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山神大人您的香火又要断了 > 你是谁?

你是谁?

作品:山神大人您的香火又要断了 作者:半糖青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股腐臭味直冲红嘤,她转了几个圈,终于落到了余音旁边,“巧儿的臭味简直不要太浓烈,到底怎么回事?!”

    她是指从尸身里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味,不同于寻常的尸臭,这尸身似乎是尸山堆叠一般臭气熏天。

    显然,余音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小玄泽拉着余音往外走了几步,“姐姐,莫要靠那么近,小心染上臭味洗不掉。”

    “尸体被人动了手脚。”余音摸了摸玄泽柔软的头发。

    龙骨龙牙从余音手腕上化形下来,主动请缨道:“主人,我们去找找红嘤的本体。”

    “去吧!”

    红嘤一脸茫然,她怎么一点都没有觉察到本体被带走了?要是本体被毁了,她岂不就是灰飞烟灭?

    “别担心,要是盗伞之人想毁了你,今日你早就不在这儿了。”

    红嘤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如此,我便护不了巧儿多久了。”

    余音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巧儿若有所思……

    另一边,曹章平用尽全力与那几位师兄弟搏斗,巧儿十分担忧,时不时叫一声:“曹公子,小心!”

    天师们听到女鬼的声音,更坚定了要杀了她的想法,剑法愈发凌厉。

    哒哒哒,又是一阵慌乱的马蹄声,来人正是天师堂的小师弟。

    “少主,师叔,师兄们!不好啦!天师堂走水了!”

    “什么?!”

    众人听闻此消息,都停止了打斗。

    沈玮收起剑,停下来,纵身一跃站在了小师弟面前:“怎会走水?可灭火了?”

    小师弟指着天上冒气的黑烟:“师叔,你看,那不是普通的火,是红莲业火!根本灭不掉!没办法,我只能来找师叔和少主了。”

    红莲业火,能焚净世间一切。除了上了年纪的天师,天师堂绝不会轻易地外传此门绝学。

    余音眯起眼睛,呵,有点意思,没想到查巧儿的案子会牵扯出那么多幺蛾子。

    转念一想,巧儿的魂体出现在天师堂内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这说明天师堂内必一定有内鬼,甚至是凶手……

    “众天师听令,跟我一同回去灭火。”沈玮当机立断决定回天师堂救火,若是火势蔓延,恐怕会殃及无辜。

    “是!”

    曹章平疾步上前,手里还握着黄色符篆,“我也去。”

    “你?呵,少主,你还是留在这里看着苏巧儿吧!红莲业火可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再说,以少主的本事,就算你去了,也帮不上忙。别到时候灭不到火反而受了伤,到最后还要让我们为你擦屁股。”

    “你!”曹章平拽紧了手中的黄符。

    沈玮不客气地甩了甩袖子,嘴上念咒,顿时手中的剑变得硕大无比,几人站在剑上,‘咻’一声,消失在十里坡。

    世界都安静了。

    虽然心中有气,但曹章平还是忍了下来,他转过身,收掉悬在巧儿头上的符咒,巧儿飘了过去。

    “你,你没事吧?”

    “没事,平时我们天师堂的师兄弟总在一起切磋武艺,再说了我哪有那么弱。”说罢,小瓶子拍了拍手臂,露出了强壮的肱二头肌。

    巧儿别过脸去,有些害羞。

    见两人的气氛有些许暧昧,余音咳咳两声,他们同时看向了她在的方向。

    “你们俩……”

    收到余音意味深长的眼神,小瓶子意识到什么,耳根立马红的发烫,连忙解释道:“不是,大人,我和巧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前几日,山神大人去了冥界,我按你的吩咐,和师兄弟们去查无皮女尸的案子,当时发生了点意外,是巧儿姑娘救了我。我当然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哦?什么意外?”

    “哎,那日去到那员外家中,发现那女子的闺房有许多木制的小玩意,我本想拿来看看,怎料突然一阵邪风迷了眼,那些木头做的小玩意居然全部都消失了。”

    “我追着那阵邪风出了去,追着追着,来到了山崖边就找不到影子了,刚想离去,又一阵邪风刮来迷住眼睛,我感觉似乎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脚一滑掉了下山。当时我心想,完蛋了,这回我死定了。”

    “就是那时候,巧儿飞了下来,用灵体把我托住,救了我一命……”

    “为何早几日不说?”

    小瓶子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山神大人……我觉得有些丢脸,堂堂一个天师,还让女鬼给救了……”

    “怪不得,早些时候你对巧儿的态度有些奇怪,原来是这样啊!”

    余音看着扭扭捏捏的两人,摇了摇头。

    “巧儿,你那日有没有看到推他下悬崖之人的模样?”

    巧儿摇摇头:“我当时一直跟着曹公子,来到悬崖边上以后,的确是吹了一阵邪风,曹公子还挡了一下,接着我见他似乎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便掉下山崖,可是当时并没有别人在场。”

    “如此看来,出手之人必定不是普通人。那木制的玩具你可有看清?”

    “我见都是些小玩意,做工十分精良,还有一个惟妙惟肖的木鸟,那木鸟的款式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又是木鸟……

    余音还打算问些什么,突然感觉有人在靠近,那人还刻意收敛了气息。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密林那边传来,小瓶子警觉道:“谁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从林中走了出来,双手举起:“道长,我只是路过,想来祭拜祭拜苏巧儿的。”

    哟,今天真是好日子,恐怕这三十年,巧儿的坟前都没有那么多人过吧?

    “你认识苏巧儿?”

    “是的,我曾是她的未婚夫,鄙人姓张,单名一个月字。”

    “你就是当年那个要入赘苏家的赘婿?”

    余音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此人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

    “惭愧惭愧,正是在下。”

    张月手捧菊花来到坟前,见到被劈成两半的墓碑,手有些发抖。

    他不吭一声地把墓碑拼起来,用手摸了摸上面的几个字,苏巧儿。然后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给她叩了三个头。

    “巧儿,今天我又来看你了,也不知你在下面过得好不好,还是说你已经轮回转世了。你我夫妻缘浅,若有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你经常过来祭拜吗?”

    余音见他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奇。苏老爷之前说他是招上门的女婿,看这架势,莫非他对苏巧儿有情分?

    “当年我与苏巧儿订婚以后,她便不幸罹难,苏老爷当年给了我一笔钱,我靠着这笔资金在别处打拼,如今也赚了些许家业。恰好今日是巧儿去世三十年,便想着回来看看,谁知竟遇到了诸位。”

    “哦,原来是这样,那怎不见你的妻儿老小?”

    “这个……内人还是不便知道的好。”

    “看来张老爷也是个痴情之人啊!”

    “唉!”张月叹了一口气,又道,“巧儿姑娘是我们清风镇有名的才女,我与她是在灯会上相识的,张某当时被她的才情所打动,渐生情愫,但苦于家境贫寒,无法上门提亲。后听闻苏家招上门女婿,于是便登门求亲,苏老爷见我心诚,便应允了这门婚事。”

    “巧儿乃是深闺小姐,不识人间险恶,我听她的丫鬟说,她当时是要去清风山神庙还愿的,谁知竟发生了意外。”

    “你可知巧儿有书信往来密切的朋友?”

    “我与巧儿发乎情,止乎礼,怎么会知道这些私密之事?”

    “我可听说她当时有个情郎。”余音说话罢,顿了顿,“他们每日书信往来,郎情妾意,这事情你当真一点不知情?”

    “真有此事?”张月皱眉。

    “不单如此,我还听闻苏巧儿还有好几个情郎,她虽然不良于行,却是个玩弄感情的高手,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名门公子,不计其数,听闻她还与一个小倌不清不楚,最后还珠胎暗结。说什么名门闺秀,实际上……”

    “够了,你知道什么!巧儿是温婉可人的闺阁小姐,怎么会像你说的那般不堪!”

    小瓶子和巧儿听到余音那张口就来的话时,不禁瞪大双眼,也不知山神大人是打着什么主意。

    “你懂什么?你不过是见了几面的上门女婿罢了。这一切可是苏老爷告诉我的,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他。”余音嗤之以鼻。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检查过她的身体,她还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绝对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

    张月跪在地上,抱头怒吼:“都怪你们,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乱说,苏巧儿是那么善良乖巧的人,她就是被你们这些人迷惑,是你们给她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让她痛苦,让她难过,所有的罪孽都是你们造成的!”

    “你是何人?”

    苏老爷被他的声音吵醒,才张开眼,便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跪在巧儿的墓碑前。

    “你……你是张月,不不不……不可能,张月早在三十年前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

    余音:!

    小瓶子:!

    巧儿:!

    小玄泽:……

    张月咧嘴一笑,“尊敬的岳父大人,好久不见,我就是来索你命的人。”

    话语落,他飞身便朝苏老爷猛扑过去。

    “爹!”

    “苏老爷!”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