一放,让这两个人坐到另一起。

    姜郁是最后一个上的车,跟旁人吩咐了几句话,见慕西许上了车,才不紧不慢地上去。

    他上来的时候,慕西许转头看了他一眼,姜郁身形挺拔,个高腿又长,弯下腰的时候,一截修长脖颈暴露了出来,包括被衣领遮挡住的,接近左边颈侧的那一道明晃晃的咬痕。

    不知是谁咬的,咬得还挺深。

    而且那个位置……不是什么人能够咬到的。

    看状况还挺激烈。

    慕西许的视线在那道相当暧昧的牙痕上停顿了一秒,面不改色地收回,掏出手机,开始玩手机。

    姜郁在旁边的位置坐下,装作无意地看了下他的反应。

    ……很好,假装自己是路人是吧?真就懒得理他是吧?

    车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凝固,空气都有些停滞,直到景风都有点闷得慌,感觉再这样下去要憋死,于是尝试着挑起话题。

    一连说了好几句话,都反响平平,直到他忽然挑起一个话题。

    “我们家阿以回到家后,说不定会联姻呢,毕竟年龄差不多了,长辈们肯定会关心这方面。”

    “对了,姜少你有兴趣吗?”

    姜郁眉头皱了下,眼角余光瞥了下慕西许的状态,那张侧脸还是冷淡得要命,仿佛压根就不在意这种事,或者来说,对他而言,对象是谁,根本就是无所谓?

    他胸口的烦闷更盛,一股火没来由得冒了出来,表面上满不在意的模样,甚至挑起唇角,一字一顿。

    “没兴趣。”

    “也没那个可能跟他联姻。”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