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死对头说我又娇又爱哭 > Chapter23

Chapter23

作品:死对头说我又娇又爱哭 作者:堂下燕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面试的过程中,许寒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理由是没有演出爱一个人的感觉,他活了快十几年了的确没谈过对象。

    等回到教室的时候一堆人拉着他问大致剧情是什么,有没有选中参演什么的。

    “剧本就跟水果大战差不多,我觉得挺没意思的,临时凑的服装还烂。”

    许寒靠在椅背上,头套带久了再摘下来反而有点不是很习惯。

    下午第一节课上反而饿了,大中午跑来跑去的也没吃啥,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给林亭云了,在校的日子就是掰着手指头数时间,或者大脑发空思考回去该干点什么。

    “哎,校庆什么时候啊,现在怎么都在排演节目了。”张文洋嘴里叼了块饼干含糊不清的问道。

    他手里还领着一大袋,从里面掏出了几小包抛到了许寒桌子上,见旁边在坐了几个女生又拿出了几包分了出去。

    “谢谢你啊,不过这校庆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在十一月中旬吧。”许寒真觉得张文洋是雪中送炭,真的是缺什么来什么。

    许寒想起了将一包饼干揣进兜里想拿上去给陈捷,毕竟这人跟他疯了一中午,估计也饿了。

    手伸进去的时候发现口袋竟然是空的,他又不相信的掏了掏。

    “你找啥啊?”张文洋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卧槽我东西不见了,估计落报告厅了。”

    “那东西重要吗?”

    “重要啊怎么办啊我想现在去找找,现在报告厅应该还有人的吧。”

    “我陪你去,这不刚好也去看看,还有六分钟来得及的。”

    他们花一分钟的时间跑到了报告厅门口,那门倒是关的严严实实的,张文洋推了一下发现进不去,侧身让开让许寒来推。

    “行行行我来就我来,你竟然连个门都推不开。”

    说着许寒试着敲了一下门,里面还有音乐的声音,看来是有人的,但连续敲了好几下都没人来开。

    跑的太急导致他现在觉得自己人都快不好了,再加上丢的那东西是他写的一张小纸条,要是被人捡到打开看到,许寒觉得自己可以当场去世。

    当许寒想用身子靠着门休息一下喘口气时,门却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此时他将全部的重心都压在门上,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一个踉跄没站稳向后摔去,还是脸着地的那一种。

    完了要丢脸了。

    这是许寒最后的想法。

    待缓过神,发觉有一双手牢牢地抱着自己,自己也是紧紧的背靠在那人的胸膛上,当抬头看见是林亭云的时候,立刻挣脱了他的怀抱。

    碰巧上课铃响了,张文洋也不管看见了啥直接拉着许寒就跑,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最后两人成功的赶在铃声停的那一刻进了教室,许寒前脚刚回到座位后脚他最讨厌的数学老头就进来了。

    课前又是逼逼叨叨了一大堆讲了作业问题,还将几个屡次不认真完成作业的人叫到讲台上给痛批了一顿。

    “啧又开始了。”

    被叫上去的不是交了空白本就是瞎写一通的,许寒就支着个脑袋看着数学老头一个一个的骂,心想道幸好自己交都没交。

    “你怎么坐前面来了,谁给你调前面的?”

    “班主任。”许寒仰头看了一眼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坐前面真看得我心烦,你这位置这么好就应该让成绩好的同学坐还方便听课。”

    一时间班里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这一个角落,后排的趁数学老头的注意力都在许寒身上,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赶紧从抽屉里抽出一根辣条吃了起来。

    还有的假装低头捡笔然后迅速往嘴里塞了个软糖。

    短短几分钟内,教室看似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实际上干了很多事情。

    “嗯嗯是啊。”许寒敷衍地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赶紧离开上你的课去吧。

    数学老头一转头他也立刻将张文洋给的小饼干塞进嘴里,虽然他知道上课吃东西不好,但看见别人都这样他就觉得无所谓了。

    数学老头时不时下来转两圈,搞的许寒都敢直接嚼,只能在嘴里含化了再一点点咽下去。

    没一会儿他的思绪就飘到瓜哇国去了。

    那张纸条被清洁工给扫掉也好,被一个人捡起来当一团垃圾扔掉也好,反正不要被人打开看到就行。

    然后又想到了刚才在门口发生的事,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差点就毁容了。

    “不对啊摔残了岂不是就不用来学校了?还可以请长假。”

    许寒直接卧槽了一声然后立刻低下头闭上嘴。

    原本班级里只有数学老头的讲课声,他这一声成功又把人给惹了来。

    “你怎么一惊一乍的,有病要去医院看看,不想上我的课就滚出去。”

    “你放心我有病肯定第一个请假。”

    数学老头撇了许寒一眼,拿着书又走回了讲台上继续讲他的课。

    一下课张文洋就跑了过来,问道:“兄弟你尴尬吗?”

    “尴尬啥啊我不是经常和他怼吗?他也是蛮无语的天天揪着我。”

    “不是指数学老师,是你在报告厅…”张文洋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寒捂住了嘴。

    “求你了别说了,我好不容易花了半节课时间催眠忘记的。”

    张文洋被捂住了嘴说不出话,只能比一个ok的手势。

    “那你东西还去找吗?”

    “不找了,突然觉得也无所谓了。”

    …

    “这啥啊?一张纸还包的这么好,竟然还用一根细绳捆了起来。”

    陈景言望着桌面上的一张灰色浅格纸条问道,上面那根线松松垮垮地耷拉在纸上,明显已经有人拆开看过了。

    “你可以打开看看。”

    林亭云话音刚落,陈景言就已经拿在手里了,然后他就看着对方的表情从好奇变成忍笑然后彻底绷不住。

    “这是名字好眼熟啊是不是上次在山上一直跟着你的那个?”陈景言问完后又看了一眼,直接笑出了声来,见林亭云一脸平静地看着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看看这画的和写的都是啥啊。”陈景言指给林亭云看。

    纸条上面画满了火柴人,脸上都写着两人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小人手里举着一把宝剑对准了另外一个,旁边还配了一句文字。

    —晦气人拿命来!

    再往下看,脸上写着许寒名字的小人又骑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小人头上,旁边配的话写的歪歪扭扭,一时间还真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

    林亭云将纸条拿了回来,叠好夹进了书里,又想起了他平常的样子,倒是看着还挺乖巧,背地里都骑到他头上来了。

    “哎这又是谁送你的啊?你高一那个表妹吗?”

    陈景言发现抽屉边缘上摆着一瓶星星,包装得花里胡哨的,他到还是头一次见林亭云把别人送的东西放在抽屉里,一般都是拒收或者还回去。

    “别碰。”

    “行行行不碰就不碰,倒是谁给你的啊?”陈景言收回了自己的手,见人这么宝贝,心里便觉得有鬼。

    …

    与此同时,三班正在上演一出好戏。

    许寒就靠在讲台上和张文洋一起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吵来吵去。

    班里有个女同学想分手结果对方不同意就直接闹到班级里来了。

    那男的好像就陈捷隔壁班的,许寒看他面熟的很,那人一进来就扇了班里女生一巴掌,现在被班级里的人拦在门口不让进来,一直骂骂咧咧的说一些很难听的话。

    换平常林鸽早怼上去了,可林鸽一下课就跑出去和她对象腻腻歪歪去了,现在班级里一个能骂的都没有。

    “哎,你说谈对象是为了什么?”

    张文洋用眼神示意让许寒往下面看。

    班里一大堆女生都围在她身边安慰着她,许寒就亲眼看着那人冲进教室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开打,真的有够吓人的。

    “不知道啊,我又没谈过我怎么知道。”

    “卧槽你没谈过?你爸妈给你一张早恋的脸你竟然没谈过。”张文洋惊讶道。

    许寒摇了摇头,无奈道:“我还真没谈过,比珍珠还真的那种。”

    最后都把班主任给引来了,那男的直接就被拉到教务处去了,连同班里那个也被叫去喝茶了。

    直到上课大家还叽叽喳喳的讨论了刚才发生的事,英语老师了解了事情经过后直接用自己的爱情史现身说法了起来。

    “我和我丈夫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现在他在隔壁市的二中教英语,当时和你们年龄差不多,就大了没几岁…”

    班里人巴不得她多讲点,这样就不用听课了。

    许寒对别人的爱情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又开始在下面玩起黏土,陈捷给他的都是一些颜色比较艳丽的,不是红就是紫,一时间他也想不出来做什么。

    就一直捏着玩,捏硬了为止,差不多玩完了半包泥,英语老师也差不多讲完了。

    班里人感叹道又开始相信爱情了,个个笑得好像自己谈了恋爱一样,就剩下几个后排睡觉被班级里的声响给吵醒了然后一脸懵的看向讲台。

    撑到了放学,许寒拿着列的清单去超市去买点东西,天天吃外卖也吃不消,站在货架前他看着茄子和土豆出了神,一得看价钱二还得看他会不会烧。

    最后他买了西红柿回家,刚走到门口,发现门没关紧开了一小条门缝。

    “啧,这么穷都有人来偷东西的吗?”许寒直接推门而入,发现还是早上他离开时的样子,里面的门什么的也是关紧的。

    将买的东西放在冰箱里后,他又走到阳台上检查了一下,每个房间都看了一眼,确认真的没人进来后舒了一口气。

    许寒躺在沙发上准备查查怎么做饭时耳边传来了几声猫叫,正当他想仔细听的时候声音又没了。

    没过一会儿,又开始叫唤了起来,许寒直接推门而出去寻找,跟着声音寻到了客厅内,最后在落地灯和沙发的一条小缝里面找到了它。

    “找了怎么久竟然就在旁边,你怎么进我家了啊。”

    这是一只小橘猫,见到人倒也是不怕生,迈着自己的小脚从那一条小缝中走了出来,蹭了蹭人的校裤裤角后又抬起一只爪子在许寒的鞋上踩了一下。

    许寒试探性地蹲在地上去碰一下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那只小橘猫并没有躲开,又喵喵叫了两声。

    “说话啊兄弟,我家门是不是你推的?”

    “喵。”

    “好吧你不会说话。”

    许寒见地板都被踩脏了,只能将小猫先放进空的纸箱里,这猫看起来就一丁点儿大,还瘦不拉几的,附近也没有人养猫的,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跑进来的。

    见小猫实在是太可爱他忍不住逗了一会儿。

    “你怎么叫个不停啊,是不是饿了,等着我去做饭哈。”

    他当初租房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做饭这个问题,就导致厨房间很小,就一个电饭煲和一个锅。

    平常就煮点白粥下点面条什么的。

    将天然气打开后,热了一下锅后,敲了两个鸡蛋放了进去,半熟后捞了出来,在放番茄在下锅的时候,油直接溅了出来,搞得许寒拿着锅铲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卧槽我真牛逼,这都能弹出来。”

    最后出锅后鸡蛋明显烧焦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烧的。

    再煮了一点粥今晚就打算凑合凑合了。

    许寒从橱柜里拿了一个新碗舀了一点粥吹凉后端去了客厅,将放在纸箱里的猫抱了出来,将碗放在它面前。

    小橘猫先是用鼻子嗅了嗅,歪着个脑袋也不动,试探性的伸出个舌头舔了舔,兴许是太饿了直接大口地吃起来。

    忙碌了大半个小时,许寒终于能坐下来吃点东西了,结果自己炒的菜刚吃了一口立刻就吐了出来,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得,天要亡我,这做得也太烂了吧。”

    许寒望着茶几上那一盘番茄炒蛋,不信邪地又夹了一筷子,强迫自己咽了下去差点没恶心坏。

    几秒后他接受了自己厨艺不行这个事实,做出来的东西简直是杀人利器。

    等收拾好屋子后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许寒扒拉着厨房门往外面看了一眼,小猫在客厅里也是叫个不停,看了一眼手机都快九点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个点来按门铃。

    门铃响了好几声许寒都没有去开,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心里想着那人要是破门他就直接报警。

    下一秒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汤奇安打来的。

    “喂?怎么了。”

    “开门啊。”

    汤奇安说完这一句后就挂了。

    许寒立刻跑去开门,门一开就闻到了一股酒气味,汤奇安喝的醉醺醺的,见到人直接扑了过来。

    “你有病啊,别搂搂抱抱的,你他妈的臭死了。”

    许寒直接将人推开,见人这样子心里就猜了个七七八八,肯定又是失恋了。

    “兄弟我失恋了。”

    “我知道,你每次这副样子都是失恋了。”

    “你不懂失恋的痛苦,你知道这次我又是被什么理由甩的吗?”汤奇安越说越激动。“她竟然说我很精神,骂我是精神小伙,你看看我哪里像精神小伙了。”

    “是是是你不像你一点都不像。”

    许寒只能疯狂点头,但凡他说一个不是,汤奇安能立刻把他打趴下。

    汤奇安拉着他讲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几乎把所有的爱情细节都讲了一遍。

    “是啊你这么喜欢她,她还甩了你。”

    说完许寒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汤奇安实在是太能说了,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好像都是关于感情的事。

    “就是啊,我真想找人把她打一顿但是又舍不得。”

    “别难过了,至于吗?”许寒不解的问道。

    “你不懂你个纯情小处男,你懂p啊,等你谈了恋爱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过了。”

    汤奇安话说到最后直接就没声音了,许寒真想给他来两巴掌,每次都是喝的醉醺醺的跑到他这来吐苦水然后睡过去。

    不过好在没有像上次那样吐他一地。

    “不要靠近…”汤奇安翻了个身,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了几句。

    “你说啥?”

    “不要靠近爱情会变得非常不幸。”

    许寒听到后直接往人胳膊上拧了一下,骂骂咧咧道:“我还没谈呢就咒我,你以为谁像你一个月失恋两三次啊。”

    …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