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死对头说我又娇又爱哭 > Chapter24

Chapter24

作品:死对头说我又娇又爱哭 作者:堂下燕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家啥时候有了只猫啊?以前没见你养啊。”

    “你要吗?要的走,太小了我没时间养也养不活,”

    许寒迅速将猫塞到了汤奇安怀里,然后将人推出门外,然后将门嘭的一下就关了,深怕对方拒绝。

    汤奇安愣了一下还是接住了,他举起猫看了一眼发现还算可爱,摸摸口袋发现东西都带齐了,直接将猫拖在手掌心上道:“走儿子以后我就是你新爹了,陪爹上班去。”

    汤奇安没走多久,许寒也打算出门了,一出门就感觉空气湿漉漉的,没走一会儿天就下起了毛毛雨。

    许多开着电瓶车的人立刻找了处地停下来打开后备箱穿上雨披。

    他原本以为这雨下一会儿就会停的,结果越下越大,一阵风吹过来雨水全打在裤脚上,许寒将书包抱在怀里,一路冲到了学校门口。

    到楼梯上时,许寒才发现自己的外套几乎全湿了,后背也是黏糊糊的,小腿以下也全部都湿透了。

    进了教室一看班里早来的全部都淋成了落汤鸡,几个人正围在角落里用毛巾擦着头发。

    “哟又中招了一个哈哈哈,出门左转办公室慢走不送。”

    “啥呀?”

    许寒回到座位上将外套脱了下来,早上气温低,教室里现在还开着风扇,一群人在底下吹着衣服。

    “去哪里吹衣服吹头发,说是怕我们着凉,今早那雨把很多人都给干懵了,现在都在那里排队。”

    “哦好。”许寒将外套领着走了出去,雨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弹进来,他加速步伐到了办公室,发现里面挤满了人,还有吹风机的声音。

    一看时钟发现还早,今天还比往常快了几分钟。

    见班主任朝自己招手,许寒还未走进就看见一块毛巾甩了过来。

    “你们都去教室里吹吧,要是有人查就说我准许的。”

    然后一轮人又浩浩荡荡回了教室,许寒混在人群中,听着他们讨论着早上是怎么被雨突袭的。

    许寒往旁边一看,发现有一盆吊兰摆在走廊上,泥土都被上面滴下来的雨水给冲走了,水滴顺着叶子滑到了地上。

    他伸手将叶片上的水珠拂掉,又给挪了下位置。

    “怎么湿成这个样子?”

    许寒听到声音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一转头就看见林亭云站在他身后。

    “早上来的路上突然就下雨了,怕迟到就没躲雨,没想到来早了。”许寒解释道。

    心里转念一想,觉得这是送上门来的机会,立刻拉着了人胳膊问道:“你们教室有吹风机吗?能不能帮我吹吹?”

    见林亭云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许寒心里啧了一声暗道真难搞。

    “好。”

    许寒刚在脑子里打好草稿想在磨一磨,没想到对方突然就同意了,脱口而出道:“你是个好人。”

    到了教室,林亭云拉了把椅子放在讲台旁边的插座旁,又去找办公室拿来的吹风机。

    许寒跟个大爷似的坐在位置上,见人回来了立刻又坐正了。

    林亭云把插头一插,先对着手心调试了一下温度,绕到人身后吹了起来。

    许寒能感觉到对方手指拨着自己的头发,动作可比刘姐轻柔多了,刘姐帮他吹头发的时候巴不得把他给吹秃。

    “够了够了我觉得干了。”

    没过多久他就感觉自己坐不下去了,刚想站起来下一秒又被摁了回去。

    “坐好。”

    “哦。”

    片刻后,林亭云用手顺了一下许寒的头发,确认彻底吹干后,将吹风机插头拔掉,道了声好了。

    “谢谢你啊…对了那我的校服怎么办?”

    头发干了后人瞬间就清爽了很多,许寒看了眼挂在讲台上的衣服,依旧是湿哒哒一片。

    “来不及吹了,这一时半会吹不干。”

    “说的也是,那我先回教室了,谢谢你了大好人。”

    还没回到教室,就听到了里面的喧闹声,一群人搁那里抢吹风机,还有的把被淋湿的校服打成一个结然后站在椅子上甩来甩去喊着勇者不怕寒冷。

    一节早自习下来许寒觉得人都快不好了,好在外面雨停了,也就清晨那会儿大了些。

    刚下课不久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晨操取消了,还有就是下节课要小测。

    试卷刚一发下来,许寒人就傻掉了,上面这些题目都眼熟的很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老师上课好像也在黑板上写过,可他就是想不起来答案。

    做到一半时,上面监考的数学老头突然就来了个电话,一道铃声让班里很多同学都抬起头看了看。

    只见数学老头挂掉了电话挥了挥手示意让大家继续做,结果没一会儿那电话又打来了。

    他接通电话喂了一声走出了教室门,后排突然突然冲上去一个人,许寒支着个脑袋转着笔,只看见他快速在讲台上翻了翻老师的教案,又在那堆发剩下的试卷里翻了一下。

    “啊,我找到了,aabdcbdacb。”台上那名男同学直接将试卷的选择题答案报了一遍,拿笔抄在自己的校服上。

    “卧槽勇者出现了。”

    “牛逼啊兄弟。”

    班里瞬间骚动了起来。

    “这也行?”许寒望了眼自己的空白卷心想道。

    那位同学抄好就收,一直担心着老师突然闯进来,连忙将下一张的答案抄好后,像风一般地快速溜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许寒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前脚刚入座后脚数学老头就回来了,他站在教室门口看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讲台上。

    苏曼奇没一会儿就做完了,见许寒从考试就没动过笔,一直在发呆,不由得替他着急。

    趁老师不注意直接一个纸条扔了过去,正好掷在了对方的桌面上。

    许寒一直看着窗外,自己的校服外套被他挂在走廊上晾干,心里却想着下去该找个什么理由去找林亭云,毕竟理由用一个少一个。

    考试结束后收卷,别人都是好歹写的点,而他是只写了个名字,试卷被收走后许寒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仰靠在椅子上小幅度的一翘一翘着,弄得椅子微微吱呀作响。

    熬到了中午,外套总算是半干了,起码比早上的情况好多了,许寒也不管难不难受直接穿上再说,最后他决定去扒陈捷衣服穿。

    食堂里人依旧多的很,一条条队伍排的人都挤不过去,别人打饭菜,陈捷只打油炸食品,许寒直接去买了两个饭团加一碗紫菜汤。

    “听说小超市里又进新品了,等会儿去买来尝尝吗?”

    “不去了,我忘不了那个黄桃蛋糕,能酸死人。”

    “得嘞。”

    刚出食堂门,外面又变了天,看起来又像是要下雨了,许寒刚这样想,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外面的地上瞬间就被打湿了。

    “这…我衣服刚干没一会儿…”

    “不说了我也是。”

    两人苦笑道。

    “陈捷你要急或者有事什么的就先走吧,我准备等雨小点再走。”

    “我也不急,我怕我淋雨感冒到时候我家里人又要烦我了。”

    此时许多同学都吃完饭出来了看见外面下着大雨都纷纷止住了步伐,但总有几个例外,只见几个人直接冲下来阶梯冒着大雨往教学楼方向冲去,一路净挑有水洼的地方踩,站在上面也能清晰看清溅起的水花。

    有人敢打头阵后面敢的人就多了,到后来就演变成了一群高一的在雨中打打闹闹你追我赶的。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啊。”陈捷靠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人。

    “要不我们也去下面玩吧,淮市好久没下雨了,这次过后鬼知道什么时候再下。”

    “我不去…卧槽你干吗?”

    许寒正欲想拒绝,下一秒直接被拉着走,食堂这个阶梯又高又长,人差点在上面摔一跤,他气的想把陈捷打一顿。

    一路追到了教学楼前,见陈捷躲在公告栏上立刻就摁了上去。

    “我错了我错了,累了休息会儿。”

    “我也累了,叫你搞我,幸好这公告栏做的够大还能挡挡。”

    许寒往里面走了走,外面这雨落下来又反溅到裤脚处,他低头一看看见自己直到膝盖以下的地方都被溅了泥水。

    “这公告栏上贴的都是学生会的哎。”

    “真的假的。”

    许寒立刻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陈捷又给他指了一下他才看到,原来在旁边的板块。

    “有没有林亭云,好兄弟快帮我看看,我过不去啊。”

    “等等啊…有的还在前排。”陈捷又转过去仔细的看了一眼道。

    许寒听到后也不怕被雨淋了,直接钻到了陈捷那边将人挤在一旁自己扒拉着柜门看了起来。

    “还真的有他哎,这门能打开吗?这照片照的还不错。”

    许寒望两旁看了看,也不知道这门是怎么装上的。

    “不是吧,你怎么对他这么上心啊,照片都想偷。”陈捷不解道。

    “这不叫偷,这叫光明正大的拿…好吧上锁了拿不到了。”许寒最终在左边看到了一把小锁,只能遗憾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照片,要不然这大小夹在书本里正合适。

    陈捷这下子更懵了,用力地拍了一下脑门清醒了一下,见许寒一直盯着照片看,犹豫道:“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啊,你放着漂亮的妹妹不要,非要去追这种硬邦邦的男人。”

    也许是下雨天容易让人多愁善感或者脑抽,许寒开口就是一顿胡说八道。

    “其实我和他有一段情…”

    “啥?你说啥?”

    “八年前…啊不对应该是三年前我和他处过对象,当时我长得太丑了然后林亭云把我甩了…”

    “卧槽许哥别说了…快别说了…”

    “三年后,就是今天我换了一张脸强势归来,我一定要拿下他让他为了三年前的事情后悔!”

    许寒乱编完后心里给自己竖了大拇指,觉得自己编故事越来越牛逼了,道:“对了,你刚刚为什么让我别说了啊,是我和他的爱情故事不感人吗?”

    “你看后面…”陈捷捂着脸往许寒身后一指。

    许寒顺着陈捷指的方向往后一看,直接被吓一跳。

    只见林亭云撑着把伞站在里他们不远处的走廊转角处静静地看着他,站在他旁边的计新远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完了翻车了…全被听见了…

    许寒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跟蜡。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